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上海有缘

作者:王俊得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8-2-7

字体:【大】【中】【小】

  我与上海的缘,其实最早可以追溯到我的童年时代。爸爸在故乡虎尾教了20多年的小学,有个相交甚笃的同事好友徐老师。徐老师是上海人,1949年来台教书之前曾在上海踢过足球,因此他也在学校里担任教练,成为我的足球启蒙。徐老师身材中等,体格健壮,认真中不失风趣,讲着一口字字分明的上海国语。 1970年代末的某一天,台湾的电视新闻透过外电,深入报导了上海的现况,印象中除了外滩、黄浦江、外白渡桥这些地标之外,就是一些街景交通和市井生活。影片中有人在弄堂门口刷牙洗漱,有人把脸盆的水往屋外泼,画面呈现的是个悠然閒适的上海早晨。想不到播出后不久,徐老师就骑着摩托车匆匆来访,迫不及待地告诉爸爸说,电视里那些在弄堂洗漱泼水的人, 就是他失散30年的家人。他讲着讲着就开始呜咽流泪,原本风趣开朗的他,一下子全变了一个人。当时我大概是国一左右的年纪,看到这幅景象深觉震撼。两岸分离的苦我未曾经受,那一刻却在上海人徐老师身上,以这样的形式在我面前上演,令人鼻酸。 我一直以为徐老师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上海人。多年之后我才从阿嬷那里得知,她弟弟在抗战之前独自到上海打拚,认识了个上海小姐结了婚,后来一起回虎尾小镇定居。阿嬷说我这位上海舅婆学了闽南语,虽然不甚标准,却也能跟他们閒话家常,不过讲话总是哇啦哇啦的。我有个上海舅婆,而我却毫无所悉,连一点印象也都没有,不晓得她是否也跟徐老师一样,思乡慕亲,暗自垂泪?

  后来搬到台北,念台大外文系,兼了个家教,学生是青春期的三姐妹。爸爸金先生是上海人,1949年之前家族在上海做纺织,纺织厂迁到台湾后不久便子承父业。这位金先生身形消瘦,背影微驼,难得见上一回,总是木讷寡言,在疲态中行色匆匆。 及至我台大毕业,服完兵役,赴美留学,才又在异国跟上海人有了接触。这回的上海人是新一辈的上海人,都是我在美国大学兼任中文助教的同事,初次见面,格外新鲜。一个姓姚,復旦歷史系毕业,研究中国妇女史,身材娇小,讲话慢条斯理,字斟句酌,是个沉稳有思想的学者型人物。另一个姓沈,华东师大毕业,想考美国驾照,我热心教她开车,却在一次停车时她误踩油门,路桩卡进车底,导致油管破裂,最后车子报废。 两个新上海人,朴素低调,诚恳实在,徐老师的上海国语,也在她们俩身上依稀可辨。 而多年之后,我居然跟我舅公一样,也在上海觅得一个美娇娘。人生的转折,有谁说得清呢?

  在北京读书两年后,到上海工作。一个在上海的台湾前辈曾说:在上海,从前大陆人看到台湾人,会说「来做生意的吧?」过几年后变成「来工作的吧?」再过几年后变成「来找工作的吧?」台湾人从台商一路变成现在的台流,道尽了繁华与没落的变迁。不久前在内蒙古飞机场,飞往上海的航班延期,身旁坐着三个浓厚台湾腔的同胞,都是在上海做生意。他们问我在上海待遇好吗?我说了一个数字,三人点头称赞「挺不错的啊!」我苦笑,我的大陆朋友们听到这个薪水,总是皱眉思考了一下:「研究生毕业啊?这个薪水……不算好,勉强还行吧。新人嘛,刻苦点吧。」大陆朋友眼中不以为然的薪水,竟成为台湾人口中「挺不错」的收入。 几个台湾商人说,现在他们的公司都喜欢用台湾人。为什么?因为薪水不要求,又愿意加班、跳槽率也低,比大陆员工还「好用」。他们说:「你知道吗?现在三万台币就可以找到有好几年社会经验的台湾员工,还是台清交的!」另一位说:「什么三万?两万多台币都有很多人愿意来上海!」为什么?就为了以后的发展啊! 我没说话了。我想到我的大陆同事最常问的问题:「你为什么要在大陆工作啊?为什么越来越多台湾人爱往这里跑?台湾住着多舒服啊!」我总回答得很官方:「因为机会多啊,台湾小嘛。」和我一样漂在上海的台湾朋友说:「当然是为了钱,还有什么原因?如果在家乡发展好,谁没事离乡背井?」 在大陆两年多,从北京到上海,我和很多很多大陆年轻人交流过。很多人不懂为什么台湾人爱往外跑,在他们看来台湾很好,生活质量好、安稳,不如大陆浮躁忙碌。 上海是个美丽的城市。外滩灿烂,淮海路繁华,时髦的漂亮妹子踩着高跟鞋,新天地有无数西装笔挺的外国帅哥。然而这个城市最让我有感触的,是一起在这里奋斗的台湾人。 和北京不同,我在这里数次踫到同胞,大家一见面总一起念叨着台湾的好:「空气好、医疗好,还是台北舒服,上海的物价要怎么活啊……?」念叨完后,还是继续留着,打拚着。 现在台湾人在上海,已经远不如以往风光。很多人抛家弃子来这里淘金,失败了仍不甘心回去,成为「台流」;很多人都是领着一份平凡的薪水,就为了一份「可能会更好」的机会。 前些日子生了病,大陆不同于台湾,花了一大笔钱。在医院时突然大哭,想起台湾前辈说过:「生病时才明白台湾的好。」我以前怎么这么不知珍惜?

  这个城市很残酷,很昂贵,一直不缺人才。让我有点明白了那么多台湾人一边念着台湾好、却仍独自在上海打拚的原因。很多时候就是为了争口气、不甘心空手而回、就是为了一个有些遥远,但只要努力,或许就能达成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