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创故事】放下电脑背起包,一个台湾创二代的青创时光

作者:王倩 程娟娟  来源:上海市台胞服务中心   发布时间:2018-4-29

字体:【大】【中】【小】

  WDCM上传图片

 

  他叫张志麟,1985年出生的台湾男生,现任长威实业有限公司的副总,父亲1997年到广州从事箱包出口生意至今,张志麟被称为创二代。

  卡位

  故事还要从张志麟的父亲说起。1997年,两岸开放探亲十年之后,此时的大陆是台商创业最为活跃的时期,他们用一支皮箱的胆魄书写着一部辉煌的创业史。张志麟的父亲适时的抓住了时代所给予的机缘,勇敢地挺近当时台商最为活跃的珠三角,努力开拓事业的基石。从无到有,以少积多,像所有创业者所走过的路一样,张家事业的雪球越滚越大,拓展的脚步也从珠三角横跨到了长三角。

  在中国人的意识中,家族企业终归要由子女继承才不枉一世的心血,张家也是一样。十年前,在台商中流传着一个词叫“卡位”,台商们有意让子女早早来到大陆,或是读书,或是提前熟悉环境,为的是将来能在这个市场早早占有一席之位。作为张家唯一的儿子,张志麟就是这“卡位”大军中的一员,此时,他“卡位”的地点是广州的暨南大学。

  像每一个青春叛逆的小孩一样,起初对于父亲提议到大陆来读书,张志麟并没有点头答应。他坚持考取了高雄海洋科技大学的电讯工程专业,但是一年之后,张志麟就改变了主意,“我到这边来,可以看到更多元的东西,看到不一样的人。”

  果断结束了台湾的学业,张志麟重新申请了广州的学历,从一年级开始,学习软件设计,“高中就对软件有兴趣,所以大学我都是做计算机类的。”大学期间,张志麟和很多同学一起,参加了校企合作的部分,一边学习,一边给合作的企业设计软件,这段经历为张志麟今后的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大学毕业的张志麟像很多台湾男生一样,回台湾服了兵役。离开后的两年,张志麟再次回到了大陆。

 

   WDCM上传图片 

  延续

  服完兵役的张志麟,面临着两个选择,回到软件业还是回到父亲的公司?“那个时候犹豫的原因是台湾软件业的环境不是太好,就是有点饱和,所以你不容易找到一个好的工作。”最终,张志麟还是决定回到父亲的公司,从最基础的业务助理做起。而此时,张家的生意也从珠三角拓展到了长三角。

  上海,无疑对所有的年轻人来说都是最具吸引力和爆发力的一座城市,在这个充满了竞争与创造的地方,头顶父亲的光环,肩负血脉传承的使命,每一个让人羡慕的二代身后,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心路历程。

  “现在的竞争会更多,我父亲来的时候是台商的辉煌,但是现在过来的年轻人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差别了。”身为企业的第二代,张志麟很清楚自己的优势,父亲用十几年的时间帮自己拓展了一个稳固的市场,无疑,相对于那些初创者来说,他先行的不止一步。但是如今的大陆再也不是父亲当年创业时候的环境,这里的年轻人更敢想,更敢做,他们的机会也就更多。

  张家的企业一年前搬到了上海“慧高·光创园”,在这个海峡两岸首个由台商成立的创业园里,50位老台商坐阵当导师,而张志麟最喜欢的就是坐在这些师傅中间,听他们讲过去创业的故事,听他们分析目前的创业形式,也听他们预测未来的市场布局。光阴流转中,时间再一次将创业的大旗交给了面前的这些晚辈手中,而等待他们的会是一个怎样的布局?未来谁也说不清。但是老台商们总是相信,“爱拼才会赢”的精神终究还是会移入下一辈的血脉,他们能做的就是手把手的扶他们上马,然后再送一程,再然后就看他们自己的了。

 

   WDCM上传图片 

 

  创新

  “创新”是这个时代使用频率最高的词汇之一,尤其对于传统产业来说,就远远不止一个概念那么简单,关乎到更长远的发展。对于张志麟这一代的青年创业者来说,“创新”是时代的选择,也根植在年青人特有的血性当中。“一开始什么都不会,慢慢接触,做加工出口的部分”,像很多企业的二代一样,张志麟需要从头学起。渐渐地,张志麟开始有了经验,他也从学习逐渐转为更多的探索。“只做这一块会不会不好做,因为工厂成本越来越高了,我就在想要如何产生我们自己本身的价值?”张志麟在光创园组织的一些活动中曾经结识了一批做文创的青年人,他发现这是一批有想法的年轻人,他们可以设计出很多有创意漂亮的图案,但却缺少销售的通路。“我们在市场有资源、生产也有资源,创意的话为何不把他融入进来,推销给国外的客人。”张志麟把自己的想法说给父亲听,父亲示意儿子可以试试看。得到父亲许可的张志麟有了前进的动力,开始和这些文创青年们展开合作。

  光创园里,这边的设计刚刚出炉,那边张志麟就已经接洽到相应的客户。“例如客人说我想要一些原住民图腾的东西,各个地方原住民的图腾都不太一样,我们就要一直搜集一直搜集”。张志麟说,在众多的图案中,客人不仅要反复的挑选图案,还要调换颜色以及其所能够应用到的材质上。这样反反复复地调整,就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做生意更是如此,

  “国外设计师的眼光跟我们不太一样,一开始的时候也是蛮困难的。”张志麟说,全部的方案都被否定是常有的事,东西文化的差异在一个箱包的身上被强烈的凸显了出来。看到问题的张志麟开始找大家商议,如何能够更好的融合?设计师们也开始研究更多元的设计元素,把国外设计师的方案找过来反复的琢磨、学习……这期间的坚持和耐心让年轻的团队得到了更多的历练,而被认可的方案也变得越来越多。

  对于读了四年软件专业的张志麟,放下电脑背起包,这一行业的跨度似乎隔着千山万水?但是张志麟却并不这么认为,他说,“看起来好像和箱包差别很大,但本质上是差别不大的。”张志麟说,上学期间和企业合作进行软件开发时,常常要了解客户的想法,然后再不断地修改,直至客户满意为止,这一过程和箱包的销售渠道是一样的。比如自己提供很多的样品,然后跟客户不断地沟通,再根据客人的意见提出修改,最后直至客户满意,订单完成。而这其中唯一的不同,是软件没有任何变通的可能,但是现在的设计却可以更多的脑力激荡,在不断地变化中和更多的产品结合。

 

   WDCM上传图片 

 

  2017年9月,在光创园里的张志麟正在和另外一位台湾青年合作新的项目,“他想要开发产品,我们正在沟通,这对我们是全新的尝试,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试过国内的市场”。张志麟说,父亲的箱包生意一直是在国外市场发展,现在有了机会可以挺近大陆市场,他当然不想放过,“因为国内的市场很大。其实我们也很想进来,但是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做”?现在机会来了,大家年龄相仿,有了资源就互相沟通,张志麟觉得这样挺好。

  张志麟说,自己不是一个留后路的人,留了后路就没有责任感,人应该把心放在当下的事情上。从选择回到公司那一刻起,他就下定决心,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