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对夫妻抱团养老

作者:选稿  来源:都市快报   发布时间:2017-12-26

字体:【大】【中】【小】

 

   一起吃饭、聊天;

  一起下棋、喝茶;

  生病了互相照顾扶持;

  晚上各回卧室休息睡觉; 

 

  浙江余杭的这13 位老年人的养老方式有点潮。相信中老年朋友看完后肯定会大受启发,甚至会心动!

  浙江余杭的王阿姨老两口,住着200 多平的三层农家小别墅,子女们工作忙,平时感觉很冷清。今年5 月,她看到媒体对“抱团养老”的报道,也想亲自试一试。

  经过交流、面试和相互选择,目前王阿姨的农家小别墅里一共住着7户人家(包括王阿姨夫妇),大家互助互爱,生活和谐。这可能是中国首个“抱团养老”的成功案例。

  抱团养老6+1成员名单

  房东:

  朱大伯77 岁,中学教师

  王阿姨73 岁,化工厂厂长

  房客:

  周大伯73 岁,电信行业职工

  金阿姨62 岁,工人

  叶大伯67 岁,首饰匠

  俞阿姨67岁,工人

  赵大伯(小)67岁,做外贸

  许阿姨62岁,工人

  赵大伯(大)73岁,医生

  胡阿姨73岁,医生

  张大伯61岁,木匠

  高阿姨51岁,工人

  王阿姨(小)68岁,工人,丈夫已过世

  农家小别墅有三层楼高,屋前小院别有洞天,大门口绿意盎然,中间有巨石作为照壁,院子里的停车场,能停4 辆车。院子有院前、院后,有菜园子,有小花园,有看院大狗,环境优雅。

  晨练有院,下棋有伴

  阳光和煦,小别墅的大门关着。门口一个大伯在专心看报纸察觉。屋子很安静,只有一只小狗在汪汪叫。

  大伯姓赵,67 岁,他说自己年纪大了,在家里也没什么事情,抱团养老人多热闹,就来了。

  再仔细一看,里头一楼靠东的窗户边,还有两个大伯借着阳光,安静地下象棋。他们分别是房东朱大伯和房客周大伯。

  棋下了半个钟头,胜负未分。

  问到为什么参加抱团养老?周大伯笑笑说,“主要是我老太婆,她喜欢打麻将,要过来,我就陪她一起过来了。我们有一个女儿,嫁在广东。”

  他说,房子是2010 年儿子造的,建筑面积200 多平方米,他们请了搞别墅的人设计,总共花了200 万元,采用大量落地玻璃,房子里面明亮通透,哪怕是朝北的房间,采光也一样好。

  “别墅一共8 个房间,这几户住进来,刚刚好。”朱大伯说。

  吃饭AA制,菜肴丰富,不对付

  大伯带记者进屋参观,先去了一楼餐厅。

  “我们吃饭就在这张大桌子上,新买的!”大伯指着桌子说,大家吃饭都在一起吃的。

  大伯走进一楼一个房间,掏出一张纸,写着12 月份“抱团养老伙食费”,每个名字后面的空白处都打了很多钩。有几天有几个人会空着,表明那天他没吃。纸上面记了每个人用餐金额。

  “一个月下来,一个人吃了几天,每天吃多少,我老太婆都记在这张纸上。”

  “我们鱼肉鸭什么都吃。螃蟹过节的时候也吃。他们的小孩也来看过,他们的小姐妹、朋友、同事、同学都来,他们朋友来吃饭,记账记在各自身上,大家没什么异议。”

  打牌、游泳…爱好有伴儿,不孤独

  记者问大伯,您老伴怎么没看到!大伯顿悟:“忘了介绍了,她呀,正在楼上打麻将呢!”

  走上二楼,一下子热闹起来——麻将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打麻将的人用杭州话开心聊着家常事。

  四位女士在打麻将。除了王阿姨,还有周大伯的爱人金阿姨、赵大伯的爱人许阿姨、叶大伯的爱人俞阿姨。

  叶大伯怎么没看到?“他去仓基新村游泳去了!”朱大伯说,另外,有一对医生夫妇旅游去了,有一对到诸暨喝喜酒去了,还有一个是单身的(老公去世了),到小姐妹家玩去了。

  原来大屋子里有7 个人在家:3 位男士先前都在一楼,4 位女士都凑在一起打麻将!

  生病了,互相照顾

  关于抱团养老,女士们聊起来滔滔不绝——

  房东太太王阿姨说:“先前有100 多报名嘛,只挑了4 户,有几户一定要报名,就让他们来了。有一个人,爱人走了,比较孤单,到我这一看一定要来,我就把棋牌麻将移到别地,让她住了。但是卫生间要跟别人拼的,那一家同意,入住人数就这样增加了。”

  金阿姨说自己腿摔断了:“我下楼滑了一跤,因为搞卫生的水没擦干净。腿断了在这里一点都没有问题,大家都帮忙的,送我到医院去,吃饭又送到房间,送了两个月,我住在三楼的。”

  俞阿姨犯过心脏病:“也不是突发情况,当时就是心里有点不舒服,大家都帮忙了,去医院检查一下没什么事情。大家都很好的,他们都争着要送我去,最后两个人送去了……”

  7个老年家庭是怎样快乐生活在一起的?

  从每个大伯、阿姨的笑容上,从他们放松的肢体语言上,显然可以印证朱大伯发来的那句话:“我们大家都过得很开心……我们融合在一起,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半年下来,他们为什么能成功?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答案。

  房客赵大伯:这里具备了最好的硬件条件和软件条件

  一开始是在门口看报的赵大伯说抱团养老,硬件软件缺一不可,而朱大伯这里两者都有!

