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颂 战友》

作者:远方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7-4-2

字体:【大】【中】【小】

  (一)

 

  什么是战友?

  我问走向训练场的战士,

  他们相视一笑,

  并不开口。

 

  什么是战友?

  我问从战场凯旋归来的英雄,

  他们牙关紧闭,

  热泪长流。

 

  什么是战友?

  林荫道上,

  我问还没当过兵的情侣,

  他们继续秀着恩爱,

  连连摇头。

 

  什么是战友?

  老兵相聚,

  我问久别重逢的邻座,

  他高高地举起酒杯,

  咕噜就是一大口。

 

  什么是战友?

  我问天,

  天上白云苍狗。

 

  什么是战友?

  我问地,

  地上江河奔流。

 

  我问山,

  大山肩并着肩;

  我问水,

  大河手挽着手。

 

  我问电光石火,

  雷电轰鸣作响;

  我问苍松翠柏,

  松柏雪傲枝头。

 

  (二)

 

  自从有了战争,

  就有了战士;

  自从有了军人,

  就有了战友。

 

  多少人仰慕这种至亲关系,却不解其中缘由;

  多少人赞颂这份至爱情缘,却没能把它说透。

 

  什么是战友?

  战友是朋友、却高于朋友,

  为朋友可以两肋插刀,

  却未必能够天长地久。

 

  战友是什么?

  战友是朋友、却重于朋友,

  一个战壕里摸爬滚打,

  同生共死把承诺坚守。

 

  战友是什么?

  战友是朋友、又纯于朋友,

  君子之交淡如水,

  从不被世俗利益所左右。

 

  战友是什么?

  战友是朋友、更胜于朋友,

  朋友有亲疏远近,

  战友情深从没有薄与厚。

 

  战友不同于乡友,

  乡友人不亲土亲。

  战友不分五湖四海、天南地北,

  只要一起当过兵,

  就都情如同胞骨肉。

 

  战友不同于学友,

  学友有时会炫耀毕业后混得有更好。

  战友却始终坚信,

  当年当兵的日子,

  就是一生最值得也最风光的时候。

 

  战友也不同于热恋中的情人,

  总想整天腻在一起,

  生怕不能常相厮守。

  战友朝夕相处也会分别长久,

  几十年没联系却能一见如旧。

 

  战友还不同于传说中的知己,

  高山流水觅知音,

  总是有些话说不够。

  战友之间虽亲密无间,

  却未必全靠语言来交流。

 

  战友表达友好的方式很直接,

  见面不说话,

  你拍我一巴掌,

  我砸你一拳头。

 

  战友体现热情的方式很痛快,

  未及打招呼,

  他冲上来把我抱,

  我跑过去将他搂。

 

  战友是一种军旅中的情愫,

  只有当过兵的人,

  才能真正去感受。

 

  战友也是一种解甲后的眷恋,

  脱下军装的人,

  也能依旧去拥有。

 

  战友是家人,

  在一个锅里吃饭碗碰碗,

  在一张铺上睡觉头挨头。

 

  战友是兄弟,

  他们不存在任何血缘,

  但彼此的亲情更浓稠。

 

  战友是伙伴,

  互帮互救于危难时刻,

  互信互托于生死关头。

 

  战友是同志,

  凭着一样的理想和信念,

  把荣誉和尊严共同铸就。

 

  战友情难以言说,

  只能用心去感受;

  战友爱是肢体语言,

  做到了就知有没有。

 

  战友的关心,

  不是问候,

  是你读家书时,

  他直往你脸上瞅。

 

  战友的关爱,

  不是作秀,

  是你脱下脏衣服扔在水盆里,

  他悄悄地帮你揉。

 

  战友的关切,

  不是寒暄,

  是你卧床不起时,

  他把病号饭端到你床头。

 

  战友的关照,

  不是交易,

  是你急需用钱时他慷慨解囊,

  转眼就把此事忘在脑后。

 

  战友是训练时的红蓝军,

  你进攻,我防守;

  战友是火线上的突击队,

  你冲锋,我殿后。

 

  战友是当对方的炮火袭来,

  你把我扑在身下;

  战友是当敌人的子弹打来,

  我把你挡在身后。

 

  战友是受伤时冒死的护救,

  战友是牺牲时同伴的怒吼,

  战友是永别时轰然的泪奔,

  战友是瞑目时最后的凝眸。

 

  战友是金色盾牌几度风雨骤,

  战友是一路驼铃热血写春秋,

  战友是高山下燃烧的那些美丽花环,

  战友是冰山上都它尔琴的旷世绝奏。

 

  战友是生命之花的绽放,

  战友是青春热血的涌流,

  战友是血与火的永恒,

  战友是生与死的不朽!

 

  (三)

 

  知道了这些,

  你就会懂得,

  为什么战友退伍时,

  五尺男儿的眼泪会把衣襟湿透。

 

  知道了这些,

  你才会明白,

  为什么战友离别时,

  铁打汉子的抽泣会让肩膀颤抖。

 

  知道了这些,

  你也才会理解,

  为什么战友聚会时,

  先到烈士墓碑前深深三叩首。

 

  知道了这些,

  你也才能领悟,

  为什么战友欢宴时,

  常把斟满的酒杯高高举过头。

 

  战友是一首歌,

  我们要用心去演奏;

  战友是一份爱,

  我们融化在它里头。

 

  战友是一段情,

  情意绵绵永不老;

  战友是一个梦,

  梦回当年忆从头。

 

  人的一生,

  谁没有几个朋友?

  但最铁的,

  还是战友。

 

  汗在一起洒,

  血在一处流,

  一同挥热泪,

  一块饮美酒。

 

  并非胞哥,

  却亲如兄弟;

  父母相异,

  却情同骨肉。

 

  年轻时,

  我们生死相依;

  年老了,

  我们渴盼聚首。

 

  战友是一颗心,

  滚烫熟透;

  战友是两只手,

  紧紧相扣。

 

  有了战友,

  你三生有幸;

  有了战友,

  你四海横游。

 

  战友重情,

  此情是天地间的大爱;

  战友重义,

  此义是骨子里的操守。

 

  战场上,

  他能给你生命;

  生命里,

  他在你的心头。

 

  在心头,

  我们继续在一起战斗;

  战斗中,

  我们彼此永远紧握手。

 

  现在,如果有人要问:

  战友是什么、什么是战友?

  你终于可以铿锵作答:

  这,就是战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