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文化融合发展不会有负民心

作者:周天柱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8-4-14

字体:【大】【中】【小】

  两岸的各项交流包罗万象、丰富多彩,主要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等交流,但在这些交流中,毋庸置疑,文化交流总是先行一步,始终充当着开路先锋的重要角色。上世纪80年代后期,尽管两岸在政治、经济、军事等诸方面根本无法交集、来往、对话、交流,但包括教育、科学、卫生、宗教、文学、体育、戏剧、绘画、书法、影视、新闻、出版等在内的文化领域,因为双方找到了最大公约数——中华文化,共同以中华文化为内涵、为底蕴,形成了双方认同的交流的基础、空间。所以完全可以这样说,两岸交流是从文化交流为起端,为源头,寻找双方的共同点是从文化交流开始;要想解决两岸的各种不同点、矛盾点,从文化交流出发不失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捷径。

  按照辩证唯物主义的理论,事物的发展轨迹要想归结为具有共性,又颇具个性的不同发展阶段,一般必须符合三个条件:一、活动相继出现的顺序必须是固定不变的。有先后顺序,不能跳越或颠倒。二、每一阶段都有其自身固有的结构特征。三、整体结构是连续整合的,其发展则是一个连续构造的过程,每一阶段都是前面阶段的延伸,是在新水平上对前面阶段进行改组而形成的一个新系统。

  以此理论为准绳,按两岸文化交往的成熟度、广泛性、默契度、参与度、效应度,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近程阶段(或称为交流阶段);中程阶段(或称为成熟阶段);远程阶段(或称为融合阶段)。

  交流阶段:此阶段的特征是从单向发展为双向;从个案发展到广泛;从参与到形成一定默契。时间跨度从1987年两岸开启文化交流,直到台湾当局认同一个中国原则后,双方签署文化ECFA,并具体开始实施。

  成熟阶段:此阶段的特征由于签订并实施了文化ECFA,双方的交流从随机到有约;从无序到有序;从粗放到精细;从无法律保障到有法律保驾护航;从追求数量到更求质量。时间跨度则要充分考虑到各项具体文化协议的商签、完善、落实、实施。

  融合阶段:此阶段的特征是随着两岸和平发展理论日益成熟,和平统一理念已为岛内多数同胞所接受,政治协商、谈判为双方统一开启了大门,两岸的文化交流摒弃曲解,互为理解,融会贯通,汇为一体。而对两岸双方的结合,包括文化的融合,曾有许多学者提出不同的方案,如统一、一统、统合等等。可对这些方案台湾高层最终都不置可否,其心里最为担心的是,台湾在这种结合(融合)的过程中,或结合(融合)后,能否享有尊严与平等。其实汉语对“融合”一词的定义十分清楚,即两种或多种不同的事物合为一体。既然是“合为一体”,两个结合体首先必须自身都有结合(融合)的愿望,两厢情愿,才能合二为一;其次不存在一方结合(融合)另一方,另一方被结合(融合)的问题。尊严平等是结合(融合)的必要前提。所以两岸文化融合对台湾是最有利的。而这种融合对于文化的表现是多方面的,传统的中华文化的复兴为中国创新文化与传统文化的相互融合奠定了基础,双方形成了基本类同的价值观、历史观,形塑成两岸文化的命运共同体。十九大的文化方略给两岸文化融合进一步指明了方向。从交流到成熟,再从成熟达至融合,文化融合无疑是两岸文化交往的理想境界。

  按照上述“三段论”来衡量,目前两岸文化交往仍停留在文化交流的阶段。而由于蔡英文当局拒不认同一中原则,双方的交往甚至已倒退到仅是民间交往的范畴,难免会使人有挫折感。对于这一点理应风物长宜放眼量,大陆在保持战略定力的同时,也应具有战略耐心。在台湾不管谁执政,只要承认“九二共识”的历史事实,认同两岸同属一个中国,两岸双方就能开展对话,协商解决两岸同胞关心的深化文化交往交流,乃至推进到文化融合的各种问题。凭借着双方30多年文化交往交流的经验与基础,从交流到逐步成熟,再迈向融合,笔者认为需要一定的时间,但这段时间不会有负民心,延宕太久。

  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历史一再证实一个真理:文化落后,经济亦必然落后;文化复兴,经济也有望复兴。文化是建立在经济基础上的上层建筑,文化同时又是经济复兴的启明星。在两岸文化融合的基础上,中华民族的文化复兴,不是简单的复古,也不是一般意义的文化复兴,而是要在弘扬中华文化灿烂文明的同时,与当今乃至与未来的世界新潮接轨,唯有如此中华民族才有望跻身于世界文明前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