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宽敏这样的“台独”才是出卖台湾的人

作者:且十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8-5-4

字体:【大】【中】【小】

  前几天,“台独”大老辜宽敏指责说“两岸一家亲”的台北市长柯文哲是敢于出卖台湾的人。柯文哲是否敢出卖台湾,自有历史评说,倒是辜宽敏是怎样一个人,他的“台独”同道早已对他有过结论。

  1984年,民进党新潮流系的出生地《新潮流杂志》(新潮流系由该杂志采编人员发展而来)第十期,以“我投降,故我在一一辜宽敏的岛内路线”为题,对辜宽敏进行剖析。文中写道“他自始至终,显示一个权贵后代搞革命的局限性。他的反蒋,植根于投日,他的投日,根植于恋栈权贵,而当日本人无法保护他的权贵时,他只有投向另一个主人”。

  是的,辜宽敏是权贵后代,或者就是权贵。而他的身价则来源于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

  1895年6月3日,日本近卫师攻占基隆,兵锋直指台北。6月8日,日军在辜显荣的带领下没费一枪一弹进入台北府城。此后,辜显荣随着日本殖民者的铁蹄一路南进。他劝降了老家鹿港城的守军,日军兵不刃血地占领鹿港。他劝降义军投降日本殖民者,导致无数军民被日寇砍下头颅。就着台湾抗日军民的鲜血,辜显荣也完成了艋胛浪人到台湾权贵的蜕变。

  台北大稻埕归绥街的荣星幼稚园,曾经是辜显荣的住宅。相传,发迹后的辜显荣每日下班回家时,总有无数仆役列道两旁恭迎,大稻埕的孩子飞奔靠近,希望一睹辜显荣的丰彩。这个仪式是日据时代大稻埕的一道风景。

  效力于日本殖民者的辜显荣,也在殖民者那里得到了丰厚的回报。辜显荣出任台北保良局长、保甲局长,协助日本人镇压台湾人民的抗争,最后成为日本贵族院议员,取了盐业、糖业、樟脑专卖权,甚至还贩卖鸦片,财富遍及全台及日本。辜显荣的财富来自日本殖民者给予的特权,也更依赖于日本人的保护。在日本殖民时代,台北流行一个辜家的笑话。说辜显荣到日本拜访离任的民政长官后滕新平,寒喧着,后滕问,最近来可好?辜回答,我快要沦为乞丐了。后滕诧异道,怎么可能?官盐大卖状够你几辈子都吃不完喝不尽的。辜说,可是已经收回去了。后滕大怒,立马去找议会。后滕新平是日本殖民台湾时的第四任民政长官,也是任职时间最长的民政长官,他镇压了柯铁为代表的台湾义军的抵抗,主导了台湾的近代化建设,是日本治台有功人员,日本贵族院终身议员,说话当然够份量。所以,没多久,各类专卖又回到了辜显荣手中。所以,辜显荣靠日本殖民者致富,也终身为日本服务,他知道只有投靠日本人才能保住他的家身。

  辜显荣大小老婆数位,身后儿女一堆,辜宽敏便是他同日本小妾生的幺儿子,当然更知道要保住权贵便要彻底投靠日本人的道理。1945年台湾光复,辜宽敏当然反对,撒腿便跑到日本,继承了辜显荣在日本的庞大产业。这时候的辜宽敏当然地是反蒋的。在日本,辜宽敏担任了“台湾独立联盟”日本本部委员长,“台湾国临时总统”。然而,1972年他又返回台湾“共商国是”,受到蒋经国接见。2006年,前民进党主席施明德在谈到辜宽敏这段往事时不满地说“1972年听到辜宽敏面见蒋经国,向蒋经国投降”。1978年辜宽敏返台定居,后来想要参加增额“立法委员”选举被劝退。辜宽敏明白,他想要登上台湾政坛,没戏了,于是返身又从事“台独”活动。1996年正式加入民进党。后来当过陈水扁的“国策顾问”,是阿扁的坚定支持者。2008年想当民进党主席,最后败给“小清新”的蔡英文。他对蔡英文选地区领导人的不满及种种挑剔,是可以理解的。

  看过辜宽敏的一生,民进党新潮流对他的评价还真是精准。他反蒋,是因为对日本殖民统治的依恋。他搞“台独”,那是与经国先生对话的资本。入不了政坛再搞“台独”,只是寻找另一种上位的途径。而现在的他,大概要通过逼迫蔡英文“正名制宪”,给后世留下“台独”教主的名位吧。

  只是,辜宽敏一生的追求,会给台湾带来什么呢?在文化上,“台独”让台湾人数典忘祖,没有了回家的路。在经济上,“台独”让台湾百姓不能共享大陆的发展机遇,“四小龙”中吊车尾。在安全上,“台独”让台湾社会始终生活在大陆“反分裂国家法”的利剑下,恐惧不安。这是台湾民众想要的生活吗?“台独”做不到就是做不到,这是陈水扁8年台湾地区领导人的心得。辜宽敏明知做不到,却硬要推动“台独”,逼迫大陆启动“反分裂国家法”,这不是在害台、害台湾人民吗?所以,辜宽敏之流的“台独”分子,才是台湾利益的出卖者,是台湾人民的死敌!

  2018.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