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事件七十周年座谈 受难者团体驳斥“皇民造反论”和“省籍冲突论”

作者:选稿  来源: 苦劳网   发布时间:2017-3-2

字体:【大】【中】【小】

图像

 

  有别于台湾长期以来强调二二八事件是本省人与外省人族群冲突的支配性论述,今年在二二八七十周年时刻,对岸由“台湾民主自治同盟”扩大举行二二八纪念活动,台湾本地的二二八参与者和政治受难人也现身说法,让二二八历史中所隐含的台湾左翼传统一举跃上台湾媒体版面。

  昨天(2/28)二二八纪念日当天,台湾地区政治受难人互助会、中华两岸和平发展联合会在台大校友会馆举行座谈会,与会学者和二二八亲历者陈明忠驳斥了舆论中主流的“省籍冲突论”和“皇民造反论”,强调二二八的本质是台湾人民反抗国民党的贪腐统治的运动,并认为二二八给今人的启示,是继续推动社会改革,克服内战结构,走向两岸和平的道路。

  二二八的本质是国民党贪腐导致的反抗运动

  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发时,陈明忠是台中地区武装反抗国民党的“二七部队”突击队长[1],经历了二二八的整个过程,他在二二八后加入中共地下党,并因此成为国民党白色恐怖下关押21年的政治受难者。陈明忠表示,之所以会爆发二二八事件,是因为国民党当时难以想像的贪污腐败、无能,以及自认打赢抗战的优越感,使台湾人民感觉国民党部队就像“土匪”一样,所以起而反抗。

  陈明忠说,以前他都将二二八定性为“官逼民反”,但其实官只是“贪”,“逼”台湾人反抗的是国民党的“兵”,所以更准确的说法是“兵逼民反”。

 

图像

 

  台湾社会科学研究会会长曾健民则从更大的历史背景切入,认为二二八事件背后有几个结构性因素,一是日本殖民统治对台湾光复后经济的影响,他指出,二二八前两年台湾还处于日本的战争动员体制中,物资、人力和财富被日本疯狂掠夺,造成光复后的台湾百业萧条、米粮不足,二二八前夕的米价翻腾,其实是日本殖民体制搜刮台湾物资遗留的后果。

  第二个结构性因素是台湾光复后,被整并到相对落后、贪腐、内战的中国社会中,1946年美国也拉起对抗苏联的铁幕,东西冷战和国共内战的“双战结构”成形,因此二二八事件并不能脱离冷战和内战的影响。曾健民认为,由于大陆的政经局势同时影响着台湾,加上行政长官公署的接收体制本身存在资源及权力分配的不平等,于是台湾光复后累积下来的结构性矛盾,就在二二八事件中爆发出来。

  二二八非“省籍冲突”或“皇民造反”

  然而,相对于学者及亲历者对二二八事件基于“国民党贪污腐败”、“日本殖民统治”、“内战/冷战结构”的分析,二二八在今日更经常被绿营和蓝营支持者分别叙述成是“省籍冲突”和“皇民造反”。世新大学客座教授王晓波表示,近年来民进党和台独派不断将二二八事件说成是省籍、族群冲突,企图为台独提供正当性,他直言,这是“拜错了神走错了庙”,二二八既不是省籍冲突,也和台独运动无关,其本质是“全中国人民反蒋运动的台湾版”。

 

图像

 

  王晓波表示,二二八当时确实有本省人打杀外省人的情形发生,但是“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和民众团体“台湾民主联盟”当时发出好几次“告同胞书”,强力呼吁本省人不要殴打无辜外省人。而大陆民众也纷纷在国民党控制区外声援二二八,例如中共延安三月八日发出广播,鼓励发起武装斗争的台湾人民要“坚持到底”,四川人黄荣灿刻下纪录二二八事件的著名木刻画《恐怖的检查》,大陆诗人臧克家也在国民党21师登陆台湾的同天,在上海《文汇报》发表新诗声援台湾人民:

  五十年的黑夜

  一旦明了天

  五十年的屈辱

  一颗热泪把它洗干

  祖国,你成了一伸手

  就可以触到的母体

  不再是只许压在深心里的

  一点温暖

  五百天

  五百天的日子

  还没有过完

  祖国,祖国啊!你强迫我们把对你的爱

  换上武器和红血

  来表现!

  王晓波认为,凡此种种都呈现出当时全中国同胞对台湾人民反蒋斗争的同情和支持。青年历史学者邱士杰也指出,现在很多论述放大解释本省人和外省人的相残,却忽略在当时的社会危机中,有更多本省人保护外省人,以及外省人参与二二八运动的事实。例如当时外省籍的台大学生会会长周自强向台湾学生表示,台大的外省籍学生已经准备好,随时可以投入二二八的战斗;在台湾公演的话剧家欧阳予倩也用日语向群众说,“我们同你们站在一起,完全支持你们的斗争”,足证二二八并非省籍/族群冲突。

 

图像

 

  另一方面,蓝营人士为反制绿营纪念二二八,将二二八贬为“皇民造反”,对于这种论述,王晓波不以为然地反问,抗日作家杨逵和台共党人谢雪红都是二二八参与者,“难道他们是皇民吗?”邱士杰也强调,二二八绝非“皇民”和中国人之间的冲突,相反,光复后国民党政府将台湾人视为被日本奴化的中国人,在台实行错误的政治经济政策,导致民怨沸腾,这才是二二八的主因。

  从二二八思考两岸发展

  劳动党主席吴荣元表示,二二八反映台湾和大陆人民在中国范围内一同反抗国民党、反对内战的历史,具有正当性跟进步性,然而两岸至今却延续民族对峙悲剧,没有解决内战结构的问题。吴荣元认为,今天回头反省二二八历史必须紧密连结现实,指出台湾未来的道路,终结过往的内战状况,让两岸关系和平发展。

  排湾族诗人莫那能则表示,明郑来到台湾,台湾成为中国的一部分后,发生过漳泉械斗、闽客斗争等事件,二二八就像这些事件一样是“这块土地上发生的重大事件之一”,而对于原住民而言,二二八与其说是“外省人杀本省人”,不如说是“晚来的外省人杀了早来的外省人”。

  莫那能表示,从明郑、清朝、日据、到光复,原住民在不同历史时期中,都在政治与经济上备受宰制。二二八跟战后内战延续下来的种种情况密切相关,如果台湾未来再度濒临战争,原住民绝对会遭受到最大的危机,看到叙利亚等战乱和欧洲难民的状况,让他思索“台湾人需要战争吗?”如今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强盛的时期,放弃对抗,选择和大陆携手合作、参与大陆的发展,应该是台湾思考未来的方向。

  [1]根据陈明忠口述,“突击队”二七部队在1947年3月15日当晚,为突袭进驻日月潭涵碧楼的国军而临时编制的,原名是日语的“决死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