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珍惜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岛上书店》读后分享

作者:刘丽斌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7-9-11

字体:【大】【中】【小】

  WDCM上传图片

 

  爱书人都曾有同一个梦想:做一名图书管理员或者远离尘嚣开一家安静的小书店,向需要的人推荐自己心领神会、摩挲品读过的书,交三三两两林林总总的朋友,雨天捧茶读书、雪天围炉论文,这一定是任何网上书店都没法给予的华丽体验。就像书里说的:无人为孤岛,一书一世界。

  《岛上书店》描述了一个自私刻薄的书店老板亡妻之后郁郁寡欢、酗酒度日,收养被弃女婴后重新振作并找到真爱的故事。因为这个小生命的出现,与书店老板性格迥异的其他交互人也都有了鲜活的改变,慢慢变成你想要交往的朋友的样子。乐观大方的艾米,风流幽默的丹尼尔,憨厚睿智的兰比亚斯警长,恬静倔强的伊斯梅,当然还有那个在书店和众人的关爱里长大的小孩玛雅。意外的结局是岛上书店未因老板A.J的不幸去世而垮塌。由于他一直以来对周遭富有人文关怀的包容、体谅、施予、引导、感染和影响,小岛居民的精神家园得以在爱书人的掌心不断延续。

  小说和人生相比,也短、也长。书店老板A.J和他的前妻最接近文艺青年的形象,他们学识渊博(双双博士在读),因为恋爱中的一拍即合就毅然放弃学业回到女孩的家乡——一个交通不便的小岛,任性地买地买房,开一家只卖自己想卖的书的书店。“人既不是长篇小说,也不是短篇小说,而是人生作品集。有很多文章,有些好,有些一般,有些比较差劲,都没关系。就像人生经历的酸甜苦辣,有些事情让你开心,有些事情让你悲伤,悲欣交集,这才是真的人生。” A.J是典型的“文艺癌”强迫症患者,他和前妻有生之年接力创造了岛上书店,岛上书店也注定由此鲜活一代代小岛居民。

  小说文学色彩浓厚。只有爱书的人才写得出、看得懂这样的小说。作者开出的私人书单贯穿小说始终,分篇章罗列了大量与故事情节相关联的书名和作家,“炫耀”自己的博览群书,但更多偏向短篇。这一方面确是布局行文需要,因为人生如戏也像历史不断轮回、重复,会有惊人的雷同;另一方面时刻给读者营造书架间穿行的存在感和真实感,让人也不禁想去看看这些故事。读书少,经典小说的情节、角色记不清楚的人读起这本书真会有些不知所云、暴殄天物。小说中谈到阅览新方式——电子阅读器,以及互联网对传统纸质书和书店的冲击对选书、读书模式的颠覆。更黑色幽默地描述了岛上书店精心举办的读书会上,“假作家”签售完扬长而去后,畅销小说的真实作者款款而来的萧瑟凄凉,反讽了出版业潜规则的荒谬怪诞。

  小说不免探讨人性。从多个章节拼凑还原的未婚妈妈——名校学生女读者——求援、“被交易”、托孤、自尽的戏剧化情节,使用了电影蒙太奇闪回手法,着实使人难忘。这个角色从未在小说中正式登台、笔墨也不多,却列齐了人生之“负面清单”:穷困潦倒、孤立无援、被始乱终弃、被忽略无视。这与书店老板A.J“人生陷入僵局、心中一片荒岛”的孤独何其相似?只要有人需要你,你就不能把自己搞的一团糟!人的自私本性让我们需要爱,也让我们付出爱。为了照顾这个把未婚妈妈逼入绝境的小宝贝,书店老板A.J的人生拉开渐入佳境的序幕:不得不与人交流,向人求助;会做新的尝试,会开始新的学习,会交新的朋友;对社会、对人生、对身边人开始有新的看法,而这些看法往往是与人为善、温暖人心的。

  其实这算不上是一本“好”书。故事情节是单调稀薄的,人物是木讷古板的,叙事框架是老式矜持的。看前面还不至于鼻子发酸,看结局却让人惆怅惋惜。小说里每个人的生活都近乎于我们现实的生活,平平淡淡,缓缓道来。时时心有所动、欲罢不能。被它温情治愈过的我们应随时准备、并保持期待:突如其来的某个人,某件事带来你人生的重要转折,激发人性隐藏的正能量,进而去更好地改变自己和身边的世界。

  人不是孤岛、书总在漂流。人与书的任何一种惊艳相遇都值得被珍惜、被珍藏,就象两颗流星交会时互放的光亮,暖了手、暖了心、暖了天下。

  (中共闵行区委统战部 刘丽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