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忽如归》

作者:杨匡汉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7-9-7

字体:【大】【中】【小】

  WDCM上传图片

 

  老百姓常说:谁家没有个春夏秋冬?然而,在20世纪特殊的历史时段,在内忧外患、两岸对峙的情势下,有多少家庭、族群承受着颠踬顿踣的命运。作为一个典型特例,戴小华在新作《忽如归》(上海三联书店2017年版)中,以戴氏家族的记忆,直面惨淡的人生,正视淋漓的鲜血,展示了鲜为人知的悲怆故事。家族成员的生命轨迹和喜怒哀乐一一跃然纸上。我以为,一部成功的纪实或虚构的作品,应当具有四个维度,即历史文化的维度、生命体验的维度、神性思维的维度和艺术上返朴归真的维度。小华这部作品,正是朝着这四个维度交叉并进,感人肺腑,且怀抱嵌奇,吐属磊落,有大悲悯,大情怀,心灵的大归宿。

  毫无疑义,《忽如归》是一部充满历史感的作品。历史意识不是抽象物。历史的本质是时间。作为作家,戴小华生活在历史——时间里,作品也始终没有跟作家本人的“历史存在”相分离。而“因果勾连”的历史,也在“史实、史识、史德、史笔”合拍的情境中被叙述出来。我们看到,戴小华在大历史观支配下具有一种时空纵横的整体性关照和书写。她对那段荒诞的历史,抱有深细开掘、严肃实证的态度;她在恢复历史真相的过程中,体察世道人心,而不下轻率的断语;她对历史有理解的同情,而不是大词高论满天翻飞;她又在围绕着一个“文化的人”和可感的“历史的人”中遄飞笔墨,并采取了求思想性、精神性而非仅仅是文学语言和形式装饰。她对历史,对先贤,是一种敬畏、谦卑的心态。而这一点,正是当今一些年轻写作者所欠缺的。

  《忽如归》还体现了戴小华的风格化写作。丝竹乱耳,累牍劳形,但在跌宕起伏的黯然神伤之际,复有旭日喷薄光鲜般的眉英。离散无处,彭殇俱往,她让你感受诚信的足贵;桂折椒焚,玉碎珠沉,她让你体会什么叫梦的呼唤;备尝世味,始识疏狂,她让你一起纵浪大化之中。古希腊悲剧有言:智慧来自苦难。今诗人舒婷有云:痛苦使理想光辉。戴小华坦承:虽然在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历程中遭受许多磨难,但仍然觉得很幸运。因为她相信,那个协助着、推动着,能让所有的困难都迎刃而解的力量,就是强大的“爱”的力量。戴小华是值得信赖的理想主义作家。

  末了,我要道一声:谢谢沦州的好女儿戴小华!谢谢她为中马文化/文学交流作出的新贡献!谢谢她为世界华文文学奉上了一束“史——思——诗”的奇葩!

  2017年9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