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系足球

作者:周天柱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7-7-17

字体:【大】【中】【小】

  我不知你是不是铁杆球迷,但不管是谁,哪怕你有幸去一次“硝烟弥漫”的绿茵球场,亲耳倾听山呼海啸般的球迷呐喊,那响彻穹宇的强大震撼力,绝对会使你热血沸腾,将你的整个身心融入这黑白相间的神奇足球。回放半个世纪流逝的时光,社会的时尚千变万化,可痴迷足球始终是我的最爱。

  没想到小学的启蒙教育,最先入门的竟是广场球赛。下午放学铃声一响,一群欢天喜地的小球迷夺门而出,直奔广场;找来砖石,脱下上衣,左右一摆,便成球门;赤膊上阵,撒腿飞跑,踢得好欢。为了尽快提高球技,免费球赛自然每场必看,但天下哪有这么多白吃的午餐,看球不成,那年代工薪家庭又哪有电视?惟一的企求,便是拥有一台矿石收音机,大赛听球解渴,好好过一把球瘾。

  依现今的眼光,这一土得掉渣、低得不能再低的要求,可在当时称得上是一项“宏伟计划”。为免母亲生气,践行只做不说,每顿早餐,悄悄减半,积少成多,一学期从牙缝里抠下的钱,竟够买齐一台最简易的矿石收音机的所需零件。清楚记得,整整七个夜晚,按图索骥,挑灯夜战,当耳机中传来嘹亮的《国际歌》声时,第一感觉是我成了全世界最富有、最幸福的人。

  谁料一机得手,却因福得祸。那天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晚上现场转播中国与匈牙利国家队比赛。放学急急回家,赶完作业,匆匆几口,扒了晚饭,早早爬上搁楼,钻进被窝,打开收音机,戴上耳机,好爽啊,这里可是我的神游世界。开球哨音一响,凝神屏息进入角色。突然传来震耳欲聋的一阵欢呼,球进了!中国队率先攻入一球。球场狂热的气氛强烈地感染了我,竟忘乎所以,伸臂高呼,两脚一蹬,只听咚的一声,脑袋狠狠地撞在搁楼顶上,两眼直冒金星,痛得哇哇大叫,一个侧翻,竟从搁楼上滚了下来,一眨眼就重重地砸在哥哥的床上。好在那天哥哥未在,要不后果真不堪设想。

  上初中疯迷足球更是神魂颠倒。中国队冲击世界杯,遭遇西亚“恶狼”科威特的阻拦,中科大战一触即发。那几天,我咬咬牙,砸了泥制储蓄罐,捧出多年积蓄的全部零用钱,一分一角数来数去,最高值仅18元2角。就这一点钱,哪够呀?再便宜的去北京的火车票,来回也得40多元,外加食宿、球票,少说要花50多元。左思右想,惟一可行的方法,只有忍痛割爱,去集邮市场,出让几本心爱的邮册。好不容易凑足了钱,二话不说,周末星夜登上北上列车。

  真想不到列车上处处是球迷,这里成了名副其实的“球迷专列”。素不相识的人们以球会友,谈球、侃球、聊球,一夜未眠。次日傍晚抵达首都,下车就直奔北京工人体育场。此刻离开赛仅2个多小时,哪里还觅得到一张球票?!好在此时场外有的是东南西北无票球迷,大家手拉手,唱啊,跳啊,场内一声叫好,顿时引来场外一阵狂欢,那狂热的场面,好象中国队已夺得世界杯冠军。

  当裁判吹响终场哨声,中国队一举击败中东宿敌,球场内外即刻成了欢乐的海洋。那晚夜色迷人,我扯破嗓子,声嘶力竭地与众球迷叫啊,笑啊,唱啊,无意中摸到裤袋内车票,呀,离回程列车开车的时间仅一个多小时,一阵风似地冲到车站,刚跳上车,列车就缓缓启动。此时摸摸正唱空城计的肚子,强烈的饥饿感提醒我,竟整整30多小时未食未眠。

  那一届亚洲杯在家门口举行。中国队决赛,恰逢我在远郊开会。会议结束,告别晚宴必不可少。为提前离席,及时赶回家中看球,虽不胜酒量,却斗胆主动请缨,仰脖自灌五杯。好不容易熬到司机送我回府,跌跌撞撞敲开家门,甩鞋跳到沙发,打开电视才看了几眼,忍不住的浓浓醉意频频袭来,头一歪,竟横倒沙发呼呼大睡,等到一觉醒来,早已红日高照,气得捶胸顿足大骂自己是“伪球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