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认清两岸文化冲突的根源所在

作者:周天柱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8-4-14

字体:【大】【中】【小】

  根据以往的经历,不管是在国民党执政时期,还是在民进党掌权时期,伴随两岸文化交往的两岸文化冲突无时不在,无处不在。为此贯彻十九大所提的文化方略,深化两岸文化的交往,就必须认清两岸文化冲突的根源所在。必须看到两岸文化冲突对两岸文化融合具有极大的破坏力、杀伤力。冲突不止,融合不成,这是一个基本道理。唯有广视角、多范围寻找到酿成两岸文化冲突的根源,才能逐步排除两岸文化融合的种种阻力。

  剖析两岸文化交流30年来的一系列文化冲突,其根源主要可归结为以下三点:

  一是不同社会制度、社会价值导致文化的差异性

  1949年开始,海峡两岸实行完全不同的社会制度,资本主义制度与社会主义制度各成自己的社会体系,由此产生了不同的社会价值、社会理念与生活方式。文化是社会的上层建筑,为自身的社会体系服务。不同社会制度、社会价值、生活方式导致原来同源同文的文化发生了深刻变化,并由此在不可抹杀的共同性的基础上,产生了较大的差异性。

  要大力深化两岸文化交流,首先必须要弄清楚两岸文化目前所处的现状,切实了解其共同性与差异性。文化差异若被人故意操弄或反向引导,往往成了文化冲突的导火线。可是,目前两岸多数学者的研究,比较强调两岸文化的共同性,而忽视其内中的差异性,或是对两岸文化的差异性只是停留在蜻蜓点水、浮光掠影,认为微不足道。这样的认知与现实相距甚远,结果导致一种怪现象,双方越交流,敌意反而越深。

  现实世界是多元的,文化当然也是多元的,文化的价值差异、理念差异就是多元的具体体现。这种差异本身对两岸之间的交流会产生一定障碍,甚至由此而引发双方的矛盾和冲突。

  两岸文化价值、理念的差异之所以常常会引爆两岸文化冲突,还在于长期以来台湾某些势力有意识不断人为地利用、扩大差异的结果。在过去60多年间,“文化反共”和“文化台独”都在千方百计利用两岸文化差异。前者是因为差异而隔绝两岸文化往来;后者是因为差异而否认台湾文化的中华文化必然属性,人为扩大两岸文化差异,想方设法制造两岸文化交流障碍。

  二是台湾对大陆的快速崛起毫无思想准备,十分不适应,并为之害怕

  面对大陆经济的快速掘起,绝大多数的台湾人毫无思想准备,因不了解大陆和平崛起已经并将进一步惠及两岸同胞,在十分不适应的同时,受民进党欺骗,害怕强大的大陆会动用武力统一台湾。30多年前,他们认为,对面的大陆人比我们穷很多,台商“登陆”投资被视为“财神爷”,处处享受优惠。怎么一眨眼的工夫,“亚洲四小龙”的“龙首”变成了“小虫”,而百年“睡狮”一旦醒来,一下变成全球仰视、羡慕的“飞龙”,把台湾甩在后头,并越甩越远。

  面对这种全然颠覆性的现状,许多台湾同胞心里实在想不通,实在不是滋味。过去经济奇迹、生活方式等形成的优越感瞬间受到重创。因无法务实、虚心正视现实,心理天平顿时失去了平衡。这种心理失衡阻碍了台湾的再升级,再进步,再起飞,徒增了瞪眼睛、找缺失的敌视心态。涉世不深的年轻人更是充满焦虑感。对大陆崛起的害怕心理又徒生敌意。经济根本不是同等量级,无法追上,硬实力我无法与你比,那就从软实力上寻找“泄气阀”,各种莫名其妙的文化冲突寻机而生,油然而起。一旦爆发,会得到台湾社会呼应。

  三是对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前景感到无奈、恐惧

  5年23项两岸协议的签署有助于浅碟型的台湾经济逐步脱困、复苏,也给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增添了动力。可至今仍坚持“台独党纲”的民进党并不这样认为,在他们控制的媒体反复强调一个观点:“大陆一步步与台湾建立全面性的‘金钱连结’关系。‘金钱连结’比虚幻的民族情感更有影响力,像狗链一样套着台湾,使得台湾不自觉的被他牵着走。”这种不断以恐吓为手段,反复向善良民众灌输“恐陆”、“恐共”思想,以求在台湾社会这块特殊的土壤中不断播下“反中”、“仇中”的种子。对此曾任台湾“文化部长”龙应台在回答媒体专访时认为,“台湾虽已在1987年‘解严’,但很深层的部分还没有‘解严’”;“台湾社会如果走到连在十字路口看到红灯,都会怀疑红灯是假的,还谈什么方向、目标”?

  对前景深感恐惧,终日忧心忡忡,这种病得不轻的“忧郁症”总得寻找“排忧处”、“泄愤口”。自认为比大陆“棋高一着”、占得优势的文化,自然成了“忧郁症”病患退守的惟一防线。无事生非、来势汹汹地引爆文化冲突,可谓一箭双雕:既可以给大陆一点颜色看看,减缓两岸列车前进的速率;又可以守住上层建筑最后的精神堡垒,以防文化渐渐“被全面中国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