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镜的火辣台妹刘乐妍:我不但要跪中国人,还要……

作者:程娟娟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7-1-17

字体:【大】【中】【小】

图像

 

  辽宁号只是训练而已,将来也会保护台湾

  辽宁舰的事,我是在上PTT看到台湾新闻啊,那些网民就在说,雄三飞弹能打多远啊、如果解放军登岛,会不会强奸台湾女生啊什么什么的。我想说:为什么台湾的网友会问这么蠢、这么让人无法理解的问题?我看大陆新闻,辽宁号只是训练而已,我完全没看到大陆有任何讯息要打台湾,但台湾的网友非常的紧张。大陆人真的都对我很好,没有感觉到大陆人对我的敌意。除非台湾那个官,他那么白痴真的先射了两枚给辽宁号。不然也不会打吧。

  辽宁号保护台湾,那我们就不用再跟美国花钱买军购,我们可以专注地把钱建设台湾,我觉得,这是对我们台湾很划算的事。就发了那篇文章。

  还有人叫我放弃台湾国籍,叫我不要回来用健保。我觉得很生气,台湾不是一个国家啊,是一个省啊,叫我要放弃“啥么”东西。

 

图像

 

  莫名其妙有人骂我,我怎么可能会放过他

  我当时晚上两点,发完就去睡觉了,台湾有记者就找我,很急很急,不像你们一样,还给我准备时间,他就是直接打电话来,唉唉唉,绿营有个谁谁谁骂你是“脱星”,你有没有什么要回应的?

  我这人脾气比较冲,我妈骂我我都会顶嘴的,莫名其妙有人骂我,我怎么可能会放过她。我就回说,他有病吧,他谁啊?记者告诉我,是谁谁谁,但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谁,民进党,也就蔡英文这种“咖”的我才知道她是谁,但这个人我真不认识。

  我以为他是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同龄人,我只拍过一个穿泳装的杂志封面,如果那都叫“脱星”,全台湾一半女星都是“脱星”了。他到底知道什么叫脱星吗?我看那个人学历很高,在国外念书,可能打从心里瞧不起我们,我能理解他能把我看得比较低。

 

图像

 

  我不但要跪在中国人面前

  我一直都是讲自己是中国人,怎么今天才有这么多人炮我?以前很多人觉得我敢讲真话,说我很勇敢。

  我从来没有忘记过我是祖籍湖北的台湾人,我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建设台湾付出了很多的心力。他们从来没有告诉我台湾要变成一个新的国家,他们告诉我要回家唉。

  我爷爷一直告诉我,我是湖北人,怕我忘记。我小时候的名字,不是现在这个名字,是湖北省的一个地名,我上课介绍自己的时候,会说:“大家好,因我是湖北人,湖北有一个县叫鄀县,然后我叫鄀婷。”那时我们班上还有个湘婷,她就是湖南人。这次我文章一发,隐性的中国人同学,都跑出来说,有人说“我奶奶是南京的,我们去吃上海菜”。她奶奶已经过世了,但是大家自动自发出来吃了一次小点心。

  我爷爷奶奶在台湾过着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家里会挂着腊肉,台湾很少这种人哦,我奶奶把黄瓜当水果吃,冰在冰箱里。我到大陆,看到大陆把黄瓜放在路边买来,直接拿来这么咬,看到这种吃法好亲切,我奶奶不知道去世多久了,但我也去买了一支黄瓜来咬。那吃的不是黄瓜,吃的是思念。

 

图像

 

  我是一个不能激的人,被激一下,我很容易跟人吵架,有人说我跪在中国人的面前,跪在人民币面前,什么叫跪在中国人面前,对!我不但要跪在中国人面前,我还要给中国人磕头,因为我是中国人的后代啊。

  敢动我一下?

  之前周子瑜,民进党操弄她来玩弄选票,可是一样是说“我是中国人”,刘乐妍说就该死,因为刘乐妍是外省人的后代。当时周子瑜给人家道歉的时候,我觉得说,好奇怪吔,她说的两岸是一体的,她是对的啊,看到周子瑜那样,我当了一辈子湖北人,竟然不能在台湾说自己的湖北人啊???难道说我是中国人,就要人人喊打吗?我当时写出来,当时对政治不太有感觉,所以也没去投票。后来,觉得自己长大了,如果台湾要“建国”的话,我一定会回去投反对票。

  不晓得他们会像打黄安一样打我吗?我是女生吔,虽然不想影响我妈妈店里的生意,不过也没关系,我有买保险,不管他们怎么样各种死法,我都有保险,不管他们怎么弄我,我是镶金的啊,打一下,敢动我一下?我去医院都是躺着赚。

 

图像

 

  曾经以为是世界最屌了

  我原来在台北,身份证字号是A的台北市人,就像你们北京的110打头,台北市人,大安区出身。我曾经以为是世界最屌了,呵呵,来到北京,看了大陆这么多地方后,才觉得还是要出来走走。

  在台湾,还房贷压力太大。以前我在台湾每个月赚十几万台币,后来经济不景气,赚不到,我要还房贷,还要付保险,赚不到那么多钱,我要把房子赶快卖掉,唉,居然还卖不掉,卖了还要赔钱。只好想办法出来赚钱供房子。

  我曾到海产店打工,是喜力啤酒,啤酒小姐。

  还奇怪,在台湾为什么都接不戏呢?后来发现,台湾自己本身就太少,还有电视台都只用自己的人,你不亲昵它,你永远都接不到戏,就算亲昵他,也不一定有戏拍,因为它签太多人了。

  台湾没有很大竞争力,这样跟他们讲,说辽宁舰会保护台湾,台湾节省军费,也就是让他们化解误会,也是让他们知道,台湾是我故乡,我爱台湾,但我不希望台湾变成下一个菲律宾。

  大陆我虽然没有经纪人,没工作我就剧组一站,站一圈就会有活了,我一点都不怕没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