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两岸情愫

作者:周瑀 虹桥街道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8-11-1

字体:【大】【中】【小】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我是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又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更是改革开放两岸情愫的传播者。

  从我懂事后,在我嘴角挂的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是台湾人,我也是上海人”。这句话是我这个深深烙上两岸情愫且富有真情实感的肺腑之言。

  记得1993年的初冬,母亲对我说:下学期我们要搬去上海,你们要去那里念书。

  什么,上海?我诧异。

  上海我是去过的,就在1992年夏天。当时,对一个八岁的孩子来说,陌生的城市纵然充满了新鲜与乐趣,但却无法和自己熟悉的环境相提并论。我从没听这上海十里洋场的故事,也不明白那些风花雪月,我只知道1992年夏天在上海,那个说“侬好”的阿姨和她做的炸猪排;还有像两节火车车厢连在一起,上面接着电线的公共汽车;有一个地方叫人民公园……其他,还有什么?我突然说,可是上海没有麦当劳呀!

  “麦当劳我们以后回台北时再吃。”母亲说。

  那年1993年2月的冬天,我们全家五口搬到了上海。从虹桥机场出来的那一刻,我的记忆是灰色的。灰濛濛的天空、矮矮的房子、街道上稀疏的杂草、穿着深色军大衣的路人……还有不同于南方的冰冷空气。真不想待在这里……我悄悄悄地对自己说。

  我们的新家坐落在当时“上海十大景观”之一的古北新区。说是十大景观还真让人难以相信,路边长满了杂草,早晨起来打开窗户,就看见路边的民工沿街在刷牙漱口吐痰。

  每天沿着水城南路经过虹桥路到学校,这马路上的红绿灯基本上是裝饰,没人理,没人看,没人遵守。以至于到现在我都还记得每次过那条马路时的紧张心情。

  我和哥哥姐姐应该是就读的那所学校里仅有的台湾学生。记得刚开学的那几天,每天都有好多老师来教室里看我们,然后班主任顾老师就会说:喏,就是她。

  被当成稀有动物的感觉虽然有点不好意思,却也不小心成为了学校里小小瞩目的焦点。

  在台湾,学校课本里经常出现的课文都是一些较生活化的内容,偶尔也会出现“爱迪生”、“牛顿”这类历史人物。但在这里,我的课本里经常出现的“列宁”、“周恩来”、“雷锋”、“刘胡兰”这些人物,我从没听说过。这些人,可能我父母也不知道他们是谁。不过,从课文上学的来看,应该也是好人吧。

  1997年,我和家人已经在上海居住了四年,每年寒暑假我们都会回台湾,那是我最期待的时刻。每次回去都要带回好多的行李,很多在上海买不到的东西。虽然依然不那么喜欢上海,但我们三兄妹却已经适应了许多。

  在台湾,小学毕业会直接升入相对应的初中。我在上海已经从小学毕业,经历中考,进入了上海市南洋模范中学。在这所学校里,除了我和哥哥姐姐,还有其他几个来自香港和台湾的学生,分布在不同年级。偶尔有别班的同学看到我,会直接说“喏,就是那个台湾人”。或许是我已经会说也听得懂上海话,班上大部分同学已经不会像看待稀有动物那样来看我,而是把我当成真正的朋友。

  记得读小学时,同学中只有极少数人家里有电话,大多都是要通过门房传呼的,所以我在家很少打电话。进了中学,同学们的家里好像都装了电话,这样联络起来就方便多了。我开始有自己的好朋友,下课后可以和同学出去玩,即使放假不见面,打电话聊天也成为一种乐趣。

  这一年,上海已经有了麦当劳,在淮海中路上的光明村。虽然每次去都要排很长时间的队,但总比没有好。

  这一年,上海的地铁一号线已经能从莘庄开到上海火车站。

  我和同学们偶尔可以一起去麦当劳,有时会乘坐地铁去“襄阳市场”的前身——华亭路,扫货买衣服。

  现在回想起,当时很享受那种在毗邻着老洋房的一条小路上一边肩膀挨着肩膀逛、一边讨价还价的购物体验。

  记得某一天,在学校里,广播里突然宣布“邓小平同志逝世”的消息,操场上,高年级的同学和老师神情严肃,将五星红旗降下半旗。我当时还不太清楚这位领导人是谁,后来才知道,那些麦当劳、电话的出现其实都是他的功劳,是他提出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大政方针,他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

