殖民者的“黄梁”,台湾人的恶梦

作者:且十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7-12-7

字体:【大】【中】【小】

  台北宾馆的前身是日本殖民台湾时期的总督官邸。这憧典雅气派的巴洛克建筑,1899年由台湾第四任总督儿玉源太郎下命建造,1901完工。

  1895年日本强占台湾后,台湾军民特别是台湾民众抵抗不断,日军也不适应台湾气候,损失惨重。其时,台湾财政又不能自给,给日本带来沉重负担,至第三任总督乃木希典遂有把台湾出售的提议。据说,儿玉源太郎在议会拍案而起:台湾乃帝国屏藩,怎能落入他人之手?自告奋勇任第四任总督。他1898年2月到任,与民政长官后藤新平一起,开启日本殖民台湾新的一页。他们对高山番民采取隔离措施,集中力量通过招降与讨伐消灭汉人抵抗,同时,开始在台湾进行现代化建设。而总督官邸等系列工程则是儿玉总督宏大治台策略的一部分。

  总督官邸由日本建筑师福田东吾、野村一郎设计,儿玉总督要求建筑高大体现殖民者威势以慑服台人。这憧法国宫廷建筑,1901年9月26日峻工时,高耸的罗马柱,极尽繁华的装饰,在当时的台北城把帝国的威严、殖民者的权势、统治者的霸道充分地体现出来了。在宣杨殖民者威风的同时,儿玉也没有忘了辱那个古老的病入膏肓的帝国,他下令把清朝20年前刚建好的台北府城的城墙拆了,而城墙的石头刚好用作建总督官邸以及位于剑潭的台湾神社的材料。在总督官邸的北侧有一个八角凉亭,它的基座上刻着“岩疆锁钥”四个大字,这块石材原来是台北城北门外廓的门额。

  在儿玉为他的殖民杰作而得意时,台湾的母国,那个古老的中华帝国在干什么呢?

  1900年,执掌大清权柄的慈禧太后为发泄西方诸国阻碍她“废帝(光绪)”之举,利用国人反抗帝国主义侵略的民族情绪,鼓动义和团攻教堂杀传教士,并攻打东郊民巷使馆,英、法、日等八国组成联军攻击大清。在洋枪洋炮面前,拳民刀枪不入神话瞬时破灭,八国联军由天津登陆一路向北京进发。慈禧一看京城不保,挟持光绪帝苍皇西逃至西安,史称“庚子事变”。“庚子事变”迫使中国与列强签下最一步殖民地化的“辛丑条约”。

  然而,人民的苦难并没有激起统治者的自强之心。

  1901年,在儿玉总督官邸落成的鞭炮声中,慈禧在西安也起驾回銮了。与一年前的苍皇辞庙不同,沿途官员为安排行宫及各种繁琐的接驾事宜而疲于奔命,统治者要的是对百姓的威势和统治的延续。

  慈禧銮驾曾在直隶重镇邯郸驻跸。邯郸在清代时是隶属于广平府的一座县城,当年为慈禧修建的行宫在邯郸城中心,同时在城北20里的黄梁梦镇准备了另一处行宫。黄梁梦镇就是“黄梁一梦”的诞生地。据《枕中记》记载,唐开元年间,一个叫卢生的青年进京赶考,在客栈偶遇道士吕翁,得知卢生进京赶考的志向后,吕翁递给他个青瓷枕,告诉他只要倚枕而卧即可如愿以偿。卢生很快入梦,梦中享尽荣华富贵,子孙满堂,封妻荫子,一直到八十多岁临终时突然惊醒,而店主蒸上的黄梁米饭还未熟。后来,人们在此修建一座吕仙祠,又称吕祖庙,此地便成名胜之地了。黄梁梦镇的行宫就设在吕祖庙。其实慈禧也就是在这用一餐缮而已。但是,听人介绍这吕祖甚是灵验时,便到吕祖殿扶乩。慈禧在神案上香,祈祷说:“祖师在上,请问大清江山还有多长气数?”乩手架着箩圈带动木杆笔在沙盘上划拉起来,旁边的誊写手看了在纸上写了三个字,慈禧接过看到“二八秋”,她皱眉道:“再上香”,又问了一遍,誊写手递上纸条,还是“二八秋”。慈禧非常不高兴,说:“再上香”,心中暗道,再出这几个字就把吕祖神案踢翻。这次誊写手递上的是一首诗,“胡儿不必记冤仇,前人拆庙后人修。纵然踢翻龙书案,再问还是二八秋”。清朝从光绪二十七年慈禧求乩,到宣统三年清帝退位,刚好十年,不能不说神奇。

  其实,慈禧求乩、儿玉造官邸,虽然情境不同,大清帝国江河日下己快走到尽头,日本其时国势正盛,称雄东亚野心己起,但都在追求国运长久。慈禧求乩,只是“黄梁一梦”,儿玉造官邸,又能长到哪儿去呢?

  1914年,台湾第五任总督佐久间左马太躺在总督官邸的大床上。这位从1906年就任至1915年去逝离任的总督,是台湾殖民地历史上任期时间最长的总督。佐久间总督建造了总督府,新公园内的博物馆等标志性工程。然而,他对帝国最大的功绩,大概是哪个“五年理番计划”吧。佐久间上任时,他的前任儿玉己基本消灭了汉人的抵抗,但生番占据高山仍未归降。早在1874年“牡丹社事件”中,佐久间就刀剪牡丹社头人父子,被誉为“生番克星”。佐间久的到来,也就成了生番们的未日。佐久间对付生番们的当然是刺刀和大炮了。经过数年清剿,就剩下花莲太鲁阁族人还在抵抗。太鲁阁族从日本占领台湾后一直没有停止抵抗,他们利用高山密林,与殖民统治者周旋斗争了18年,数次全歼日军讨伐队。佐久间为消灭太鲁阁族,组织三支探险队深入太鲁阁族活动的山区勘探地形,亲自率领3000多人的军队,3000多名警察,15000名脚伕,共计21000多人的庞大队伍,配属48门野战炮,205挺机关枪,扑向立雾山上97社、1600余户、9000多人口的太鲁阁赛德克族。这场力量悬殊的战争,当然地以太鲁阁族几乎灭族而结束。

  然而,如此凶残神勇的佐久间也有失蹄的时候,征战中,他的座骑竞然跌落悬崖。现在他只能躺在官邸的大床上了,要不了多久,他就在这里去见他的“天照大神”了。

  慈禧为了“黄梁一梦”,“量大清之物力,结诸国于欢心”,使中国人民陷于水生火热中,结果是民众觉醒,大清成历史尘埃。儿玉、佐久间为了“黄梁一梦”,在台湾杀汉人、屠生番、塑皇民,虽然猖獗一时,但1945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台湾又回归中国了。这个黄梁梦虽然长了些,成了台湾人的恶梦,但梦总究是梦。

  只是,这个殖民恶梦今天还在遗害台湾。看岛内媚日的种种乱象,看那些寄望“倚日抗陆”妄图“台独”的人,希望你们看看近代以来做着黄梁梦的帝王将相和侵略者,他们的梦实现了吗?他们的梦能长久吗?

  “台独”,也只是黄梁一梦,趁早醒醒吧。

  2017.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