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嫲和矿泉水瓶

作者:管春艳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8-2-7

字体:【大】【中】【小】

  WDCM上传图片

 

  我的先生是中国台湾屏东人,一般当我说我的先生是台湾人,大家都会问:是台北吗?或者是高雄吗?当我说是屏东是,也许大家都会感到有点陌生。我只能解释说,它在高雄的边上。

  屏东,其实位于台湾岛的最南端,与高雄隔开一条高屏溪,因为地处热带地区,富有热带风情,气候接近于海南。很多台湾人会在冬季开车前往著名的垦丁沙滩,那里被台湾人誉为东方夏威夷。

  沿着狭长的海岸线,路边是农户们种植的菠萝田、芒果田、莲雾田、还有香蕉田和椰子树。热带的经济作物,为屏东带来了丰厚的回报,这里的农民生活都不错,民风也很淳朴。

  我先生的家,在屏东市区内,那里大多数家庭都住着透天厝,“透天厝”类似我们这里的小联排,一般是几户相连,每家都有三四层楼高。那里家家户户都有汽车,或者摩托车。因为交通工具很方便,所以那里只有两条公交线路。也很少有出租车。

  2005年当我第一次到台湾,我需要一直跟在先生身边,因为我不会开汽车,也不会敢开摩托车。十二年前,住在台湾时,我感到与大陆的家人沟通很不方便。因为网络在台湾的最南端,并没有向在台北那么发达。隔海相望的家人们那时也还在用MSN和QQ聊天,那时的手机只有最简单的拨号和短信功能,而打国际长途真的非常贵。

  南部人大部分人都讲台语,我感觉台语是一种很古老的语言,她和普通话的重叠几乎为0。所以当我台湾的家人在聊天的时候,或者我先生和别人说话时,我完全听不懂,我几乎都是陪笑,来表示友好。有时,我先生会帮我翻译一下,有时我也打趣的学几句基本的话,那时都会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2007年我怀孕6个月的时候去和婆婆同住,那时我先生在上海上班,我婆婆也还没有退休。因为我没有交通工具、对环境还也不熟悉,所以我每天都一个人在家,照顾门前的花花草草,洗洗衣服,听听梁祝、黄河和天路。

  那时有两件事情让我感到很有趣,第一是:家附近没有居民生活垃圾堆放点,每当夜幕降临,大约六点半左右,会有一辆垃圾车,奏着美妙的音乐穿街走巷,很多居民就早早的提着垃圾等在家门口,车子慢慢的开在路中间,大家就有序的把分类好的厨余垃圾扔上去,如果有的人动作慢一些,就得从家里冲出来,追着车子跑,车子还是慢悠悠顾自己的开,直到那人把垃圾扔上去,才算松了一口气。此时的街道邻居们都会喊“紧内,紧内。”就是,加油,加油,大家都好像在给参加马拉松的选手呐喊助威,邻居们此时还会在路边聊一会天,增进一下感情。我曾几次好奇的问婆婆,为什么垃圾要这样清运,大家不会觉得麻烦吗?婆婆总是笑着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话说:“我也不知道,大家都这么做。”

  还有一件事情也很有趣,就是我发现,我家邻居的栏杆上挂着两个大麻袋,附近的居民会把塑料瓶放其中一个袋子,把报刊、广告纸放到另个一袋子里。我跟婆婆说:“我在上海都会把报纸、杂志攒起来,可以买钱的。瓶子也可以卖钱的。我们为什么要送给别人呢?”我婆婆说:“我们这里不卖钱的,他们攒起来是用来做好事的。”做好事,瓶子和报纸怎么做好事,真是令人不解。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位台湾阿嫲走进了我的生活,她是我先生同学的母亲,因为她丈夫也是绍兴人,她来绍兴时我曾经带他们出去游玩,她来绍兴时,曾经动过大手术,身体很不好,一路我们都很照顾她。她担心我在台湾会不适应,所以常常来陪我。

  偶然有一次,我问她:“你以前身体很不好,现在快60几岁了,怎么还那么忙,而且那么有精神,你都在忙些什么?”

  她告诉我,她在做垃圾回收。“垃圾回收???”我心想,真是奇怪,我听先生说她家庭条件很好,为什要去做垃圾回收呢?

  我就好奇的问她:“阿嫲,你的女儿是大法官,儿子又会做生意,你为什要去回收垃圾呢。那能赚很多钱吗?”

  她笑着告诉我:“我是志工,做垃圾回收不赚钱的。”

  “不赚钱,那你为什么要做回收,家里放很多垃圾不会很脏吗?你儿女都同意吗?”

  她解释说:“我只把麻袋挂在院子外,把家设成回收点,然后告诉附近的邻居,他们就会主动把分类好的垃圾放进去,我家主要是收矿泉水瓶。等积攒了一断时间,就我送去慈善环保站。”

  这下我有点明白了,原来我家隔壁邻居,也是在做这个工作,义务的收集废品。但更令我好奇的是,为什么他们都在做回收。于是我接着问“你们为什么要去做回收,这个事情,不是应该由垃圾回收站,或者政府来清理的吗?为什么是你们做?”

