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6“台独公投”“独性”最大

作者:周天柱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8-6-10

字体:【大】【中】【小】

  2017年12月12日,台湾新“公投法”的通过,被蔡英文视为“历史时刻”。今年1月5日“公投法”修正版正式颁布实施后,李登辉、陈水扁等人便迫不及待地登台表演。2月28日,他们利用台湾深绿民视电视台董事长郭倍宏发起筹组的“极独”组织——“喜乐岛联盟”成立大会之际,公开宣称明年4月6日将举行攸关台湾命运的“台独公投”(简称1946“台独公投”)。

  翻开岛内公投史不难发现,“台独公投”已不是第一次。陈水扁执政时期的2006年的“新宪公投”以及2008年的“入联公投”,是影响最为恶劣的两次“台独公投”。但明年由“喜乐岛联盟”主导的“台独公投”与以往的“台独公投”相比,则有过之而无不及。

  1946“台独公投”与以往“台独公投”的最大不同

  如今在岛内,公投早已泛滥成灾。可依“台独”核心势力的独白,“台独公投”高于一切、大于一切、重于一切,而关键时间点的“台独公投”,更能激励“台独”士气,并最能刺激大陆的神经,故被作为“杀手锏”屡试不厌。谈及1946“台独公投”与以往“台独公投”的最大不同,主要可归结为以下诸点:

  一、若1946“台独公投”能如期举行,这将是新“公投法”大幅降低公投门槛后,首次在岛内举行全力挑战一中红线的“主权型台独公投”。对于此一公投能否如期举行,不少学者持怀疑态度,认为新“公投法”的门槛尽管有所降低,但主管部门仍明确其适用范围不涉及领土主权变更,以及“宪法”修正案的复决,如此1946“台独公投”必将不了了之、自行消亡。但善良、天真的人们若如此简单地分析这个问题,那真小看了这帮无所不做、无所不恶的“台独”分子的手腕与能量。在现今的台岛,坚持“台独”路线的民进党已完全执政,有了这大背景、大靠山,“台独”势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哪有做不到的事情?!

  二、1946“台独公投”直奔主题,丝毫没有以往“独立公投”的曲折设计,拐弯抹角,丢开“犹抱琵琶半遮面”,直白“让台湾人民可行使公民投票的直接民权,决定自己国家的国号及领土范围。让台湾人民共同决定国家定位和前途;要让台湾成为国际社会一个正常化国家”。这一切明明白白地标榜其为货真价实的“台独公投”。

  三、为增加此一公投的政治分量,“联盟”特邀“台独之父”李登辉、“台独之子”陈水扁、“台独怨女”吕秀莲等重量级的“台独”大佬汇聚一堂,联署加持。受邀的陈水扁因保外就医的行动限制而未能到场,但在特别预录的视频中给公投打气,“一定要实现,相信也一定会成功”。

  四、为确保公投成功,改变了以往相关的策略,除在岛内广泛发动外,还将动员的重点延伸到了海外,尤其是美国,力求多管齐下,增强公投的震动力与影响力。

  五、与10多年前陈水扁所发动自上而下的“正名制宪”、“入联公投”不同,此次1946“台独公投”是由“极独”民间组织发起的从下而上 “台独公投”。对于由民间组织发动的这类公投,置身于外的蔡英文当局乐观其成。公投不成,蔡英文毫发无损;若成功,执政者乐享其成。从当局层面所要做的最大事情,就是由立场明显偏绿的“中选会”掌握火候,顺势放行。而在“去中国化”成新常态的岛内社会,“中选会”所承受的压力不会很大,对蓝营媒体的攻击炮火完全可置之不理。“立法院”中的泛绿党团见机行事,迎合“极独”组织的要求,再次修法决不是天方夜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