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军不孤:上海民众支援八百壮士回忆

作者:陆茂清   发布时间:2014-10-14

字体:【大】【中】【小】

 

 

193710月下旬,“813”淞沪抗战进入尾声。我军主力向苏州河南岸撤退,只留下一营八百官兵,在团长谢晋元率领下扼守四行仓库,掩护大部队西撤。27日凌晨,气壮山河的四行仓库狙击战拉开帷幕,可歌可泣的战斗历程已为众所周知,不待烦言。

本文要介绍的,沪上各界同仇敌忾支援八百孤军,点滴事迹同样的感人至深,同样的可歌可泣,足可与八百壮士并存不朽!

隔河助战

四行仓库位于苏州河北岸西藏路桥堍,西、北、东三面已被日军占领。河南是公共租界,时英美等国声称在中日冲突中严守中立,日军力避子弹炮弹落入租界,以防引起国际争纷。

租界里的中国居民利用这一时机,有的探身窗口,有的站立阳台,有的登上楼顶,为八百壮士助威助战。“八百壮士万岁”、“抗日将士万岁”、“打死小日本”、“消灭矮东洋”的口号声此起彼落,震天撼地!

他们每见日军中弹倒下,或是狼狈逃窜时,便爆发出阵阵叫好欢呼声;众多市民情不自禁手舞足蹈,甚至把帽子、鞋子抛向空中。

四行仓库三面受敌,八百壮士固守在楼内,因门窗堵塞只留枪眼,有碍及时发现敌情,特别是从叉路踅出沿墙跟接近的日军。南岸的市民自告奋勇充当了侦察兵,用各种方式报告日军的来路、人数、装备。

“东洋鬼子来啦!”几个小孩跳着叫着,边指着鬼子兵的来路,“在那里,在那里,打死他们!”

“嘭嘭嘭……”戴眼镜的中年男子使劲拍打着黑板,以引起壮士们的注意,黑板上写着粗体粉笔字:战车一辆,沿西藏路开来。

“喂喂喂!”长波浪摩登女郎的两手组合成话筒,“13个小日本,还有一挺机关枪,从曲阜路口过来了!”

租界当局为策安全,在苏州河桥南拉上了铁丝网。无以计数的市民不期而集铁丝网前,踮足翘首,争睹八百壮士英勇杀敌的壮烈场面,他们时而高呼口号,时而呐喊助威,时而拍手欢呼;还有的向四行仓库脱帽鞠躬致敬,表敬仰爱戴。

“抗敌饼”

由于军情紧急,八百壮士进入四行仓库时,来不及多带吃的。团长谢晋元发出呼吁:请接济糖、盐各五百镑,光饼五万枚,则我忠勇将士可与敌死拼一周,死而无憾。

此项呼吁传扬处,各界同胞闻风而动,地无分华界租界,人无分高低贵贱,争相慷慨解囊,捐赠糕饼、红白糖;北京路、白克路(今凤阳路)、贵州路、牯岭路的居民节食一天,把省下来的钱购买食品,支援八百壮士。

各食品工厂的老板、员工以及食品摊主,夜以继日赶制糕点,取名为“抗敌饼”。并在饼上雕琢“抗日保国”、“打败小日本”等字样。

上海总商会、青年救国团、市民联合会等公团,派出众多人员往来于大街小巷,收集“抗敌饼”等慰劳品,无不满载而归。入夜以后,冒着生命危险送过河去。

沪上各界的慰问信,似雪片般飞向四行仓库,有赞扬、有鼓励、有叮咛,有誓为后盾。字里行间热情洋溢,情深意执,其中的一封,是救国会理事、廖仲恺夫人何香凝的。

谢团长与亲爱的八百勇士们:我在报上看见你们英雄豪壮的气概,使我感动得流泪,但是等我跑到桥边,却又不能通过,只有静穆地向对岸注视,遥寄我满腔虔敬亲爱之忱……你们每一个人,都已具备革命精神,牺牲精神,不论成功成仁都可以仰俯无愧了。前线的将士,将因为你们而愈加英勇,全国的同胞,将因为你们而愈加团结,国际人士,也因为你们而愈能主张正义了。

上海市总工会的慰问函中有语云:……孤军坚守四行仓库,向敌寇索取最后之代价,为我中华民族争取伟大之人格,正气磅礴,实足惊天地而泣鬼神,忠贞伟烈,尤堪黯日月而争光辉。

