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加政治让多少两岸家庭“被分离”

作者:洪俊杰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20-10-6

字体:【大】【中】【小】

  中秋本该是阖家团圆时,3位生活在上海的当事人首次敞开心扉,讲述这半年来的生活不易与辛酸苦辣。

 

WDCM上传图片

 

  新冠疫情加上政治因素,让浅浅台湾海峡变得难以跨越,也让不少两岸婚姻家庭过起了“云生活”——丈夫、妻子、孩子,不得不分隔多地。

  每逢佳节倍思亲。中秋本该是阖家团圆时,3位生活在上海的当事人首次敞开心扉,讲述这半年来的生活不易与辛酸苦辣。他们期盼疫情早日结束,两岸关系保持稳定,让生活重回正轨。

 

WDCM上传图片

 

  母女在上海,爸爸在台北——

  女儿问:“爸爸是不是不要我了?”

  按照年初计划,这个“十一”黄金周上海妈妈刘卉要带着女儿去台北看爸爸。她甚至早早计划好了去见哪些朋友、逛哪些景点。“女儿一直说想去台东看海,老公答应一家三口一起去。”

  如今计划肯定无法实现。刘卉是陆籍,按照民进党当局政策不允许入境;女儿是台籍,虽然可以回台隔离后入境,但妈妈明确反对:“机舱是密闭空间,孩子在里面2个小时,我不放心。”当然,她还有点小私心:担心女儿返台后短期内回不来。说到底,还是不想女儿离开。

  女儿最近一次看到爸爸是在今年春节。小年夜爸爸来上海,一家人快乐团圆。也就那时,武汉开始传来不好消息。反复权衡后,爸爸做出艰难决定——大年初五先回台北。刘卉理解先生的无奈,一方面台湾的公司离不开他,另一方面,出入境政策开始收紧,两岸航班数迅速缩减,再晚,恐怕就走不了了。

  离开前,抱着依偎在怀中的女儿,爸爸安慰道,过一两个月就能回来看她。“现在想想,真是太乐观了。”刘卉一阵苦笑,之后疫情全球暴发,从此一家人海峡相隔。

  女儿想爸爸,爸爸也想宝贝女儿。每天晚上的视频通话成了聊以慰藉的方式。“他们两个的话怎么也说不够,聊呀聊呀聊,越聊越晚。”每次都是刘卉狠下心,让女儿跟爸爸说“晚安”。

  “女儿每次问我老公是不是不要她了,什么时候来看她?老公总是说‘快了、快了’,五一前说去台湾,暑假前说带她去日本,中秋前又说去台湾……”刘卉眼圈红了。等到夫妻交流时,“你好吗”“我蛮好”,之后就相对无言。

  先生不在上海,刘卉一个人照顾女儿。上三年级女儿读的是上海台商子女学校,9月开学后跟妈妈说,跟她要好的某某没从台湾回来。刘卉安慰她,总有一天会来的。女儿马上接上一句:“那爸爸呢?”

  “相信疫情一定能过去。但现在除了等待,我还能做什么?”刘卉自问自答,然后摇了摇头。

 

WDCM上传图片

 

  夫妻在上海,孩子在台湾——

  妈妈叹:“存了几千张照片,想的时候就看看”

  比起刘卉,另一位上海妈妈甘利俭似乎幸运一点。上个月(9月)经过14天隔离,台籍丈夫来到上海,回到妻子身边。

  “他也很矛盾。来上海后,台湾家里的3个孩子就成留守儿童。”但从事文创及社区工作的甘利俭也需要丈夫。原来,甘利俭团队正在研发一套社区辨识系统,希望帮助居民无纸化输入信息。先生是理工男,也是这套系统的编外技术顾问,当进入实景测试后,原先的云端交流方式就不再合适。

  “是我提出的。”甘利俭说。反复考量后,丈夫把孩子交给爷爷奶奶,订了来上海的机票。

  夫妻得以团聚,但孩子不在身边。“怎么会不想他们呢?”虽然说好每晚视频聊天,但夫妻常常晚上10点后才到家,也就不忍心打扰孩子休息。那个时候,甘利俭只好翻看手机中的孩子照片,以解思念之情。“存了几千张照片,想的时候就看看,也记不清翻了多少遍。”她有点哽咽。

  让夫妻俩略感欣慰的是,目前看来,在岛内的孩子们都还不错,上四年级的老大能理解父母苦衷,4岁和2岁的孩子对爸妈离开似乎不太介意。“这样不就能锻炼他们的自理能力?”甘利俭只好这般安慰自己。她坦言,像她这样情况不少见。

  至于他们夫妻能在上海团聚多久,现在还打个问号。先生在台湾还有工作,忙完这阵后还是要回去。两边隔离时间加起来要一个月,时间成本实在太高,常来常往很不现实。

  “我们甚至想过全家五口到第三地,比如澳门团聚。”甘利俭说。往常她每年要去台湾七八次,今年除了年初那次之外,恐怕直到年底也没有机会。她给自己设定的“底线”是,明年暑假一定要去台湾看宝贝们。

 

WDCM上传图片

 

  先生在上海,全家在台北——

  家人惊:“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台湾人张国隆也算是位逆行者。今年1月31日,他从台北飞回上海。

  “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当时,岛内关于大陆的疫情消息很混乱,张国隆的决定让周围人很不理解。他的原因朴素且现实:作为上海一家台资贸易企业的高管,及时赶回来就能稳住军心,维持企业正常运转。因为当时还不用入境隔离观察,抵沪后他就开始工作,次日飞往北京出公差。

  “到了这里我就发现,台湾媒体的报道非常危言耸听,甚至有点妖魔化、政治化。”张国隆发现,疫情下的上海与岛内报道差别很大,上海防疫措施很完善,生活很安全,完全没有“要冒着生命危险”来赚钱的架势。在他的鼓励下,又有3位台籍员工回到上海,经过隔离后进单位工作。如今企业已恢复原先状态。

  家人总是游子心中最柔软的一块。张国隆的两个儿子一个结婚、一个有女友,“老爸早就不是他们心中第一位了”。当医护的妻子也支持丈夫的选择。他最放不下的是高龄老母亲,老人身体不太好,去年住过加护病房,特别希望儿子能在身边。于是每周母子通话时,“什么时候回台湾”总是无法绕过的话题。张国隆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安慰老人。

  如今又到一年中秋节,张国隆想起台北一大家子围坐一起的场景。“真是遍插茱萸少一人。”夜深人静时,张国隆总会一遍一遍问自己,在台湾办理退休后又到大陆打拼,真的是需要这样生活吗?想着想着心里就会酸酸的。

  和大多数人一样,年初刚回上海的时候,张国隆把这次疫情看作第二次SARS(非典疫情),觉得熬3个月就能解脱,但现在看起来恐怕远没到尽头,两边放松检疫暂时也不会有时间表。“明年农历年我一定要回台北,就算两边隔离28天也要回去。”张国隆话语异常坚定,“我要去看老母亲。她年纪大了,看一次就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