  软件指的是房东。

  赵大伯说:“我们房东(朱大伯)原来是学校里的英语老师退休,浙大外语系毕业,他太太(王阿姨)原是化工厂的厂长,有一定管理能力。他们孩子都已经长大了,在外面工作,一个星期回来一趟。他们是当地人,造这么大房子对我们城里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房东需要一定的组织能力和协调能力,你想,大家四面八方凑在一起,互相都不认识,性格脾气习惯都不一样,有的时候,嘀嘀咕咕的事情就很多呢,你不让我、我不让你怎么办?需要他们(房东)出面的!房东是主心骨。”

  二楼的妇女麻友们对房东太太也是赞誉有加。

  金阿姨说:“我们这个大姐(王阿姨)哦,对我们挺好的,跟对家里人一样,就好像我们的大姐姐一样!她是共产党员,她在三里亭那里啊,还是支部书记呢!”

  王阿姨脸红彤彤的:“我只是小区里面的楼道支部书记……还没下!他们不愿意给我下,我说明年改选的时候换下吧,我要养老了!”

  王阿姨短发银白,举止就像邻家老太,很谦和;而朱大伯戴着雷锋帽和眼镜,既斯文又亲切。

  硬件便是指设施条件。

  赵大伯说,房子很大,每一户房间都带有卫生间,各人隐私得以保障,“硬件设施很重要,否则,你要上厕所、我要洗澡怎么办?”

  另外,每个房间都有空调、网线、电脑,和酒店差不多。

  他们菜园里种了些蔬菜。“对面还养了几只鸡,吃剩不要的东西,喂鸡!”赵大伯捂嘴乐了,“院子也比较大,每个人有活动空间,散散步,打打拳,互不冲突。”

  每个人都可以互不干扰,但吃饭大家必须在一起。因为相处融洽,大家很珍惜每顿吃饭时光。

  房东朱大伯:全靠大家支持啊!

  房东朱大伯听了大家的话连说不敢当,“全靠大家支持啊!”

  “能做到的我尽量做,比如说,网线,原来的效果很不好,网速慢,后来换了一个品牌,一百兆流量的,一个月100多块钱。这些费用大家都分摊的。他们电视机要怎么样的,我都可以搞来。吃饭桌子不够大,重新搞来一个大的。”

  朱大伯说,如果房东给力房客不给力,事情一样办不成。“比如有些人的要求我就做不到了,超出能力范围时,大家也能体谅。”

  他说,特别幸运能认识这么多房客,他们都是不同行业的专家。“比如上网方面,我这里有个专家,很内行的,就是跟我下棋的那个周大伯。他以前在电信行业干过,大家拜他为老师。

  “有个小张老师,修修补补的比较懂,他以前是木匠。他看到我三楼晒衣服的露台地板破了好多,拎起榔头就帮我敲,敲了好几天才修好呢!

  “还比如洗衣服,有一户人家带了洗衣机过来,谁身体不好了,他说你放在那边,我来洗!洗衣服这一点,几个老太婆都蛮好的。”

  所有人:入住前签署协议,强调隐私、包容

  赵大伯是个笔杆子,房东朱大伯便让他拟了11 条抱团养老协议。

  协议书对卫生绿化、不打听个人隐私、房屋租金、伙食费、值日等方面做了规定,所有参与抱团养老的人都有签字,落款时间:2017 年11 月1 日。

  朱大伯说:“我们有协议,其中有一条是说,住在这里要跟大家都包容在一起,如果大家对你们意见很大,大家要请你出去,作为房东也无能为力。”

  协议要求,不要讲人闲话。

  协议中强调了隐私。就连病史,房东在房客入住的时候也只是大致了解了对方病历,细节不怎么在意。

  一周值日一次

  大家一起想出了值日制度,每户人家一个星期值一天班,包括房东。

  做什么呢?朱大伯说:烧早饭,烧开水,去买菜,帮厨,洗碗,晚上把垃圾倒掉。其他人愿意帮忙的可自愿。

  “比如买菜,星期一轮到你们两夫妻,前一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大家商量好明天吃什么菜啊,你们值日的时候就去买。

  “买菜的篮子放在一个地方,我老太婆提前一天给篮子里放好200块钱,多退少补。”

  用房租雇了3个工人

  这次抱团养老,朱大伯夫妇向房客收取一定的房租,他们用这些房租雇了3 个工人。

  “很多邻居不理解,说你造房子,自己不住,叫人家来住……他们以为我们赚钱了,但我们都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他交1200,你交1500,收来一共六七千。刚好够3 个人的工资。”周大伯说。

  “我通过亲戚去找了3 个附近农民。一个是做饭的,月工资开2000 元,每天中午、晚上给我烧几个菜。请来一个园丁,负责种菜和修剪、打扫院子,月工资2000 元。内室也请来1 个人打扫,一周来搞两次,工资1200 元。

  “剩下的钱,我另外还要为他们添置东西。

  “还有人说,现在外面在拆迁,房子租很多钱呢。我说钱我够了,我和我老太婆都有退休工资的。”

  不过,吃饭另算,按吃的天数算,平均每个人四五百元一个月。“这个大家都能承受,自己在家吃这点钱还不够吧,这里人多,伙食是人越多越好搞,丰富。”房客赵大伯说。

  抱团养老是一种新兴的健康养老方式,它不仅能满足老年人的生活需求和心理需求,还能减轻家庭和社会的养老压力,这个形式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