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味道 l 妈妈的多心菜

作者:顾菊英  来源:乡之米道   发布时间:2018-4-20

字体:【大】【中】【小】

  WDCM上传图片

 

  最近,鲜嫩的多心菜又上市了,妈妈也随之忙碌起来,赶着要让我们第一波尝鲜。

  我家在金山工业区,也就是原来的金山朱行镇。10年前,随着金山工业区的开发建设,我家也加入了动拆迁行列。那天,当载着满满家什的车就要启动时,母亲急急忙忙又去拎了个咸菜瓮出来,说是为了今后腌咸菜方便。她舍不下那份咸菜情结。

  实际上,这10年里,何曾还用得上这个咸菜瓮!不过,尽管不再大规模腌咸菜了,每年的这个季节,母亲总还是赶着让我们尝到第一波腌制的多心菜。

  记得还在老家时,母亲腌的咸菜可是常年不间断。特别是多心菜,每年秋季,母亲都会种上四五十棵,等到来年开春时,可爱的多头娃娃就会舒展脑袋,一个个蹭蹭探出来。此时,母亲就会挑上最鲜嫩的两棵,赶着让我们尝鲜。

  我们围着母亲,看着她娴熟地掰叶,切片,洗净,沥干,放在盆子里撒上一层薄盐,反复地颠挫着,一见有汁水出来,马上下点自制的泡椒,拌匀让它加速熟度。就这样,我们眼看着刚才还生机勃勃的一个个菜头,只五分钟的时间,就被盐水腌制得服服帖帖了。

  此时,端整一下后,要压实了。因我力气大,所以,端上大盆的水总是我的任务。母亲说,这压实的时间一定要达到12小时,少于这个时间,就仍有辛辣味,多于这个时间,就会偏老而不脆。对于我们这些馋鬼来说,这12小时太漫长了。

 

   WDCM上传图片 

 

  可是,真过了这个点,母亲又是一番捣鼓。此时,卤汁已经漫过了菜心,母亲就会捞出一片“嘎子”咬一口,这一口,可是咸淡口感尽掌握,为后续的精加工运筹帷幄。接着,她捞一把,拧一把,把菜心放进尼龙绳网袋,说是要再压干,不然放两天就会酥掉,压干过的吃起来更会脆。

  这一压,又是漫长的12小时。我走过去时,总是要去盯一下,是否可以吃了。有时实在忍不住,就会在这件“金缕玉衣”里抠出一片来,偷偷吃起来。此举,总是被母亲发现,并得到亦真亦假的训斥。

  最后,这层网袋“外衣”终于被褪下,而一个大大的玻璃大口瓶已经等在那里。瓶子必须得擦干,不得有一丁点水分。将菜心装到半瓶的当口,母亲开始往里放白砂糖和醋,同时上下翻转。母亲说,当年,买不起白糖的时候,农村人只能用糖精,放多了就会发苦。现在条件好了,有时还可以放蜂蜜呢,口感更好。

  正说着,母亲已经拧紧了瓶盖。我们央求着,先尝尝吧。母亲说,现在不好吃,再等一晚上。其实,这一晚上,我不知去拧了多少次瓶盖。

  就这么过了三天三晚,酸爽清脆的多心菜腌制完成。那时,体弱多病的外甥女总是期盼有外婆的多心菜来开开胃,多下点饭。而父亲的一绝,则是小酒配多心菜。不仅如此,这个季节,父亲还特别喜欢吃泡饭。他说,多心菜就泡饭,比什么都好吃。

  那时,已经掉完牙的奶奶也馋那口,可却咬不动,她就会在饭里浇上多心菜的汤汁,拌一拌,品的就是这个味。有时候,还会衔上一小片多心菜,孵着太阳吮上小半天。

  而我呢,告诉你们,腌制的多心菜就是我一个季节中的零食了。所以,母亲一个春季都在忙碌着腌制多心菜。

  多心菜在母亲的手上会变成宝。新鲜的,她还会加上肉片炒,是上佳的招待之菜。当年,一时半会儿没及时吃完变酸了的,就会加上一块老豆腐,做出一道“酸菜老豆腐”,格外的鲜美。那些掰下来的叶子,经过两个日头的翻晒,切成小粒,母亲把它们做成梅干菜,又是日后一道独具风味的私房美食。

  如今,农民变成了市民,家人都搬进了楼房,再也没多少空间来置放这些多心菜。母亲只能一次买它个三棵四棵来做,让家人解解馋。在外读研的外甥女,最想念的还是外婆的多心菜。父亲就着多心菜下小酒的劲头,仍然不减当年。而我,一下班看到房间桌上多了个瓶子,里面盛着母亲刚腌的多心菜,心里顿时满满都是幸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