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绛的曼妙人生风景

作者:匡天龙   发布时间:2014-10-30

字体:【大】【中】【小】

 

 

  杨绛先生在《一百岁感言》中说过这样一句话:“一个人经历过不同程度的锤炼,就获得不同程度的修养。好比香料,捣得愈碎,磨得愈细,香得愈浓烈。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和从容。”

  历百年风云,杨绛先生终于达到了人生曼妙的境界。她晚年历经丧女之痛丧夫之苦,可她收拾起心中的创伤,一个人怀念“我们仨”,以从容淡定的心,面对人生。最近103岁的她,又出版了新作《洗澡之后》。她说:“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这是何等的境界!

  著名学者季羡林先生也是一道曼妙的风景。他晚年从容淡定,对生死更是看得很淡。他说:“我多年以来就有一个座右铭:‘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死就去死,不必多嘀咕。’”他在去世前一日还为孔子学院题写了“弘扬国学,世界和谐”;为汶川广济学校题写了“抗震救灾,发扬中国优秀传统”。季老早已超脱生死,真正达到了来去自由的境地!

  书画大师启功先生晚年以幽默风趣的态度对待疾病和生死。66岁为自己写下墓志铭;80岁后常对人调侃:“我已经‘鸟乎’了,只比‘乌乎’多一点。”每一次重病痊愈后,他常以充满幽默的态度待之:“……想英雄豪杰,焉能怕死,浑身难受,满口‘无妨’。扶得东来,西边又倒,消息微传帖半张。详细看,似阎罗置酒,‘敬候台光’。”读之令人忍俊不禁。启功先生将大事、愁事、悲事泰然处之,甚至化为笑谈,真正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人生最曼妙的风景。

  从容淡定是一种风景,超脱生死是一种风景,笑侃生死也是一种风景;这些大师们,以其一生的磨难为世人留下了一段最曼妙的风景;人生路上,有这些曼妙的风景可供欣赏,对我们而言不也是一大幸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