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心象出旖旎
一一刘树人书法气象

作者:常志康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9-6-23

字体:【大】【中】【小】

WDCM上传图片

 

  由上海吴昌硕艺术研究协会、江苏省甲骨文学会主办的“平常心象·刘树人书法作品展”于己亥6月22日在上海图书馆举办,上海、江苏、温州、军队的文化艺术界、书法界知名人士沈佐平、迟志刚、汤世芬、李云龙、丁申阳、张伟生、王道云、王国贤、张先汉、孙进、晁玉奎、潘善助、张索、田文蕙、陈琪、徐建融、孙杏林、孙敏、何焕清、朱涛、卢力彬、吴国平、陈中岳、陈坚男、边国富、邓泽洲、窦芒、林松宝、钱亚军、杜晓光、吴国平、李俊、顾大风、陈光亮、蒋叶祥及书道人士300余人出席开幕仪式。丁申阳宣布展览开幕,张伟生、晁玉奎、王道云等致辞,高度评价了刘树人的书法造诣。

  徐建融为刘树人书法展览作序言并评述:碑帖合璧,拙秀并茂,五体兼备,大小由之,是军人之书也是诗人之书,在今天的书坛,应加以特别的关注。张伟生认为,他的书法显示了一个军人的气格,也表现了军人的情怀。当军旅书法家刘树人执管挥写之际,留下的字迹总是充溢着雄厚、刚猛、凝重的气格,涵容着生涩、拙朴、深沉的古趣。

 

WDCM上传图片

 

  刘小晴道,刘树人从戎之余雅好书道数十年,操毫面壁,未尝少倦。少时楷宗顔、柳并攻小楷,此亦君子图乐之道。后留意行草,由米芾、顔氏三稿上溯二王,又遍临六朝碑版及东汉隶书。在上下求索过程中又能由博返约,在书作中营造出一种拙朴自然、简静遒劲的艺术境界。欣赏他的执着和投入,不汲汲于名利,不戚戚于富贵,业余之暇沉浸在读书和练字中,在浩如烟海的古代碑帖墨迹中撷取、提炼,在艺术创作的甘苦中寄托自己的人生,这或许是他的书法能脱颖而出的原因吧。

  书法由象而能拙又入古趣,殊为不易,为多少书法家的梦寐之求,然而,刘树人做到了。正如常国武所言,他的书法根基相当深厚,而且具有了他自己擅长的、自家面目和特色的东西。他追求传统特别是古碑刻、造像类的“重、拙、大”的厚重、古拙、格调与大气,书法能达此境界,是他对中国古典文学的熟悉,如果胸无点墨,想格调高是做不到的,光有字内的功夫、临摹古人碑帖的功夫,没有字外的功夫和做人做学问的功夫是做不到的。

 

WDCM上传图片

 

  熟悉刘树人的都有一种感觉,他的谦和、含蓄、认真和求实,或许是让他在书法中融朴实、典雅、高古之风,于自然中生发出沉稳、大气、收敛有序的美学气象的原因。储云在评述他的书法时表示,书法艺术归根到底是书法表现的形式,形式又映照出书者的修养一问学态度,刘树人对金文的释解、对魏晋的把握及对唐以后诸家的吸收,容纳于心,挥洒于手,力避熟俗,创导高妙,自成了他的的书卷气色。储云的寥寥几言,说出了“道法在字外”的书法之外的玄妙。

  刘树人于书法浸淫己久,深知书法是手写的但更是心灵的东西,“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这源头是烟云阅历、文化素养之下的自然情怀。

 

WDCM上传图片

 

  与刘树人相知已久的顾大风认为,他在书坛的崛起,靠的是他渗入骨髓的传统文化素养和文人特质,是淡泊名利、无心插柳和水到渠成。

  刘树人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市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吴昌硕艺术研究协会副秘书长、江苏省甲骨文学会副会长兼书画院院长。他是有思想的书法家,对书法有独到的见解,如“中国传统文化的高境界是简单,简单又是书法的至高境界”。萧子君对他的作品有过细致评述:线条凝练浑厚不事雕琢,结构拙朴自然跌宕多姿,一如山间清泉天上白云,疾徐舒卷任笔为之,使人感觉涤尘除俗杂念全消。他曾请萧子君刻“大象无形”印章,这是他对老子语录高远内涵的理解与推崇和对书法追求的一种境界?!

 

WDCM上传图片

 

  多年前,他的字曾崇“二王”,涉米芾,又衷情汉隶、魏碑,近十余年又投目于金文。一路涉猎,喜的皆为朗逸、深厚、朴茂,也有着恣肆、浪漫与天趣,不经意间吸纳着精粹,有了萧散、虚实与达观、古意的动人气象。陈克年评析说,他的行草和篆隶,都有着一种“酣拙”的天真,或许有意弱化的提按,笔意中透出的浑厚、圆融、苍茫在端庄严正中寻找着生动与鲜活,不见大开大合的气势夺人却时可见一种随心所欲而又沉静,回味中充盈着文人气息的不激不励与不枝不蔓,简单而厚实。这是他内心“淡看秋月春风后”的心绪的宁静表达吧?!他的近期创作,形成了一种巧与拙相生的天趣,在几种书体创作中有着共性语言的符号和他自己的规律,这就是一个有成就的书法家成熟的标志了。

 

WDCM上传图片

 

  刘一闻也认为,刘树人的书法有着一种厚重刚毅的艺术风格。他的篆书旨在表现雄浑峻健的金文内蕴和寓繁于简的高古格调,通篇方圆相衔、跌宕多姿的笔意让人耐得咀嚼。隶书创作则主要从摩崖石刻中安雅自然、少有起伏的用笔结体。在谙熟于篆隶之作的基础之上,在体验别种书体时显得驾轻就熟,从容有余。这一由篆、隶而入楷、行、草的实践类式,除了方法得当以外,在创作上及审美借鉴上将有着无尽前景。

  一一这些阐释与简析,或许已可注解了刘树人平常心象中的旖旎风光吧。艺无止境,愿刘树人艺术之树常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