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家园

作者: 王蒙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7-3-10

字体:【大】【中】【小】

图像

 

  读罢《忽如归》,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相信戴小华写它时更是内心激荡。家园,对于她来说,是故土,是亲人,是国家,是心灵的归宿。梦里家园,更加深情乃至带几分悲怆了。

  这本书,让我重新认识了一段历史,一个老乡,一个家庭,一个友人。

  一段历史。今天的两岸关系,来之多么不易!小华的大弟戴华光,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台湾著名的“人民解放阵线案”(又称“戴华光案件”)的主角。他曾因从事“宣传和平统一,避免民族分裂”的活动,而被台湾当局判处无期徒刑!据台湾“法务部”的报告显示,在长达38年的戒严令期间,台湾有14万“白色恐怖”的牺牲者。可以想见,在这段漫长的岁月中,多少父母亲人流泪忍痛,多少家庭破碎解体,多少有识之士奔走呼吁。这段惨痛的历史,正如小华所说:“‘爱国’在那个时代是个很痛苦的词。”说时太沉重,但是我们难道不该记取吗?

  一个老乡。我是河北沧州南皮县人,与小华是老乡。认识她多年,零零星星从她口中得知一些她的身世,但从没有像这次,了解得这么全面。小华是一个非常重乡情的人。家乡落后,她从不嫌弃,乡亲们土,她也不见外。她在家乡做过许多善事。干起事来,特别认真。提到两岸关系,她总是旗帜鲜明地拥护统一,乐见人民幸福。所以她在母亲遗体回葬故土遇到困难时,才得到了祖国大陆那么多人的帮助和支持,简直可以说是创造了闻所未闻的“奇迹”!

  一个友人。早在二十五年前,首次在天津的一家比较一般的旅舍的前厅,我见到了小华。她鹤立鸡群,风采卓越,同时她说说笑笑,健康明朗,与大陆各行各业的人士接触起来毫无隔阂。后来有一次我们加上柳溪共回故乡沧州,交流起来也方便得很。现在终于明白了,她是以对待梦里家园的态度对待大陆的。她过去是现在也是中华的女儿!

  一个家庭。古人云: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小华的大弟戴华光就是一位慷慨悲歌之士。他性格刚烈,以天下为己任,曾是搅动台湾社会的一个先锋分子。他在绿岛监牢中受难逾十年,身为无期徒刑政治犯,在狱中还打抱不平,曾两次踢破监门,多次被关入逼仄阴湿黑牢。他的身体一度损害到了死亡的边缘,给家人写下了绝命书。在忍受身心迫害多年后,他回到河北沧州故土,小本经营,安定美满,依然乐善好施。我深深地祝福他!

  从小华和他的大弟华光身上,我看到这个家庭的性格。父母一生虽然聚少离多,但对孩子的影响,却是积极正面的,是助人为乐,是仁爱众生,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能够培养出这样的儿女。尤其是小华对母亲的描写,深深打动了我。她在丈夫多年无音信、儿子生死未卜的日子里,终日煎熬,以泪洗面,却始终坚强、善良,担起了全家的重担,令人感佩!

  好人好报。

  祝贺小华的《忽如归》出版,请作者接受家园的父老兄弟姊妹的欢迎与祝福!

  (本文为《忽如归》序。戴小华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