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填芦穄

作者:陆茂清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7-12-12

字体:【大】【中】【小】

  一年金秋,台北崇明同乡会一行回乡探亲,邀请《乡情报道》作者小聚,席间话题不离家乡事物,谈笑风生,其乐融融。有人提起了崇明的填芦穄,立时你一言我一语津津乐道。

  芦穄是崇明的名优土特产,初夏起三茬芦穄先后成熟直吃到晚秋,到了寒冬腊月乃至新春佳节里,还可饱饱口福,吃的就是色味不变的填芦穄。

  填芦穄难,填出质量好的芦穄更难,弄不好芦穄“醉脱”,变质变味没有了诱人的甜味。

  霜降过后,天气转冷,初霜出现,意味着冬天即将开始。这时芦穄已长得老透,可以填了。

  先是选择芦穄:应是粗长挺直、不蛀不断的,还须梢上长出两三个“二条头”的。二条头,指叶腋里生出的侧芽,是芦穄老透了的标志。

  连根拔起芦穄,摘去叶子,削去根须,保留根茎。

  看准天气晴朗的一日,选择干燥通风、排水顺畅的地方,刨挖芦穄填(坑),深度宽度与长度,根据芦穄的多少和长短而定,底里铺一薄层柴草。将芦穄根并根,梢并梢,整整齐齐排放在“填”里,芦穄上再盖一薄层柴草,用细碎的泥土严密覆盖至隆起于地面,穄填上再堆放些柴草,周边刨出排水沟,确保雨天及时排水。铺与盖的柴草,都是为了保温、防冻、防水。

  大功告成,以后常来照看照看,主要防漏雨渗水,还要防娄阿鼠。

  平时吃惯了芦穄,入冬以后一下子没得吃了,特别是孩子们,天天吵着要吃。家长经不住缠绕,终于答应去开芦穄填,又有芦穄吃了,小囡欢欣雀跃,跳跳蹦蹦逢人报告喜讯又是炫耀:“我们家开芦穄填了!”

  家长熟门熟路,在芦穄根那一头拔开泥土、柴草,紧紧握住靠上面的一根,用力往外拔,俗称“拔芦穄”。

  拔芦穄是有技巧的,既要用劲又要缓慢,力的方向与芦穄在一条线上。按预定根数拔好后,仍将柴草填塞洞口,盖好泥土。

  回忆童年经历及耳闻目睹,孩子们贪吃芦穄,多有秘而不宣擅自行动的,但因力气小拔不出来,或是不得其法拔断了,断在“填”里的“醉脱”,白白浪费,实在可惜。一次看到邻家小伙伴被家长拉到芦穄填,手指口斥还吃了“生活”,原来他偷拔了芦穄后,怕大人发现,心急慌忙溜去隐蔽处煞馋头,忘记填塞口子。若是下起雨来,后果不堪,怎不惹打?

  过去与现在,均有农民填了芦穄换钱的,冬春里扳成2节一段,去集市叫卖。物以稀为贵,虽然价格大涨,2节卖到先前一根的价,依然引得顾客争相解囊。

  小囡人来疯,冬天里骤然再见芦穄,岂愿错过?吵着要吃,甚至赖着不走。长辈为满足宝贝的愿望,再贵也要买两段,自己搭福也吃一节。

  近年冬日,多见旅游景点上,卖芦穄的一到,游客如发现新大陆般拥过去,特别是那些小年轻,边吃边喊“爽”,笑谓冬天里吃芦穄,与围着火炉吃西瓜一样有意思,有说比吃冰激凌还过瘾,还有的问腊月里怎么会有新鲜芦穄,当听说这是填芦穄时,南腔北调追问“什么叫填芦穄”“怎样填芦穄”。

  古今崇明,蛮多人家填的芦穄,非得等到过年时开填。因为芦穄有节又甜,甜甜蜜蜜节节高,寓意吉祥;再者过年了阖门团聚,让在外的亲人同享家乡美食;又新春佳节亲友往来多,正可用来待客、馈赠。

  崇明人习惯,芦穄填在春节前起底,小年夜或年三十,老小出动,拔出全部芦穄,揩抹干净,扳成节头,装进竹篮。春节里当年货享用,城镇亲友光临拜年时,捧出来待客,客人必眉开眼笑说:“稀货,稀货,胜过香梨红富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