敝会敬掬血诚,代表全沪八十万工友,向贵团八百壮士致无上之敬意与深切之慰勉。临书感涕,惟祈鉴纳。

八百壮士大受感奋,勇气倍增。谢团长代表全体表明心志:深切感谢各界激励支持,军人以杀敌保国为天职,一枪一弹必与敌周旋到底,洒尽最后一滴血,向倭奴索取相当之代价。

泅水送旗壮军威

狙击战的第二天傍晚,日军的的一发小钢炮弹在四行仓库顶上爆炸,旗杆断裂,连同国旗飘落到了马路上。

国旗是国家的象征,国旗高扬,正可说明四行仓库还在我军手中,戮破日军自吹已全部占领苏州河北的慌言,更可激励民心士气。而今国旗被毁,令隔河助战的市民焦急万分,同一个心愿,快给八百壮士送国旗。

一辆满载慰问品的汽车开到,押车的童子军团团长叶春年随带了一面崭新的国旗,与看守桥头铁丝网的租界巡捕商量送过河,巡捕以危险太大拒绝了。

“把旗给我,待晚上我从河里过去。”勇敢请缨的是谁?名噪一时、洇水送旗壮军威的第四十一号女童子军杨惠敏。

夜深沉时,杨惠敏脱去外衣,将国旗系在颈上,跃入苏州河。时值初冬,河水冰冷,杨惠敏全然不顾,冒着冷枪流弹,拼足力气以最快的速度游向对岸。

营长杨瑞符发现了杨惠敏,争忙下楼接应,把她拉上岸,迎进仓库大楼。这时,谢晋元已闻报赶到。杨惠敏向他行了个军礼,献上国旗:“敬爱的谢团长,敬爱的八百壮士们,给你们送国旗来了,请你们高升国旗,继续战斗吧!”

谢晋元神色庄重地接过国旗:“我们将以加倍杀敌,报答您及同胞们的支持!第二天清晨,青天白日满地红旗迎风招展在四行仓库楼顶,猎猎作响,使楼下周边的日本膏药旗黯然失色。男女老少一片欢腾,高呼“中华民族万岁!”

船墙拦敌

八百壮士的狙击战进入第三天,日军仍不能越雷池一步,惟望楼兴叹而已。无奈之下,施行奸计。

就在30日下午,日军一部扛着小钢炮、机关枪,在外滩黄浦江边登上两只汽艇,拐入苏州河,朝四行仓库方向开来,意在水陆两路夹击八百壮士。

汽艇还未到四川路桥,就被船民发觉了,有人惊叫起来:“东洋鬼子从水里过来了!”

“拦住矮东洋,快!”不同口音的船民,南腔北调呼喊,互为召唤。渔船、货船、舢扳、拖驳上的船民,不约而同起锚撑篙,迎着日军汽艇的来路,紧靠着一字排开。后面的紧跟而上,头尾相接,左右毗连,重重叠叠,在河面上筑起了一道厚厚的船墙。

“让开,快让开!”日军少佐嚷嚷着边做着手势。

船民如同未闻,一式的手握船篙,怒目而视。

少佐拔出指挥刀狂叫:“不让开的撕拉撕拉!”他身后的士兵举起三八大盖,枪口对准了船民。

正僵持着时,船民中的一个叫来了一队公共租界巡捕。为首的英国巡长警告日军少佐:如开枪子弹飞入租界,日方应负全部责任。少佐也知一旦发生冲突,难保子弹不飞入租界,更知道子弹飞入租界的严重后果,悻悻然下令退回。身后传来了中国船民的哄笑声:“矮东洋滚蛋啦!”

为防日军汽艇去而复来,船民们自发组织起来,轮班在白渡桥边放哨观察,昼夜二十四小时不脱人。不出所料,第二天晚上,敌人再次登上汽艇,偷偷摸摸进了苏州河。至四川路桥,又见船墙排列,英美巡捕也已站在了岸边。日军少佐无计可施,只得再次下令调转船头。

 

孤军不孤,八百壮士靠着沪上各界同胞同心协力支援,在弹丸之地上激战四昼夜,击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进攻,取得了毙敌200百多个、伤敌无数的辉煌战果,而自己只牺牲5人,伤32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