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有限 创意无限
观张永千先生紫砂雕塑作品

作者:谢 民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7-9-1

字体:【大】【中】【小】

  WDCM上传图片

 

  走进张永千先生的陶艺工作室时,笔者被他的作品所感动了。他的作品题材多样,造型各异,庄谐之间,情趣盎然。每一件作品都极富独特的艺术魅力和创作个性,每一件作品都凝聚着作者的巧妙构思和独特思考,每一件作品都给观者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美的享受。

  张永千先生是是亚太区手工艺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根艺美术学会副主席、国家级“非遗”黄杨木雕传承人、中国艺术研究院硕士生导师高公博为师的高足,还是著名雕塑家刘锡洋、唐储之和毛关福的弟子,现为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设计分会理事、高级技师。

 

   WDCM上传图片 

 

  他的紫砂雕塑作品《梅妻鹤子》,让观者不由自主地会想起这样的诗句:“隐居山林陋室中,梅妻鹤子了尘烦。山园小梅书梅志,放逐飞鹤游山涧”。作者大胆创新,采用圆形构图,通过虚实相生、动静结合的手法,将人物与梅、鹤三者有机统一起来,成功塑造了观鹤起舞、倚梅读书的隐士形象。作品《李清照》,作者通过秋天的菊花,吹起衣角和头发的秋风,用简洁明快的线条表现女词人李清照思念故国家园的情怀。也会让观者不由得在耳边响起李清照的词:“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留守儿童》,作者以粗犷的线条塑造孩子依畏在老人的怀中,让观者产生这样的情景:爷爷奶奶我想妈,留守儿童含泪花。不哭不闹宝宝乖,爸妈过年就回家。子女打工虽远离,报效国家理应夸,稚嫩童声思亲切,年迈老人乐持家。作者通过传统的紫砂雕塑艺术反映当代人们普遍关心的社会问题。作品《春光无限》,作者以“线条”作为最基本艺术语言,通过曲线、直线,圆形、弧形巧妙的组合,粗细、深浅、疏密“线条”的对比,虚实空间的营造,让观者观后浮想联翩,回味无穷……

  张永千先生从紫砂雕塑到艺术创作,从现代艺术设计再到传统工艺,进行不懈的探索和实践,逐步形成了自己的艺术特色。张永千先生说,他最崇拜意大利雕塑家米开郎基罗的作品,雕塑作品力的方向,是由内向外扩张的。他的作品《假的真不了》,人物的肌肉发达,隆起的肌肉向外散发着张力,就是这方面的代表作品之一。张永千先生反对传统工艺中的追求繁锁的匠气,他追求现代工艺美术中简洁明快的表现手法。他的作品多取材于历史典故和文学名著,具有鲜明的时代特点、突出的民俗特色、浓郁的生活情趣和独特的艺术个性;作品呈现线条流畅、简洁大气,含蓄凝练、灵动明快的艺术风格。

 

   WDCM上传图片 

 

  他的紫砂雕塑作品仅在最近两年里就在全国各项展览中荣获20多项金银大奖。《四大美女》荣获2015年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蒲田)金奖,《英神再世》在第十七届中国(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中荣获2015年特别金奖,《真假李逵》在2015年第五届中国木(竹)雕展中荣获优秀作品金奖,他本人被授予第五届中国木(竹)雕金雕手称号,《李清照》荣获2016年第十四届全国工艺品、旅游品、礼品博览会暨国际珠宝、古玩、书画艺术品博览会金奖。等等。

  雕塑艺术是一种三维的空间艺术,通常雕塑的空间性又分为实空间和虚空间,实空间仅仅构成雕塑形体,而张永千先生更注重在有限的空间内,发挥无限的创意,虚实相生,充分拓展意念空间,调动和激发观者的联想与创作,追求观者、作品和作者三者的意念碰撞,彰显作品内涵,唤起情感共鸣。笔者衷心祝愿张永千先生勇攀登艺术高峰,为繁荣紫砂雕塑艺术创作作出更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