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名嘴陈文茜寄语大陆年轻人:除了愤怒,要学会面对

作者:夏逸平 选稿:思达  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2015-6-1

字体:【大】【中】【小】

 

图像

       占领华尔街、占领“立法院”、占领校园……全世界年轻人都很愤怒,但在台湾名嘴陈文茜看来,愤怒不是解决之道,年轻人需要明白他们眼中荒谬的一切从何而来,并学会面对。
       昨日,陈文茜携新书《树,不在了》来到上海与读者见面,澎湃新闻借此机会对她进行了专访。新书是写给台湾年轻人的,陈文茜把他们称为“愤怒的一代”。那么对于大陆的年轻人,她又有什么观察呢?陈文茜给他们开了一个清单,不是关于读书的,而是关于旅行的,让他们去看看远方的世界,去更多地了解当下社会,学会应对,而不仅仅是抱怨。
      
       澎湃新闻:你在新书中提到,台湾年轻人当下生活压力的确很大,但单纯的叛逆是不够的,你鼓励他们往更大的世界探索,要具备国际视野。事实上,大陆年轻人也有着类似的处境,他们中的一些人也很愤怒,你会给予他们相同的建议吗?
       陈文茜:我会告诉他们,停留在愤怒之上是不能够解决问题的。
       首先我谈谈台湾。台湾人愤怒的根源在于,那个体制太荒谬了。什么体制呢?台湾的房价从2009年到现在涨了15倍,政府完全没有打压房价的政策。大陆有限制首套房购买,对于第二套房也多有限制,今年的放开也只是有了一点点缺口。而台湾的有钱人只要有银行关系的,像康师傅,可以通过炒房赚取大量的钱。这样的房价,年轻人不要讲买房,连租房都租不起。我写过一篇文章,一个中等财力的年轻人,在台北根本活不下去了。只要他在台北没有房子,他就只好蜗居在一个小空间里,花很多时间在上下班路上,生活很辛苦。那他们为什么要跟房地产商勾结到这样,是我没有答案的事。有钱人倾向于投资房地产,这大概是读过小学的人都知道的事。可是政府部门的人都读过博士啊,他们为什么不阻止呢?台湾直到去年国民党大败,今年相关政策才出来,还强调以前的都不算,出台以后的房产买卖才开始执行政策,因为他们怕房价缩水太大,银行倒掉。所以,台湾人的愤怒我是同情的,但我不鼓励。我不鼓励是因为这不是解决之道。像参加社会运动的人攻击到“行政院”去,那么一切就瘫痪了。
       大陆年轻人也看到了社会出现的问题。可是,腐败存在很久了,城管也存在很久了,为什么现在人们特别生气?因为当社会无法给人提供经济持续发展的信心时,人们就也不再愿意忍耐长期存在的问题,社会的薄弱环节就充分暴露出来了。我会给大陆年轻人的建议是,在愤怒之外,要去了解让你愤怒的现象从何而来。这个社会有非常多的缺点,你可以继续批判,希望有所改善。但是金融海啸带来的,对年轻人和所有就业者的不利现象,是持续存在的。你要学会去面对。
       我曾经给年轻人开过一个清单,不是去看书,是去旅行。第一站,去辽宁,去看东三省。东三省多数产业都是产能过剩,像钢铁、水泥、炼油厂……我说,今天中国的东三省,就是美国的底特律。在美国很多人关注底特律议题,可是在中国,我惊讶地发现很少有人知道东三省的议题是什么——产能过剩、无以为继、缺乏出路。第二站,我会劝年轻人到深圳去。短短五年,深圳就从世界的制造工厂,变成了腾讯的数据中心。为什么一个充满了农民工的大城市可以转变得那么快,什么样的力量造成了这个改变?第三个城市是杭州,去思考阿里巴巴如何把每一次危机转化成了赚钱的机会。
       澎湃新闻:现在大陆和台湾的交流频繁,每年都有很多大陆学生去台湾高校交换学习。你觉得作为大陆学生,去了解台湾社会,对他们有哪些益处?
       陈文茜:我觉得大陆去台湾的交换生可以带去他们的“专业性”。台湾人看大陆很多时候是出于偏见,比如有些人说“我们的工作都是被大陆人抢走的”,但大陆的同学就会知道,制造中心的转移是因为大陆人力成本比台湾更低,而且现在有越来越多薪资更低的越南人、缅甸人正在争夺工作机会,这一切不是“抢走”所能概括的。又比如,有的台湾学生知道房价很高,但他们不会去了解别的国家怎么管控房价,他们会人云亦云,说是大陆人抬高了房价。其实大陆人在台湾根本没法买房。我觉得大陆生能够结合自己的经历去理解台湾,去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他们会明白遇到不满的事情去攻击别人是没有用的。
       澎湃新闻:您近年来一直与台湾和大陆的多家电视媒体合作,但如今电视节目的影响力受互联网的影响很大,你的个人节目会一直持续做下去吗?
       陈文茜:我的问题不是互联网,是我的年龄(笑)。我的看法是看电视的人会一直看电视,而互联网是另一个平台,把电视节目放到互联网是不太合适的。比如,我在微博上发一段文字,与发一段视频,肯定是看文字的人更多,因为看视频花费的时间太长。我们在脸书上绝不会转帖电视上的内容,因为这是两个不同的平台,需要不同的内容。我可能会把节目的重点内容摘录一小段,截屏放在脸书上,让人有所期待,但我们绝不会把视频的全部内容放在互联网上。我看到一些人在玩“自杀”,他们把电视节目直接放在互联网上,那谁还看你们的节目?很多报纸也是这样,这是自己把自己淘汰掉了。至于互联网专属的视频节目,我觉得还是要看内容,比如国际时政、读书类的,我都可以参与,但如果是娱乐节目,我想我不会去做。
       澎湃新闻:近年来,一些来自台湾的文化学者在内地受到广泛追捧,你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陈文茜:像蒋勋、白先勇,他们其实都是当年从大陆来到台湾的那批人的第二代。白先勇是白崇禧的儿子。现在上海有白崇禧故居,这套房子其实是白崇禧买了给白先勇治肺炎的。所以白先勇对上海都市繁华的记忆,很多是被关在房间里养病时期留下的。他早期的很多作品里都体现了一种与年龄不相称的沧桑感。
       台湾这一代文化人刚开始不太受重视,直到白先勇等人写出了很棒的作品,人们才意识到,原来我们有这么好的人才。但是反过来,也没有人去迫害他们。在我看来,他们是在一种不受关注的环境下静静地搞创作,这样诞生了一些很好的作品。我想,他们是中国人的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