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展

作者:季云 雲之云兮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8-6-19

字体:【大】【中】【小】

WDCM上传图片

 

  丘石先生从预告得知,韩先生七十多年艺术生涯回顾展自2015年开始,已经在杭州、武汉、上海、澳门等城市陆续办展八次,深圳是第九站,由上海市委宣传部和深圳市委宣传部联合主办,是展品最为丰富的一次大展,或将是收官之作,届时将展出韩先生从1960年至2018年近300件精品力作,还有韩先生的艺术专著130余种。我赶紧收藏了这条信息,约了同学好友,提前订好住处,生怕错过这次展览。6月7日晚,象出差一样,我一个人拖着拉杆箱,搭乘广州南至深圳高铁,一小时就到了。尽管下车时深圳大雨滂沱,因有同学夫妇冒雨接站,感觉亲切又顺利。我和春凤等同学约好,晚上早些休息,为第二天看展、听课养足精神。之所以掐着日子赶来,为的是赶一场韩老师的现场演讲。

  展览在深圳当代艺术与城市规划馆进行,规划馆大厅搭设了临时公共艺术演讲课堂,韩先生就在这里作《我的鉴赏观》演讲,与听众面对面交流。朋友去得早,替我占了一个座位。韩老师讲了2 个多小时,中场只休息了5分钟。我们换了三次座位才终于坐到了最前排,想靠老师更近些。凭着“好脑筋不如烂笔头”的老习惯,我一边听一边膝盖当桌,这个“笨”办法让我完整记住了先生的“6个力”艺术品鉴赏理念。老师讲“眼力”时,打了个比方:几个小孩上下楼梯,做父母的只要听脚步声,就能断定这是老大还是老二,根本不需看孩子的面孔才认得准,“眼力”是经验和直感作出的判断力。这样深入浅出的讲课,加上先生信手拈来的生动有趣故事,非常吸引人。陆续来的,没有座位也会围着里三层外三层一直站着听完。韩教师给的三点建议可谓艺术品鉴赏真经,于我特别受用。他说:要特别关注独特而稀有的作品,特别关注经得起咀嚼、有文化内涵的作品,特别关注下了真功夫的、不是为人民币而生产的、认真负责的那些艺术家的精品力作。韩老师的演讲娓娓道来、语重心长,仿佛蔼然长者的谆谆教诲,听者好似醍醐灌顶、甘露洒心。讲座后提问不断,现场互动气氛热烈,讲座结束后离场时,韩先生被“韩流”的追随者们团团围住。粉丝们珍惜每一分每一秒抢着跟大师交流,希望与大师更多一点零距离接触、倾听更多更具体的指导点拨。

  听罢讲座,我们几个直接奔向展厅,我最想一睹为快的是“韩印”。印章,方寸之间却气象万千,孙慰祖老师称它为“文人生活的独语空间”。我们沿着展柜一一品读,用心欣赏每一方的印文、边款、印钮、薄意雕。说实话,这一年多时间,我不止一次到西泠印社参观过那些名震天下的馆藏印,也见过各类博物馆古玺印,通读过历代印史、印论,常翻阅吴昌硕印谱、赵熊《与古为徒》印谱及多位当代名家的印谱,随身常带喜欢的小印,对印学印章有着特殊的爱好,但一下子得以观赏个人几十年印作真品精品,好比进入篆刻时光隧道,体悟大师历经岁月的磨励与成长,我看到1984年的《奇崛》、1985年的《百乐斋主》、2000年的《悍秀》,看到2012年的《豆叟》、《蒸蒸日上》、2016年《心畅》、2017年的《如意》、2018年的《文心在兹》。

 

WDCM上传图片

 

  韩老师的每一枚印章,都是一个独立而完整的、讲白当黑、令人咀嚼的艺术世界,即使那些刻在普通石料上的早期印品,印文面貌也是满含古韵、不同凡响,一印一面、百印百姿。面对这一方方小小印章,体悟着、想象着,大师该是经过了怎样的摩古创新、上下求索、辛苦煎熬,才会达到现在的程度,不免深为感动,久久不肯离去。没有坚定的信念,哪来游刃如神?治印人生,功夫皆在印外。人称韩天衡治印“高古典雅、气势磅礴”,特别是他的鸟虫篆,具有前无古人的穿透性。仔细端详放大的“蒸蒸日上”“如意”印拓,柔中见刚,针头细的线条,却刚劲坚利、力挺千钧;动中有静,任你风起云涌,我自岿然不动。那一刻我甚至贪婪地想着,如果能拥有哪怕一方韩印在手,该多好啊。

  走出展厅回头一望,忽有一幅大图在眼前在脑海出现:洋洋300件书画印的陈列展厅不就象一方立体的韩印吗?“鹏飞”如印钮;两侧铺排的印拓、泼彩绘画、草篆书法是边款、薄意;最深处的磅礴印石展群正是气象万千的印面;而印石的质地完全浸润、脱胎于纵贯展厅中轴线的国学文化。辛尘教授称韩天衡这个名字的出现是当代篆刻复兴的第一个标志;马欣乐先生说韩天衡刻印,洗炼方寸之石,上下千年,纵横万里,一一熔铸古今,变化天地。上世纪70年代,国内画坛的名家无不以得韩天衡一印为快事,因为他的篆刻能够提升书画作品的精神气质,让一幅作品愈加完美。“韩印”就是这样与众不同,即使展厅也做成了印的模样,如此卓而不群,有此一观,心满意足!

