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明端午节 家家插艾草

作者:陆茂清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8-6-14

字体:【大】【中】【小】

  岁岁端午,今又端午。离端午节还有几天,就能感受到节日的氛围了,除了粽子飘香外,艾草的幽幽香气,轻逸在崇明上下八沙城镇乡村千门万户。

  插艾草,是崇明人过端午的传统习俗,古今《崇明县志》的“风俗”卷里均有记载,普及程度不亚于吃粽子。三年困难时期粮食紧缺,连薄粥汤都喝不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粽子忍痛割爱,而艾草是野生的,无需花钱买,家家门口上方高挂如前。

  艾草初长成时,便有芳香幽幽挥发,摘一叶放在鼻尖上,香气直入肺腑,即使变得干枯了时,芬芳依然,所以崇明人俗称“香草”。它是传统的药用植物,能理气血、祛寒湿,抑制细菌繁殖,早在汉魏时期,就已用于除虫杀菌,避邪求祥,请看南朝宗懔《荆楚岁时记》里的记载:“采艾悬于户上,可禳毒气。”

  崇明人端午节插艾草,从古代到近代到现代到当代一成未变。入夏以后气候湿热,细菌繁殖,蚊蝇“起势”,正是病疫流行时,前世今生的沙地人把握时机,在刚入热夏的端午节,就地取材利用艾草祛毒驱虫防疫保健康。

  遥远又清晰的记忆:每年端午节前夕,总要奉母亲的指派,带着“小尖”去野外寻觅艾草。平时割羊草、放鸢子、捞鱼摸蟹时,不经意间已有发现,哪里有记在心里,“熟门熟路”走去,拣粗壮高大的割一把,兴高采烈回家复命,边走边哼着“嗨啦啦啦啦嗨啦啦,天空出彩霞呀……”引得伯伯、妈妈、好公、好婆追问:“哪里来的,还有吗?”

  儿童时代端午节时,看着大人插艾草,上初中成了“半大人”了自告奋勇担当。

  割了艾草到家,摘去根部黄叶,三四株捆成一把,斜插在门框上方檐椽里,与门楣成水平方向,或是插在门边的芦芭里,还不忘在墙角里、门后头放一二株。

  插在门口檐下的艾草里,往往扎着两只大红蛸蜞。蛸蜞绯绯红,张着两只“大螯”,看上去有点“吓斯斯”。老代时传下来的说法,这是压邪的。

  居住城里后,年年一贯制在端午节插艾草,还传授给了子女,叮嘱他们这是传统习俗,理当遵循。

  年年岁岁端午前二三天起,自有农民兄弟、村姑、农妇,肩挑车推了艾草,来集市上叫卖,施翘河及桥镇农贸市场的生意尤为火爆。嗬!一个个摊位前人头攒动,欢声笑语,顾客习惯性地先拿起艾草闻一闻,满脸的舒服,情不自禁脱口而出:“香来,捂爽!”立时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通往各居民社区的路上,比比皆见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线:不论是“马大嫂”还是男士们,差不多人手一把“青剥笼笼”的艾草,一步一摇晃,一路芳香随风到家门。

  崇明的农户,蛮多人家在房前屋后、宅沟沿上种几簇艾草,用来净化空气,驱除蝇蚊等虫害,随手可取使用方便,效果立竿见影。记得那时候浇粪或有臭味时,采几片塞在鼻孔里,意义、实用与洒了香水差不多;晒鱼虾或腌制肉类处搁上一二根艾草,苍蝇闻味生畏不敢来。八九年版县志记载,妇女们习惯摘几片艾叶,用“夹针”夹在头上,效用也在于此,且是别具风采的发花头饰!

  端午节所插的艾草,经历了春夏秋冬一年四季,渐渐的青色褪尽,变成了灰褐色,直至风干了,也是不会撤去的,待第二年端午节时以新换旧,这也是老传统。换下来的陈艾草还是宝,收藏起来入药治病而外,驱虫、杀菌、禳毒功能依旧,香气如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