粽香时节忆母情

作者:原 泽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7-5-30

字体:【大】【中】【小】

  母亲离开我们已经好多年了,但每到端午粽子飘香时,我的脑海里总会产生一种幻觉,耳旁总会响起母亲催我去拿她亲手包的粽子的声音。这种情况已经有好几年了,怎么也挥之不去。母亲在世的时候每到端午节都会来电话叫我去拿粽子,当时我还埋怨她,现在谁还包粽子,买几个不就得了。她会轻轻地说:“小时候你最喜欢吃自家包的粽子,怎么就忘了?”是的,怎么会忘呢!幻觉中,童年的往事又一幕一幕地在我的脑海里出现……

  小时候的端午节,在孩子们的眼里是并不亚于中秋和春节的。虽然当年的经济状况都不是很富裕,但端午的前几天大人们还是会忙碌起来,买糯米、买粽叶,家家的脸盆里浸泡着碧绿的箬叶,竹箩里盛着雪白的糯米,母亲们坐在家门口的矮凳上,双手灵巧地翻飞着,左绕右缠,不一会儿就包成了一个个三角形、四角形的粽子。然后,家家的炉子上必定是一个大大的锅子盛着满满的粽子在“咕嘟、咕嘟”地煮着。孩子们就在这飘着箬叶清香的气味中,嘴里吹着用箬叶做成的喇叭,“呜,呜”地满院子疯跑。这样的市井画面现在已见不到了。

  记忆中孩提时的粽子,虽然没有现在粽子的豪华,但那时端午节包粽子的情趣却绝对是高于现在的。而母亲包的粽子又是盛得邻居赞誉的佳作,还时常被邻居们请去帮忙。你看,那白米小脚粽一个个晶莹剔透,流淌着白玉般的光泽;再看那四角挺刮的赤豆粽,就像一个个镶嵌着红色玛瑙的工艺摆设,让人爱不释手;更绝的是那黄橙橙的小米粽,一个个只有鸡蛋般大小,小巧玲珑,流金溢彩,令人唾涎欲滴。咬一口母亲包的粽子,满口留香,永不忘怀。

  最令我难以忘怀的是有一年端午,我正在农村劳动,母亲托回城的同学捎来了十来只粽子,顿时满屋子一片欢腾,你争我夺,眨眼间这十几只粽子风卷残云似的全进入了大家的肚子。望着手里的空箬叶,一屋子的人都没了声音,陷入了深深的思念之中……过了很久,不知是谁用箬叶卷成哨子,“呜,呜”地吹响了童年的回忆。马上又有几只哨子跟着响起,加入到这世上绝无仅有的奏鸣中来。夜深人静,我在日记中写到,“在这远离亲人、劳累艰辛的日子里,母亲的粽子特别好吃,特别耐饥,它已不仅仅是食物的形态,而是凝聚着母亲对游子的思念和关怀,是伟大母爱的默默体现”,“香甜的粽子溶化在口里,温馨的亲情流淌在心中”,最后我把同学们的赞誉也写了进去,“你母亲忒伟大,这是我们一生中吃过的最好的粽子。”是的,我敢说同学们的评价一点也不为过,以至到现在同学相聚时,也常常会提起母亲那美味无比的粽子。那种场合,那种氛围,给人留下了的印象太深、太深了。端午节、母亲包的粽子以及对母亲的怀念,我怎能忘得了啊!

  “的铃铃”一阵急促的铃声,把我从静静的思绪中拉回,原来是桌上的闹钟不合时宜地响起,让我重新回到了现实。母亲的声音,母亲的粽子将只能永远保存在我的脑海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