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是达成共识的基础

作者:陈伟 上海市长宁区劳动技术教育中心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8-11-2

字体:【大】【中】【小】

  与Rosy相识五年了,但从未谋面。

  2013年初夏,在一个关于技术教育的论坛上,大家初次相识。Rosy居住在台湾省台北市,从事手工皂制作,兼职也搞一些手工皂制作工艺方面的培训。源于在技术教育方面的很多共识,大家讨论的话题越来越宽泛,索性线下组成了一个微信群。在这个微信群中,有牡丹江、合肥、昆明、惠州、上海、台湾等国内的网友,也有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的华侨。

  微信中,大家聊得最多的,还是教育的话题,从家庭教育到学校教育、再到社会教育,每个人都乐于将自己当地的教育现状及专业发展方面的最新状况跟同伴们交流,普遍认同中华传统文化对我们的思想、行为等具有指导作用。由于群内人员众多,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信仰,所以大家也有一种默契,绝不以政治、宗教作为聊天主题。

  记忆中在2014年11月间,一次无意的聊天,激发了我和Rosy之间的矛盾,最终导致我们双双退群。那时我们正在因为合肥的璐子过度关注她3岁儿子的事情谈论自己的看法。我的观点是璐子的“关注”已经达到了溺爱的边缘,应该引起警惕;Rosy的观点是家长关注孩子并没有错。当天参与话题的人比较多,大家七嘴八舌的谈论着各自的观点,不经意间我和Rosy开始了争论,新加坡的南发现我们争论的有些激烈,就打圆场岔开了话题,邀请大家去新加坡,她可以做导游,带领大家深入了解新加坡的风貌。话题一出,大家就都附和着谈论着自己的家乡,并邀请朋友们来做客。Rosy作为台湾的代表,也邀请我们去台湾游玩,我随后说道:“台湾是一定要去的,等我到了台湾,顺便把宝岛收复了!”此话一出,Rosy再也没有说话。大约5分钟后,有人发现,Rosy退群了,大家对此都感觉惊讶。惊讶之余,有些网友开始抱怨我的言语有些过火,而我正在为Rosy有如此严重的“台独”倾向而愤怒,根本容不得别人辩解,接下来,我也选择了退出群聊。

  “退群风波”后的2个月时间里,新加坡的南、昆明的ella等都在持续地和我沟通,当然,他们也一定在持续地跟Rosy沟通着。冷静地考虑一下,我与Rosy的争论,原本就不在同一个焦点上,我们是在为了两个不同的问题在争论,实在是没有道理;至于“收复台湾”的那句话,的确在没有相互深入了解的前提下,忽略了双方生活背景对各自成长的影响,容易引起误解,而且,涉及政治问题的话题,原本也不是我们群要探讨的内容。总而言之,作为群内两个重要地区上海和台湾的代表是不可缺少的。所以大家强烈要求我和Rosy尽快“归队”。在朋友们的劝说之下,我和Rosy于2015年春节前夕,重新回到了群里。

  经过这次“冲突”,我和Rosy能正确面对自己错误的态度,得到了大家的认可;能包容对方错误的心理表现,也让大家称赞。经过这件事,我们也更加认识到,加深相互了解、正确化解矛盾是避免冲突有效手段。

  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2016年,大家已经成为几乎无话不谈的好友了。

  2017年年初,Rosy传来消息,她儿子应聘在上海的一家企业做工程技术工作,工作地点在上海市松江区。这之后,Rosy在微信群中对大陆情况的关注、尤其对上海的关注就越来越多,从开始的无意识参与话题,到后来直接询问,可以看出Rosy迫切想要了解她儿子所在地区的情况。刚开始的时候,Rosy仅仅表现出对她儿子的工作条件及工资待遇非常满意,到后来,逐渐地表达出对她儿子的生活条件、同事关系、城市环境等等,都不比台湾地区的条件差,有些甚至明确地说,上海地区比台湾地区的条件好很多,比如城市交通、移动支付等等。

  在2017年这一年中,Rosy的儿子四次回台湾休假,Rosy的反应是一次比一次坦然,一次比一次安心。2018年2月份,Rosy表示,等她女儿3月份完婚之后,她一定要来大陆看看,要了解一下她儿子的生活环境是不是真的如我们说的那样好。行程定在了4月19日至4月22日。

  作为微信群中唯一的上海代表,在上海招待群中的好友已经有很多次了,但这次Rosy来,怎么招待好台湾同胞,我还是心里没底。几经磋商,我们把会面时间确定在4月21日上午10点,地点定在了人民广场一家环境优雅的酒店,我还特意安排由我夫人全程陪同,以表示我们全家对台湾同胞的到来都非常重视。

  当日,我和夫人早早来到了约定地点,刚进酒店大门,远远看见有三个人在跟接待人员说着什么,直觉告诉我,是Rosy!急忙走上前,真的是Rosy一家三口。大家相互介绍之后,我夫人忙着征询客人的口味并点餐,我负责聊天,了解这两天他们的行程,Rosy代表全家,我们带来了台湾特产——凤梨酥。尽管我们第一次见面,但很快就没有了拘束,谈论的话题越来越多,气氛也越来越热烈了。

  交谈中可以看出,短短的2日行程,大陆的发展已经把Rosy惊呆了,她体验了高铁和共享单车,也见识了便捷的移动支付,她说:“共产党真的是了不起,看来一党执政的确有优越性”,话音未落,我就迫不及待地纠正道:“大陆不是一党执政,而是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参政的政治协商制度,大陆除了执政的中国共产党,还有八个参政党呢?”。看到Rosy一脸茫然的样子,我就详细介绍了八个民主党派,以我作为民进会员的身份在工作和生活中的鲜活事例,描述了民主党派不但没有受到中共的排挤,而且处处都得到了中共的尊重,尤其当Rosy得知中国民主促进会已经将“反映社情民意”作为会员的义务纳入会章之后,加深了她对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的理解。席间,尽管我夫人多次催促“菜都凉了,不要耽误吃饭啊”,但似乎仍然无法打断我们的交谈。五年来,我们第一次这样开诚布公地畅谈政治话题,也几乎毫无保留地发表了个人观点。Rosy也谈到,通过这两年对大陆的了解,让她更加反感蔡英文当局对岛内人民的愚弄;看到大陆高速发展,反观台湾的衰退,更加说明党派间的相互争斗,给人民生活带来的损害,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3个小时过去了,为了不影响Rosy一家下午的行程安排,我们不得不结束了谈话,意犹未尽,来日方长。用Rosy的话说:尽管这次来大陆时间比较匆忙,但已经对大陆的发展有了初步认识,而且基本可以肯定地说,不会再坚决反对儿子定居大陆的想法了。

  如今,我和Rosy的关系,依然延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