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薄《传记文学》 深深乡情乡谊

作者:陆茂清   发布时间:2014-9-23

字体:【大】【中】【小】

 

 

 

第七十五期台北市崇明同乡会编印的《崇明县乡情报道》邮到,习惯性地先浏览目录,看到《求医记》一篇署名“刘耀中”时,心想:他的病好了,又能动笔了。紧挨着的《刘耀宗先生生平事略》映入眼帘,暗道“不好”,急忙翻看正文,果真是噩耗,刘先生已驾鹤西归矣!

斯人已去,音容笑貌犹在眼前,一件件往事涌上心头,其中一桩,是他馈赠我《传记文学》。

刘耀中先生是在台湾的崇明人,也喜欢爬格子,常有大作发表,曾任《崇明县乡情报道》编委、副主编。第七期起,他开始刊登《我见我闻我思》,以后成了每期都有的专栏,内容紧紧围绕两岸的所见所闻,正面的、负面的均有,并有中肯的褒贬评价,快人快语,引人入胜。

我从《我见我闻我思》想象,刘先生一定文如其人,后来见面了,果然如此。他那质朴直率的秉性,博古通今的学识,舞文弄墨的雅兴,很快拉近了两人间的距离,结成了忘形之交。

又一次机会不多的晤面时,如已往一样都用崇明话海阔天空一阵后,我把话题转入台湾的报刊杂志,知道刘先生平时也写文史类稿件,询问相关事项,诸如题材选择、行文方式,乃至稿酬标准等,意在打探情况,以资日后投稿海外时的参考。

其间想起了一件事,于是问道:“台湾有没有一本名叫《传记文学》的杂志?”

“有啊,是在台北出版的。”刘先生说。

我再问:“曾听是朋友的复旦大学曹教授讲,《传记文学》题材广泛,基本上没有‘禁区’,是不是这样的?”

“一点勿差,”刘先生介绍说,这本杂志主要刊登民国时期的人物事件,包括中共方面的,作者有台湾人,海外华人,还有大陆人士,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中共要人的照片,也曾出现在《传记文学》上。不过这是近年的事,蒋氏当政时是严厉禁止的。末了他问:“崇明能看到《传记文学》吗?”

我如实相告,时下在崇明难以看到,报刊征订目录上也未见过。

他问是不是被列为禁书了。

我说没有,也听复旦的曹教授讲,他们学校的图书馆里就有借阅,市图书馆资料情报阅览室也有。

刘先生直言问道:“你想看《传记文学》吗?”

我也不隐瞒,说:“早就想一睹为快。”

他干脆利落:“我来给你解决。”

我表示感谢。他说:“自家人,用勿着客气。小事一桩,谢什么?”

说实在的话,我对刘先生承诺的兑现,不敢抱太多的希望。他当时还是上班族,公务、家务繁忙,不一定能顾得上;又是隔洋过海的,很不方便,太麻烦了。

约二个月后,忽一日,县台办领导召访,交给我一本《传记文学》,告诉说是刘耀中先生托回崇明探亲的同乡带来的。

刘先生待人处事诚信无欺,言出行随,费心费机遂了我的心愿,我除了感谢还有感动。

应知当时两岸间还未实现“三通”,这本《传记文学》从台北到香港,再从香港到大陆,经历了海陆空的万里迢迢。再者,时台湾当局对回大陆探亲有严格限制,后来听刘先生说,一些台胞是以旅游的名义,瞒天过海从香港进入大陆的。他们少小离乡老大回,要带给家属、亲友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海关又有数量上的限制,却毫不吝啬地宁愿自己少带而给我带书,真是亲不亲家乡人啊!

薄薄的一册《传记文学》,凝结着深厚的乡情乡谊,成了我的珍藏。

友人光临寒舍时,往往趋步书架前走马看花,多有目光停留在了《传记文学》上的,或问:“繁体字版本,海外出版的吧?”,有的抽出来翻阅,发现是一九九一年台湾发行的,追问通过什么途径到手的。

“是在台湾的崇明同胞刘耀中先生赠送的。”我一次又一次娓娓道来,忆话它从海峡彼岸来之不易的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