  这一年,古北延安高架旁开了一个新的卖场——古北家乐福。我们终于不需要买什么都要跑到高贵又昂贵的友谊商城或东方商厦,这里的商品齐全多样化,给附近的外籍居民带来极大的便利。

  2003年。这一年,是我来上海的第十年。在上海参加了港澳台高考,我荣幸考入了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的学前教育学系。

  认识我的人听到我来上海十年都会说,你是半个上海人了。虽然这是事实,心里却还有些不认同,总认为自己还是台湾人,或者心里还是觉得台湾比上海好。因此每当有人问起,我总是刻意隐瞒,说自己在上海的时间比实际短一些。不可否认的是,现在的我其实越来越喜欢上海、习惯上海。除了过年,我更愿意在上海过暑假,这里有我的同学、好朋友。

  我已习惯上海的街道、饮食、美景。

  这时候的上海已经有了新天地,这个由上海老建筑改造设计、有点带文创意味的景点。有了金茂大厦,这个在国际间享有盛名的地标性建筑。浦东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建设逐渐成熟。越来越多台湾的亲戚朋友来上海旅游,都说上海的发展已经赶上了国际化大都市,远远超过台湾。

  的确,此时我当初来上海住的古北新区,现在已经成为日本、

  韩国、台湾地区等境外人士的聚集地,成为了另一种意义上的景点。

  我在大学里认识了许多外籍的留学生,他们来自世界各地,我想如果在台湾,我是没有机会接触那么多来自世界各国的文化,结交不了那么多不同国家的朋友。这年暑假,我在古北荣华居委会的组织带领下,在社区给小朋友们上暑期美术课,开始了我的业余教师生涯。在暑期美术班、夏令营和一些节庆活动中,我认识了许多和我们一样居住在古北的外籍家庭,虽然大家都来自不同的文化背景,却能在同个城市、社区居住下来,并相处得如此融洽,这一点让我感到十分意外,以前常听人家说上海是一个海纳百川的城市,果不其然,全都体现在这些细枝末节的地方。

  2010年,自世博申办成功之后,上海整座城都在为这一即将到来的盛大庆典做准备。我在母亲的鼓励下,利用业余时间参加了世博会的志愿者活动,成为了一名“小白菜”。我和其他九位来自不同工作单位的小伙伴一起代表长宁区为世博会献上了自己的一份力。

  改革开放以来,除了城市面貌在改变、上海的人文素质也开始产生巨大的变化。在母亲的鼓励下,我从大学一年级开始,我就在社区里做志愿者,除了提倡环保、我也随母亲经常去给周边街道做礼仪培训、做各种公益。特别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和母亲2015年9月在古北市民中心举办的“宝岛绒之情手工编织主题展,”我是用心用情去做好,以表达我对上海这座风情万丈的美丽“魔都”的无限爱恋之心。

  现在,我慢慢发现,街道上吐痰的乱丢垃圾的人少了;坐出租车的时候,师傅也不再随便骂人了;街上的阿姨妈妈不再穿着睡衣出门了;餐厅、商场里大家开始排队了,大声喧哗的人也少了……而上海,这座本就繁华美丽的大城市,则变得更加精致动人了。

  我已经来上海居住16年。大学毕业后,我顺利进入了宋庆龄幼儿园工作。我的同事我接触的家长都是上海人居多。可以说,我就是一个上海人,我为上海的进步和变化感到自豪和骄傲,我已经从一个小姑娘变成了俩个孩子的妈妈。上海和我一样,也经历了日新月异的巨大改变,上海的巨变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最有说服力的缩影。

  “我是台湾人,我更是上海人”!上海:永远是我最美好的家。我爱您----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