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鳝与田螺

作者:周天柱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7-7-17

字体:【大】【中】【小】

  刚到李家坝朝阳生产队,知青点起居匆匆安置好后就忙着出工。第一天的农活至今仍记忆犹新,跟随黄队长挽起裤脚管,扑通扑通下水田插秧。我手拿一把秧苗,刚淌水走到指定地点,还未弯下腰开插,突然感觉到被脚淌混的水田里有东西在慢慢挪动。睁大眼睛仔细查看,吓了一大跳,一条水蛇样的动物就在脚边游动。此刻我全身神经绷紧,浑身骤起鸡皮疙瘩,条件反射般地向后挪动几步,与此同时,不由自主大声疾呼:“不好了,这里有蛇!”“啊?有蛇?我来看看!”黄队长边说,边快步溅着水花冲了过来。当我指着“水蛇”请队长过目时,他定睛看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小柱子呀,这不是水蛇,你们江南一带管它叫鳝鱼。”高中毕业的黄队长有文化,开腔谈吐不凡。“不会吧,江南的鳝鱼比它细小得多,再滚肥的鱼身直径也不过1至2公分,长最多20、30公分。可你看,它足足有5公分粗,长约半米,简直成了‘鳝鱼精’了。”“你说得对,它就是‘鳝鱼精’。我们这里与江南最大的区别在于世世代代从不吃鳝鱼。”“鳝鱼味道鲜美,为什么不吃呢?”我不解地问。“鳝鱼可吃?!”队长瞪大了眼睛,一百个不相信,“除了鳝鱼,田螺贵州人也不吃。你们已来队里好几天,应该看到小河里的田螺长得比拳头还要大吧?!”队长说着说着,就将话题转到了田螺。我在上海爱吃螺蛳出了名。来队里第一天,在河边洗衣服时,就发现比我拳头还大的“螺蛳王”比比皆是,深为震惊。随手捞了几只,把玩一番后,又扔回河里。

  “鳝鱼精”与“螺蛳王”的先后发现,激起了我浓厚的兴趣。营养丰富的食材俯拾即是,却世代无知弃之如敝履,岂不太可惜、太浪费了。但真想要移风易俗,变废为宝,又谈何容易?!俗话说万事开头难。我们商定第一炮先摆一局别出心裁的“鳝螺宴”。

  那几天傍晚收工后,知青户三人做了明确分工,老大赶回家做饭;我去摸田螺;老三抓黄鳝。田螺、黄鳝只要曾孙辈的。祖父辈、父亲辈的肉质太老,不够肥美。三天出击,硕果累累,家里的2只洗脸盆各养了大半盆的田螺、黄鳝。也巧,第4天春雨阵阵,队里一个通知,放假一天,“鳝螺宴”得以举行。

  在我们知青户,老大在上海家里就时不时下厨掌勺,堪称资深的大厨师。我与老三甘当下手,忙着螺蛳去尾,划鳝鱼放血洗净,葱蒜姜干辣椒等配料一一准备停当。大师傅上灶像模像样,先来一个“炒螺蛳”。开油锅煸炒配料,香味一出,即倒入洗净的螺蛳,加盐、料酒、味精、糖和一小勺水,不停翻炒,盖锅盖焖烧片刻,嗒啦哒出锅装盘。一尝味道,螺蛳肉咀嚼有韧劲,口味够鲜辣。尝了一个,还想尝时,大师傅一声吆喝:“客人还未吃呢。”只得悻悻作罢。

  大师傅亮出的第二个看家菜是“爆黄鳝”。只见他手拿早已磨得铮亮的菜刀,手起刀落,将黄鳝切成薄片。锅置火上,放油烧至七成热,倒下黄鳝爆炒。随即放入姜丝、蒜片,再加几勺酱油、芡汁。“爆黄鳝”上桌,香气扑鼻。也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盛邀的生产队黄队长,仓库保管员陈大炮,邻居黄大伯、李木匠及李大嫂等,像事先约好似的穿梭走进小木屋。“老大呀,你在忙什么?菜炒得好香啊。”大嗓门的黄队长一进门就大声嚷嚷。“好啦好啦,菜都好啦。就等贵客上座。”老大手里端着“爆黄鳝”,从厨房走了出来。

  待宾客全都落座,各自端起盛满白酒的土饭碗,把酒言欢。待酒过三巡,宴客的重头戏拉开序幕。老大带头,提议客人尝尝自己的拿手杰作——“炒螺蛳”。可面对佳肴,黄队长与贵客们面面相觑,哪敢动手?老大潇洒来个示范效应。只见他用筷子夹起一个螺蛳,放入嘴里,用力一吮,嗖的一声,螺蛳肉就脱壳进嘴。随后一分为二,只吃前面一段紧致的肉,后面的排泄系统咬断丢弃。“好吃,好吃。你们也尝尝。”老大砸吧着嘴大声说道。可满桌的客人还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面露难色,不敢动筷。我看客人胆怯,拿起早就准备好的牙签,快速挑出肥嫩的螺蛳肉,用小刀剔除尾后内脏,将前端紧致螺蛳肉拈到客人碗里,请他们大胆品尝。在我们接二连三的的劝吃声中,黄队长壮着胆夹起螺蛳肉,皱着眉头入嘴轻轻、慢慢咀嚼,很快绷紧的脸色“阴转多云”,“咦,奇怪,怎么这样鲜美?”队长率先点赞,其他客人一一仿效,将信将疑初初品尝,再经舌头细细回味后,不禁面露喜色。饭桌上气场骤变,迫使我挑、切螺蛳肉的手势不得不加快。不一会儿,海碗碗底就朝天了。

  紧接着我们三人向“爆黄鳝”开刀。汲取尝螺蛳的教训,这一回三双筷子轮番夹菜,你一声“好吃”,他回应“真肥美”。受此强烈诱惑,黄队长的胆子也放大,跟着夹菜品尝,马上来一句“确实不错”。吃了一块,又来第二块。一大碗菜肴顿时少了一半。此时李大嫂坐不住了,张嘴叫了一声,“慢点,让我们也尝尝。”看着“保守派”砸着嘴开吃,另外几个客人干脆不客气地站起身,筷子如雨点般下来。

  这场由知青设局的“鸿门宴”旗开得胜,一举打破了朝阳村世世代代的旧风俗。此股新风渐渐吹入村庄的家家户户,黄鳝、螺丝纷纷上了食之有味的村民的饭桌,成了贫寒、困顿的农家就地取材的新食谱。知青提议要给“第一个敢吃螺蛳、黄鳝”的黄队长颁发“鼓励奖”。队长却先下手为强,年终给“开天辟地”引进美食的每个知青多记20个工分,以资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