  她说:“做环保是大家的事情,不能只靠政府,只有大家一起做环保,垃圾才会变少,循环利用也会变高。像塑料瓶,塑料袋,他们没有办法降解,如果落到大海,或者埋到土里,都会成为千年不烂的垃圾,地球就会越来越脏,最后伤害的都是我们自己。所以我们就要从自己做起,要珍惜物品,对于塑料物品要少用、不用、再利用,同时还要积极回收,减少地球的负担。”这话从一位没有读过几年书,满头白发的阿嫲口中说出来,我感觉到很意外。从他的话语间,我看到了她对这个世界满满的责任感。

  “那这个瓶子回收能做什么呢?”我好奇的很:“是洗洗,在做成瓶子,装水吗?那岂不是很脏。”

  她说:“这个瓶子,会被送到志愿者环保站,那里常年不休,有很多志愿者在那里分类。”说着,她随手拿起一个瓶子向我介绍:“一个矿泉水瓶子,它的盖子,和环扣与瓶子的材质是不同的,还要把它用工具分开,这个工作由环保站的志愿者做,平时一般都是银发族,周末的时候还会有教师、医生、律师、企业家、学生一起去做回收和分类,大家都喜欢去环保站,在那里大家都很开心。”

  “那分类后做什么呢?”我更好奇了。

  “分类以后么,就可以做成很多东西的。比如塑料瓶可以做成柔软的毛毯、围巾、袜子、帽子、衣服、裤子。这些物品我们还会用来做救灾物资。”

  “垃圾做的衣服,有人要穿吗?不会有味道吗?”我很疑惑。

  她认真的说:“我的回收,可是高科技回收,做出来的东西品质都很好,很多人都爱买。”

  “真的哦,好厉害。”我不禁赞叹:“阿嫲,你们能这样做真的很了不起。可是现在我怀孕了,等我将来有时间,一定也要参加你们的活动。”

  阿嫲笑着说:“参加环保,不一定要有很多时间,也不一定要到环保站。在家就可以做环保。”

  “在家怎么做环保呢?”我好奇的问。

  “在家可以做垃圾分类呀,每天的厨余、塑料制品、铝罐、报纸要分类好。厨余一定要回收到垃圾车,家里的塑料瓶则可以放到附近的回收点。这样就可以减少每天对地球的污染。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环保呀。”

  我说:“阿嫲说多真有道理。真没想到,我身边有那么多人在做垃圾回收呢。”

  阿嫲说:“是呀,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年了,以前理解的人很少,现在做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都想通过自己的行动,加入到这个环保和慈善的活动中来。留一个清净的环境给我们的子孙。我退休以后做环保,感到身心没烦恼,生活又充实有意义。我要当地球的志工,用鼓掌的双手、做环保、护大地。”

  那天我把阿姨送走后,回想阿姨说的话。心想,那时我网站上,看到很多关于地球被污染,生态被破坏的宣传片,也知道塑料、电池、工业污染对地球的影响。我小学的时候就看过一次儿童画展上,一个获奖的作品是,我为地球妈妈洗个澡。那时看过这张画,我就至今难忘。看来从九几年开始,大家就意识到了环境保护的重要性,可是随着时间推移,看到的都是呼声,大家对环境,对健康充满了危机感,越来越忧心忡忡,却不知道如何从自身下手,积极开展行动。

  听了阿姨的分享,我突然意识到一个瓶子,埋到土里,过了50年还是一个瓶子,然而回收再生后,却能拥有崭新的样貌,同时对地球有所贡献。曾经消极的情绪,可以变成积极的行动,这是一件多有意义的事情。

  与其埋怨和担忧,为什么不参与到爱护环境,保护地球的慈善活动中来呢?

  于是我也开始把塑料瓶放进挂在栏杆上的袋子里,成为积极的环保参与者。

  后来我通过电视宣传片,我看到了台湾高品质的回收制品,其中有:围巾、毛毯、T恤衫、外套、裤子、帽子、睡袋、灾区、潮湿地区可以使用的折叠床,LED太阳能包、LED太阳能帽。9个瓶子,可以做一条围巾,12个瓶子可以做一个布袋,20个瓶子可以做一件夏天的T恤,31个瓶子可以做一条小毛毯,61个瓶子可以做一条大毛毯,80个瓶子可以做双层夹克,140个瓶子可以做一个保暖的睡袋。

  这个小小的塑料瓶,经过一连串互相陌生而又充满爱心的手,最后变成了高品质的用品,这些物品在救灾中发挥了强大的作用,再次回馈社会,真是一次充满创意而且奇妙的旅行。

  环保在台湾,已经成了可循的体系,而它也得到了台湾居民的积极响应。

  台湾的人口是2300万,相当于上海的人口,而这其中有就有6万人在长期做环保,一些环保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不打烊,很多白发苍苍的老人,常年在环保站义务分类垃圾,他们脸上大家能到付出的喜悦、奉献的快乐。他们同心协力爱护地球、造福人群,用鼓掌的双手做环保。

  2013年我回到上海,离开上海多年,这里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志愿者、环保蔚然成风。现在我也是社区的一名环保志愿者。我永远记得台湾阿妈对我说的话:“人人都可以做环保,要为地球尽一份力。”所以我愿意放下自己的偏见、走入人群、从最简单、最踏实的捡垃圾开始,用鼓掌的双手爱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