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密关注“台独公投”的动向

作者:周天柱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8-6-11

字体:【大】【中】【小】

  岛内新“公投法”颁布后,各路“神仙”按耐不住,纷纷出动。按时间顺序,今年1月初开始联署的“奥运正名公投”应排在“喜乐岛联盟”决定明年4月6日进行的“台独公投”(简称1946“台独公投”)之前。两者的最大区别在于前者是“类主权型台独公投”;后者则属“主权型台独公投”。

  先说一说“奥运正名公投”的动向。由李登辉民主协会理事长张灿鍙主谋筹建的“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行动联盟”与“2020东京奥运台湾正名行动小组”,就以“你是否同意以‘台湾’(Taiwan)为全名申请参加所有国际运动赛事及2020年东京奥运”为议题,发出“公投问卷”。日前,经过一个月的联署,征集到4488份联署书。送交“中选会”后,3月23日台“中选会”审核通过。因已完成正式法定程序,下一步即可进入“公投”前的二阶段联署。

  张灿鍙一再表示,“奥运正名公投”目的在于让台湾往后再参与奥运、国际赛事时,皆能以“台湾”为名,不再使用“中华台北”的名称。据岛内媒体揭露,这份“奥运正名公投”议题具有极大的欺骗性,这是因为,其一,此案并非是由民进党发动,而是由民间团体发动,尽管其主要成员是“台独”分子,但发动团体所使用的称谓,具有很多大的欺骗性,可能让普通民众觉察不出具有“台独”分裂性质,因而国民党要抵制,大陆方面要反制,难以抓到着力点。反观其所提的以“台湾”名义取代“中华台北”,具有很大的诱惑力。因为在普通民众的眼中,“台湾”只是一个地理名词,并不是“台独”诉求的“国号”,台湾民众哪能分得那么清楚,而且他们平时就这样称呼自己所居住的地方,倍感亲切。这种“类主权正名公投”案,更准确一点说,就是一种变相的“台独公投”案。若付诸公投,将引发恶劣影响,给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和台海地区和平稳定带来严重冲击。

  再来看看1946“台独公投”的动向。新“公投法”通过后,“台独”大佬一刻也没有消停。吕秀莲在公投法修正之后不到两天就表示,准备提案“台湾和平中立公投”,并希望和2018年县市长选举一起举办。虽然“和平中立”在字义上看不出“主权”意涵,但吕秀莲强调,“台湾要成为和平中立国,应先经由公投凝聚绝大多数人希望台湾和平中立的国民意志”,“两国论”呼之欲出。从表面看这类提案没有违反公投适用范围,可其实质变相形成“又一种形式的台独公投”。“喜乐岛联盟”成立后,几经密室协商,更为赤裸裸的1946“台独公投”取代了“和平中立公投”。

  此番一向惯于耍弄“台独”花招的“台独”势力精心策划1946“台独公投”,毫不隐晦本联盟的发展目标:第一阶段是在2018年8月31日前集结海内外力量,督促蔡英文与“立法院”修正“公投法”,让台湾人民可行使公民投票的直接民权,决定自己国家的国号及领土范围。第二阶段明确提出时间表,2019年4月6日举行“独立公投”,由台湾人民共同决定国家定位和前途;第三阶段制定“新宪”,争取国际承认,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使台湾和世界上所有国家一样,彼此平等对待。“喜乐岛联盟”还透露,此项公投案已获得海外1350位侨领及岛内超过3000人共同联署。

  上述这一连串的动作表明,“台独”阵营欲举办1946“台独公投”,是有备而来,决不是打空包弹,正式登场后一气呵成的组合拳就证实了这一点。对此我们必须要有高度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