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孙立人”扫地出门?民进党过河拆桥动作也太快了吧

作者:且十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8-10-4

字体:【大】【中】【小】

  1942年4月17日,驻缅英军步兵第1师及装甲第7旅被日军包围于缅甸仁安羌,陷于绝境。中国远征军113团星夜驰援。18日凌晨,113团向日军发起猛攻,歼敌1个大队,解救了7000英军及传教士、新闻记者500余人。中国远征军以不满1000人的兵力,击退数倍于己的敌人,解救出7倍于己的友军。仁安羌大捷是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取得的第一个胜利。

  在被解救出的英军中有一名叫费兹派垂克的英军上尉,一直感恩中国军人。在他的晚年还写作还原二战战史中滇缅战役的历史真相,并致信英国外交部长,敦促英国承认中国军队在1942年“仁安羌战役”的英勇行为。他还以亲身经历写了几本书,把当年缅甸作战的真相呈现在世人面前。2013年3月,93岁高龄的费兹派垂克应邀来台,再次感谢当年中国军队的英勇解救。费兹派垂克的行为增加了台湾在国际社会的曝光度,也成为台湾对英民间“外交”的象征。今年7月28日,台湾防务部门派员探视费兹派垂克,祝贺他99岁寿辰。8月27日,费兹派垂克去逝,台北驻英文化处派员参加追悼仪式。

  费兹派垂克去天堂了,他没有想到的是,当年指挥中国远征军113团解救他的孙立人将军也要被请出他在台湾屏东县的行馆了。

  近日,有网友发现,民进党执政的屏东县政府将孙立人行馆的“孙立人影像展”撤展,展板丢弃。由孙立人部下捐赠的孙立人塑像也被扔进仓库。原来,屏东县文化处以举办“华文朗读节”为由,撤了孙立人影像展,“孙立人”被“孙立人行馆”扫地出门了。

  然而,令许多人士担心的并不仅仅是孙立人影像展何时复展。人们扰心的是屏东县最近大力推动胜利星村创意生活园区建设,原来位于青岛街的“将军之屋”已经改为“大树册店”,孙立人行馆也将改变原来的策展模式,将以独立书屋的模式,吸引更多的年轻人接近历史建筑。

  孙立人是一位享誉中外的中国军人。笔者曾经到过位于合肥市三和镇的孙立人故居,前段时间也在屏东孙立人行馆观看了“孙立人影像展”。1937年将军带领税警团在上海与日军博杀的英姿,1942年将军入缅作战在仁安羌一战成名,以后将军指挥远征军在胡康河谷对日军的绞杀,使英美盟军以及对手日本军人都对他心生敬意。抗战胜利后,将军到台湾凤山帮助将介石训练军队。1945年至1953年的八年里,将军就住在屏东这座原日本军官宿舍。这幢行馆,见证了将军治军的严谨,见证了将军用中外先进方法练兵的成效,见证了将军的爱情。用这幢房子纪念将军,让人们在这里了解中国当年的抗战历史,了解中国近代历史的悲惨遭遇,了解孙立人这一代军人为民族为中华而奋斗的历史,是再恰当不过了。

  其实,屏东县改造行馆的动机在撤展的理由中已经告诉我们了。“华文朗读节”,这是哪一国的文章朗读呀?这是一个典型的“去中国化”行动。当他们用“华文”称呼他们曾经的“国语”时,他们的已经在宣示台湾是另一个语言的“国家”了。他们用举办“华文朗读节”,把“孙立人”扫地出门了,在不经意间把两岸重要的历史连结割断了。没有了“孙立人”的孙立人行馆,它是一座什么样的历史建筑呢?日本军官的宿舍?还是曾经的“国军”招待所?以台湾社会当前弥漫的“去中国化”运动,以及媚日心态,民进党蔡英文当局大概更希望屏东的年轻人,在这里能体会到的是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体会到“皇民”的荣光,体会到“台日亲善”吧?大概要不了多久,民进党执政的屏东县连“孙立人行馆”这块牌子都会去掉,彻底抹除孙立人及“国军”痕迹,象青岛街将军之屋改名“大树册”一样,起一个有日本味的名字,既能追朔这片房子的起源,又能“去中国化”,更能向日本主子献媚以示“亲善”,一举数得何乐而不为。其实,屏东县政府早就在这样做了。前年民进党甫一上台,屏东县就拆除石门古战场“澄清海宇还我山河”碑文,以图恢复日本殖民时代原貌。可见,民进党执政的屏东县“去中国化”是多么迫不急待又不遗余力。

  当年远征军英勇奋战的历史早已载入世界历史史册。没有中国远征军及中国军队的顽强作战,就没有英美盟军对中国军人的尊敬,就没有《开罗宣言》规定台湾澎湖归还中国。孙立人作为那个时代中少数具有世界眼光的中国军人,紧紧地与中国远征军连结在一起。当今世界,没有哪一个国家会否定中国远征军的历史功勋,更没有人能否定因为无数孙立人们的流血牺牲,《开罗宣言》把台湾归还了中国。撤一个展能消失了孙立人?改一名能“去中国”?民进党蔡英文当局还真没有学懂学深学透中国文化。

  感恩中国远征军救命之情的英国老兵走了,台湾“外交”似乎可以扯掉中国远征军这块满是中国印记的幕布了,这过河拆桥动作是不是太快了?蔡英文民进党还有屏东县小心走太急别摔着!

  2018.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