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甲骨大师说甲骨

作者:秦玉 方永乐   发布时间:2014-10-18

字体:【大】【中】【小】

 

 

蔡哲茂先生是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研究员,是著名古文字与古代史专家,前后考释破解了二三十个甲骨文字,这是一笔令他自豪的成果。1016日,蔡哲茂先生来到辽宁大连参加甲骨文研讨会,谈到了他的治学经验体会:研究甲骨只有一条路老老实实走。

对有的“民间科学家”号称能破解出两三千字,蔡哲茂先生很不以为然。在他看来,破解过程不是猜谜,看着像什么就往什么上靠。考释,只有一条路老老实实地走。罗振玉曾提出一个破解的倒推方法:从许慎的说文解字开始,再到西周的金文,最后推到甲骨文。战国时期简帛的发现也提供了新的研究路径。“研究甲骨文的人要通训诂学、声韵学、文字学、金文等。”

蔡哲茂先生的老师金祥恒是研究甲骨大家董作宾的嫡传弟子。蔡哲茂说,与甲骨文研究的前辈相比,他们的研究在一步步深入。比如,伊尹是辅佐商王成汤立国的历史名相。他曾经在夏卧底多年,收集到很多“情报”,而他很多信息来源竟由夏最后一代王“桀”的宠妃“妹喜”提供。

 

甲骨文中“妹喜”的妹字就是蔡哲茂先生考释出来的。“在夏商,女人名字姓放在后面,妹喜就是姓喜名妹。”蔡哲茂考释认为,夏灭亡后,伊尹和妹喜成婚,后代形成“黄族”大族,后来卜辞中多次出现的“黄多子”就是指伊尹的后代。

有意思的是考释甲骨文也能找到现代称谓的源头。在甲骨文中有一个“两手抓一只乌龟”的字形,在所见卜辞中,伊尹的“伊”后面就跟着这个字。经过蔡哲茂考释,这个字就是“舅”。在上古音里,龟和舅都属于群母幽部。“在古代,结婚的男女双方称彼此的父母为舅姑,后来,女方的哥哥也被称为‘舅’,这也是后来‘舅哥’的由来”。蔡哲茂也由此考释出,伊尹应该是将自己的妹妹或者女儿嫁给了成汤。

一个新字的考释还可以窥见殷商当时的俗尚。蔡哲茂用他前两年破解的甲骨文“隐”举例说,在殷商男性奴隶被称为“臣”,女性奴隶称为“妾”,他们不仅承担当时殷商的苦活累活,还要在商人的各类祭政中充当人牲,这种血腥的死亡让奴隶时有逃亡,当时还有专门抓逃跑奴隶的人。“卜辞里就有问:逃跑的臣、妾能不能抓回来;抓回来的奴隶要被锯掉腿,被锯掉腿的奴隶能不能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