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两岸情缘

作者:沈玉明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8-2-7

字体:【大】【中】【小】

  一九六六年,我随上海支边青年的大军,17岁就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支援边疆建设。三十多年的边疆生活,艰苦而又绚丽多彩,我从当初的放牧工,到机车驾驶员,后又成长成为连队干部,中共党员。

  一九七三年,在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我学会了多种艺术技能,既给大家送去了欢乐,也收获了我的爱情,从舞台上的“夫妻”学毛选,演变成了现实生活中的伴侣。随着两个“丫头”的先后出生,给我们的小家庭增添了无限的欢乐。

  一九九二年,大“丫头”顶替落户上海,读技校,毕业后在天钥桥路一家台资海鲜楼上班,结识了同在单位的厨师长黄先生,两人日久生情,谈婚论嫁。当时尽管我们还都在新疆上班,立刻请假回沪相毛脚女婿。他人很诚实,对我们也孝顺,在厨房这方面的一技之长,是个不错的小伙。几天后,亲家从台湾打来长途,征询我们对婚事意见,我们表示:亲家必须来沪参加婚礼。是孩子的单位为他们隆重地操办了婚礼。

  一九九七年,外孙女的降生,让小两口顿时手忙脚乱,不是今天感冒,就是过几天拉肚子,他们急忙向我们求援。正好这年小“丫头”考入上海的海洋大学英语外贸系。为了两个“丫头”,我们决然提前退休回沪,即兼顾了“小丫头”读大学,也有空带外孙女“萱萱”。孩子健康成长,一头长乌发,常被误解是假发,小嘴又甜,“爷爷”“奶奶”地叫,再累心也甜,小家伙从小知道心疼我们,出去总是自己跑路,不让我们抱着走。也是“萱萱”帮我戒掉了几十年吃香烟的习惯,身体强壮起来,体质也增强了。

  一九九九年,女婿辞掉了工作,自己在吴中路上开海鲜楼,很多台湾朋友来捧场,生意开始红红火火,但是他们因没做过生意,缺少经营理念,所以朋友来了就打折,有的朋友消费后连续记账,三年下来,出去昂贵的租金等其他费用,并不赚钱。记账一万多元的人一跑了之,饭店只好关门,全家回台湾生活。

  “小丫头”大学毕业一年后,经台湾朋友介绍,结识了在昆山台资企业任经理的廖先生,两人一见钟情。于2002年在上海结婚,由于小女婿每年工作调动,从昆山到青岛、郑州、合肥、北京等地,小“丫头”每年忙于搬家,生活不太稳定。直到2009年,女婿买断工龄后,他们在沪有了自己的公司,主要销售台湾出产的造雾机。两人分工合作,干得开心红火,每年回台湾过春节,小“丫头”总是提前跟我们学烧几个小菜,回去给婆婆露一手,人勤嘴甜,深得婆婆疼爱。

  “萱萱”在台湾,秋季开学就读大三了,学的企业管理,遗传了她爸的基因,做得了一手好点心。会烧小菜,孝顺老人,经常和我们视频,把作品传给我们看,讲述她儿时和我们相处的往事,还说毕业后想到上海发展。

  两个“丫头”的台湾情缘,拉近了我们的两岸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