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辉的人生一一“皇民遗孑”

作者:且十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8-1-22

字体:【大】【中】【小】

  台湾李登辉这几天又搞新闻,本月15日,96岁生日的李登辉与陈水扁相会。这是李扁2005年结冤12年来的首次会面,那年,李登辉不满陈水扁与亲民党主席宋楚喻见面,怒骂扁头壳坏掉了,“抓鬼,反被鬼抓”,扁也怒声反呛,从此二人形同水火。其实,李扁结冤在陈水扁的第一个任期就开始了。2002年3月12日,陈水扁到医院探望2000年暗助他登上台湾地区领导人高位的前领导人李登辉,陈水扁拿着写有“陈国胜”、“李忠仁”名字的纸条,问李认识这两个人吗?听说他们在帮你洗钱。这哪是在探病人,近乎在恐吓了。看着今天拿着“台湾民主之父”签名的李扁会,简直是恍若隔世之感。

  有隔世之感的,何止于今日的李扁会。李登辉活了近一个世纪,但他人生的前后翻转,倒更象是投了几次胎。

  在台北博爱路衡阳路口,有一憧玻璃帷幕的大楼。这憧外表现代大楼的前身,是1932年11月28日开业的菊元百货公司。菊元开业时只有6层楼,后来又加了层,人称“七重天”。今天看,是很普通的一座楼,但在当年的台湾是最高建筑,它就象今天的台北“101”一样,是台北的地标。菊元百货与台南的林百货大楼并称为台湾南北两大百货大楼。菊元百货卖的都是来自日本的最新流行商品,五楼有西餐厅,还有露天咖啡座,是人们逛街购物的好去处,甚至还是青年人谈恋爱的好地方。前长庚医院院长张昭雄的岳父母就是菊元认识的。菊元百货除了购物天堂外,还有一个时髦物件,有电梯直达七楼。当年,到台北、逛菊元、乘电梯,是很多台湾人心中的向往。据说,1935年日本为了展示殖民台湾40年的成果,举办了博览会,大量的中南部学生到台北参观,到菊元排队乘电梯是热门行程。

  菊元给台湾人留下的众多故事中,也有一个李登辉的故事。李登辉1923年1月15日,生于台北县三芝乡。李登辉在台北高等学校读书时,妈妈来看他,穿着台湾传统衫裙,一付台湾乡下妇女形象。当时的日本人看不起台湾人,青年学生李登辉“有一种反抗的心”。台北高等学校是大学的预备学校,学生都会念大学,是未来社会精英。因此,李登辉陪妈妈逛菊元百货时,故意戴着台北高等学校的帽子,“要给日本人看”,让日本人知道台湾乡妇也有这样优秀的儿子。

  在这个故事里,我们看到,青年李登辉是知道自已是低日本殖民者一等的台湾人的。这与今天恬不知耻地说,“台湾人就是日本人”,“日本祖国论”,“钓鱼岛是日本的”的李登辉,是不是重新投胎之感?

  在这个故事里,我们也看到了一充满虚荣心,一心想出人投地的李登辉。在日本殖民时期的台湾,读大学并不能真正地与日本人平起平座,奴才永远是奴才。于是,当1930年代末,日本殖民者在台湾大搞皇民化运动时,李登辉看到了希望。殖民者的皇民化运动,就是要从精神上、文化上彻底改造殖民地人民,给殖民地人民一个虚化的日本人身份。那些一心想过日本主子一样生活的人,看到了当日本人的机会。于是,砸祖宗牌位供天照大神、弃汉语说日本话、去中文姓改日本名等风行一时,李登辉的“岩里正男”也就登场了。当时,当皇民还有一条捷径,就是入伍当志愿兵,投身日本殖民者侵略亚洲的战场。“岩里正男”要求当志愿兵上战场的“血书”也就登上了当时的报纸。此时的李登辉一一“岩里正男”才有了真正的“皇民”身份。

  所以,后来的李登辉短暂地加入过台共,后来又隐藏在蒋经国身边,这与当年的李登辉变成“岩里正男”道理是一样的,为了出人投地,什么都可放弃重来。

  然而,李登辉终究是日本殖民时代的产物,他人生第一次活着重新投胎,就是当“皇民”,由李登辉成为“岩里正男”。这个烙印来之不易,也刻得最深,也时时冲击他的人生。于是,在2000年,终于背弃让他登上大位的国民党,暗助追求“台湾独立”的“台独分子”陈水扁上台,自己也成为“台独之父”。

  说到底,李登辉的人生就是追求当“皇民”的一生。他以近百岁高龄去日本演讲,表达对殖民主子的感情。两岸中国人怎么批他,并不在乎。他在意的是,感激日本人把他死于日本侵略战争的哥哥放入东京的靖国神社,这是来之不易的“皇民”象征。他在意的是,日本人怎么评价他,是不是还认他这个“岩里正男”?

  所以,李登辉鼓吹“台湾建国”,李扁二“独”又会面,别当回事,台湾同胞更不能认真。对李登辉来说“台湾独立”是假,台湾回归“日本祖国”才是目标。可以告诉李登辉的是,他的梦想永远也实现不了。但他百年之后可以在墓碑上刻上“岩里正男”,以了他的“皇民之愿”。

  2018.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