  再一回望,“鹏飞”二字带活了整个展览,展览如一只鹳鸟般英灵神武、御风而行!它的头昂然挺立,英姿勃发!我不由自主再进展厅,静立“中兴”之侧,向一面墙的画面望去,再闭目谛听,似有仙鹳灵鸟,它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它们在飞翔、它们在歌唱,它们带来了超越时空的顽强生命和自由搏击精神,带来了真情充溢、神完气足的诗境。它那似有若无的红鹳额、三角的又长又尖的喙、椭圆的眼、楔状的头、梯状的背、细长精瘦的腿,跳跃在竹林、树下、花间、枝头,它象仙鹤,它一定是鸟的精灵,我想,它应该是画家心中的图腾,我且称它为“韩鹤”吧,这是韩老师如刻刀一样的画笔赋予了这只神鸟英武的精神。

  透过“韩鹤”和它所依存的一幅幅鲜活画面,我们惊喜地看到,韩老师机敏地打通了篆刻与绘画书法的薄壁,带给观众完全不一样的惊艳画面,那一刻,不觉神游千里、跨越时空,思绪在雄奇壮美的大自然、天地万物、宇宙乾坤中来回穿梭,时而又回到人生、人格、审美这类主题中来。

  观展归来,余兴未尽,一杯清茶相伴,终日闭门不出,我抱着不同版本的韩天衡作品集反复咀嚼细品。我不学书法,也不画画,更不懂篆刻,外行如我,一点也不影响品读艺术作品,一点也不影响审美情趣,看展,为的就是寻找美学感受,提升审美层次。如同去剧场看戏、在音乐厅听布切里,要的是现场感。我追踪韩天衡艺术展,一是受他勤奋刻苦、不懈奋斗的故事所感召,慕名前往。因为先生23岁之前已经临摹汉印三千方;年轻时翻遍上海图书馆700多册、西泠印社500多种、总共2500多份林林总总的篆刻印学资料。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韩先生的成功是苦学苦干、不懈奋斗得来的!这是我所崇拜敬佩的。一是受朋友和评论影响。丘石先生《煮石问艺》中介绍了韩天衡先生。后读到徐建融教授的评论:“在书画上,是五百年来一大千。在篆刻上,则是五百年来一天衡!”业界更有赵之谦、吴昌硕、齐白石、韩天衡“当代篆刻四大家”的说法,这些也让我下定决心抓住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在这两大动因作用下,我不管从广州到深圳呆几天费的周折,能见一见本人,看一看实物,听一听大师,既可欣赏当代篆刻最高水平的珍品,又可与大师面对面请教,享受一场海派艺术盛宴,便乐不可支了。

 

WDCM上传图片

 

  这次身临其境展览,感受到一次中兴、鹏飞、蒸蒸日上、融通四海、公共艺术普及的教育,感受到祖国优秀传统文化厚重底蕴焕发出的时代活力,觉得这趟看展非常值得。记得那天我们向韩老师表达敬意时,他温和谦逊地说:我还要不断学习,不断地吸收。不逾矩不,才能老勿自缚、老则不萎、老而弥坚、老有所得、老去无悔;我有自知之明,就这点能耐,铁难成钢,水准平平,期待大家指教和攻错。老师特别强调说:以前我是一点点“学”过来的,今后还将这般地“学”下去。为人一世,“学”字是不能去身的。听了这番话,不学脸红。老师是我父辈之人,今年已七十有九,还这样的谦虚,这样的看重学习!从前只知“君子无故,玉不去身”,如今方知“学”不去身,何其重要、何其难得。

  看展一次,受益良多!丘石先生说过:韩天衡绝对不是那种过眼云烟式的人物。所言极是。感谢丘石!我想,如果我这一次错过了大展,一定会后悔很长时间!好在韩老师豁达,他认为“再好的东西你个人也带不走,捐出来,让大家都可以欣赏”,因此,韩天衡的作品及珍藏的书画印、古董1000余件还可在上海嘉定的《韩天衡美术馆》看到。下次找个时间,我邀请丘石先生同行,还有我的同学好友再次相约看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