活化台湾古迹 “小题”更要“大作”

作者:周天柱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20-9-8

字体:【大】【中】【小】

  走在台湾各地,经常能见到许多铭牌标记的古迹。若以考古学家的眼光看,这些古迹好像有点“小题大作”,其所承载的沧桑年代只不过上百年历史。但依台湾史学家的观点,古迹串起的是一段历史,一片记忆。正是由这些共同历史、共同记忆的有机串联,从而形成了你我关切的共同社会。

  2015年3月,经岛内主管部门统计,全台共有古迹767处,仅台北市就有151处。至2019年,台湾确认的古迹已增加到800多处,台北拥有200多处。但令人揪心的是,这些数据仅仅停留在纸面上。实际的状况随着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岛内经济开发与城市建设,许多古迹的命脉岌岌可危。台湾学者倍感痛心,多方呼吁。好不容易才唤来“文化资产保存法(简称‘保存法’)”的公布实施。有了“保存法”比没有法是前进了一大步。但面对古建筑的维修保养,每年庞大的开支费用从何而来?

  2001年,为了给“老古董”解困,台北市文化局首任局长、著名作家龙应台发起了“古迹活化风潮”。在不改变建筑物原貌的必要前提下,大量相关的艺文展览活动开始植入古迹。

  圆山饭店附近一座百年历史的英国都铎式老别墅,原本寂寂无名,变身“台北故事馆”后,可以在此观看在台岛红遍半边天的“云门舞集”创作过程特展;聘请当地的小学生当讲解员甚受欢迎;因大力推广台北生活文化,该馆意外成为最受情侣欢迎的婚纱拍摄地点之一。

  抗战时的公务员宿舍楼被改造成紫藤庐茶馆。各种美学讲座常年不断,茶馆成为台北各种论坛的代名词。

  曾经戒备森严的台北市长官邸,辟出了一间餐厅,喝杯咖啡,来份牛排,定期的艺文沙龙成为这里新的地标……

  台北古跡活化赋予“老古董”以新的功能,让市民通过看主题展览、听讲座,甚至吃饭、喝咖啡,饱览古迹承载的城市记忆,同时将其变成了市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新北淡水这个台湾文史重镇,这里已经有全台现存最古老建筑之一的红毛城。对被市民称为“臭油栈”的壳牌仓库,经由专业文化团体的运作,转型成为集古迹展示、艺文表演等功能于一体的“壳牌故事馆”。让一座废弃无用的旧仓库,活化成为淡水的人文创意新景点。紧接着这里再与淡水其他数十处古迹进行串联,成为淡水古迹博物群,故而蕴含典藏、研究及休闲等多元价值。

  在委托经营的过程中,如何防止过度商业化,是当今社会必须面临的一大难题。按照台湾地区有关“采购法”的要求,公权力部门对公共资源进行委托经营发包程序时,除了要求提供保证金外,大多会在标单上明列未来经营的公益条件,例如营业面积不得超过整体的三分之一;一年办理多少不收费的公益性活动;必须回馈多少营业额作为公益活动基金等。为了确保公共资源的公益性,主管单位会将回馈条件列为评审积分的项目,提出越丰厚回馈条件的竞标厂商,积分就越高。但在实际操作中,要杜绝商业化的“侵蚀”,是一项长期、动态性的工作,对主管机构的监管要求相当高。

  保存、护养、开放古建筑,光活化还不够,民间“认养”成强力推手。台北迪化二O七博物馆的名称源自门牌号——迪化街一段207号。笔者走进这座前身为广和堂药铺的私人博物馆,色彩缤纷的磨石子作品中隐藏着属于上一世纪的台湾记忆。2009年广和堂药铺因房屋中留存的精湛磨石子作品被列为历史建筑。几经易手,破旧不堪的老屋2015年底由出生于香港、在台生活42年的陈国慈女士私人购入。14年前,正是她创办幷赞助转型的“台北故事馆”,开启了台湾个人认养古迹的先例。她购入迪化二0七博物馆后整整一年,房子才慢慢“活”过来。“老屋最大的生命力就是随处可见的磨石子技艺。突出展示这种工艺,目的是唤醒大家曾经的生活记忆”。博物馆馆长华安绮边说边带着参观者细观这门艺术的美妙之处。彩色瓷砖外墙、特殊弧形立面,使得三层高的老屋焕然一新。简洁的现代主义特色与周围仿巴洛克外观的街屋形成对比。骑楼地面上蜜蜂图案的磨石子作品,代表着制作中药丸不可缺少的蜂蜜。进到门内,地板上“老山高丽参”字样与图案,提醒这里作为一家中药铺的过往。登上二楼,地面葡萄造型搭配英文字母,传诉了主人祈求多子多孙的心愿。全程参与老屋修复、布展的华安绮告诉笔者,团队搜集了全台15个县市、185件磨石子作品图案,从制作工艺、运用场所到生活记忆,在展览中一一展现。同时,结合展示现代文创作品中的磨石子技艺,助力这一项老工艺的活化。

  据了解,台北古迹中,现被认养的有15个,其中活化经营并实现盈利的有6个。业绩最好的是位于闹市区的台北市长官邸,在非新冠疫情时期,仅餐厅月营业额可达近400万元新台币。该市的主管部门认为,民间力量就好比一泓活水注入,不但在资金上为古迹维护解困,同时也让古迹的再利用融入了民间智慧而更加精彩。

  (作者: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东亚研究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