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月饼的记忆

作者:陆茂清(文) 广隶(图)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20-9-29

字体:【大】【中】【小】

WDCM上传图片

 

  无中秋可以吃月饼,无月饼则不成中秋。传统习俗使然,临近八月半,对月饼的思念与日俱增,买了尝鲜解馋的不在少数,不只孩子,大人也是。

  崇明大众八月半吃月饼源远流长,历代编纂的几部县志中均有记载,如明朝万历版《崇明县志•风俗》:“中秋,食月饼。”1989年版《崇明县志•风俗》:“农历八月十五日为中秋节,俗称‘八月半’是日,家家吃月饼”

  溯月饼的由来,源于祭月的供物。古来地上人间,把月亮当作天神顶礼膜拜,在民间,八月中秋拜月、祭月风俗早有。我们崇明同样如此,民国版《崇明县志•风俗》:“八月十五日,月夜陈瓜果、月饼于庭,梦香斗。”

  旧时崇明常见的是苏式月饼,是集镇上茶食店制作了营销的,馅是蜜饯五仁之类,甜得适口。外面包裹的皮子叫做油酥,层酥相叠,一层又一层“屑屑薄”,薄得亮光能透过,入口又酥又香。康熙、乾隆两朝县志中,均有“中秋,制月饼”的记载,可知满清时期,民间自制月饼的还不在少数。

  月饼形如满月,又圆又甜,崇明的祖先与别地先民一样,将它当作家人团圆、生活甜蜜的象征,故而年年中秋节千门万户吃月饼,一代接一代沿传成俗。

  记忆里,旧时吃中秋月饼还是算奢侈的,因为月饼的价钱远高于一般糕点。听老代里口耳相传,自己也曾亲历,八月半,平民百姓一般买一卷,有五只一卷也有十只一卷的。乡村农户没有现钞收入,就卖了些蛋、芝麻之类农副产品,象征性地兑几只,一家老少尝尝,也有人家实在买不起或者舍不得花钱,就做几只放点糖精的麦面烧饼充充数,算是八月半吃过月饼了。

 

WDCM上传图片

 

  进入三年困难时期,哪里还谈得上吃中秋月饼?只能在梦里了。

  六十年代中起,生活开始好转,温饱渐渐有了保障,中秋月饼重又来,但不少人家不过“意思意思”,大人只是尝尝,都省给小囡吃。

  孩子也知吃月饼不容易,好不容易到手后,先要看看摸摸观赏一番,再就是鼻子闻闻,舌头舔舔,然后咬一点点在嘴里,也舍不得嚼了就咽下去,慢慢的“磨磨”、“咂咂”……一只月饼也不是一下子吃通,往往先吃几分之一或者半只,然后小心翼翼重新包裹起来,等一会再过过念,甚至囥到明天再吃。

  那时候城镇工资低,农村工分不值钱,月饼大的角把钱一只,小的一只五分,现在的新生代笑谓“太便宜了,这算什么钞票”。其实,这在当时不算小价钱,因为每月的薪水不过30元左右,一角一分可以买一斤大米“寒度”一天呐,一只月饼两口就没有了,虽然好吃得很,但大不合算。所以直到七十年代末,属大上海的崇明县相当多的人家,中秋月饼仍是尝尝而已。

  到了九十年代,吃月饼的窘境终于成为历史陈迹。跨进新世纪就更不同了,不论城镇乡村,过八月半家家户户买月饼,且是买得多,还要买好的,喜欢的话可以“挺吃”。

  随着时间推移,月饼的花式品种日新月异,五彩缤纷,叫人眼花缭乱。但崇明人对月饼有了新的要求,讲究绿色、健康,喜欢清淡些的,含糖份、脂肪少些的,商家为此推出了低糖月饼、净素月饼、椒盐月饼、无蔗糖月饼……

  时下过八月半时也不会买太多的月饼,常听人说“稍微买几只尝尝”,这绝对不同于旧时“尝尝”的含义,当年因为穷,想吃也难,现在是极大丰富,不稀奇了,甚至吃得厌了,就拿笔者一家三代来说,这几年中秋之夜团聚,两只月饼切成八块还有剩的呐!

  花好月圆人团圆。秋高气爽八月半,天气还不算太凉,只要月朗风和,蛮多人家就在院子里摆上桌子,男女老少围坐,吃着毛豆芋艿番芋长生果,品尝月饼,时不时抬头凝望空中满月,期待着象征好运来的月华的出现,谈笑风生,尽享团圆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