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妈、二妈……六妈”“妈中有妈”,这就是连接两岸的台湾民间信仰

作者:且十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7-8-7

字体:【大】【中】【小】

  金包里慈护宫是北台湾有影响的妈祖庙。说起金包里妈祖就有说不完的故事。

  清嘉庆年间,野柳一带的渔民捕渔夜归,常常迷航。后来看到野柳海边有一束金光指引,渔船就顺利找到回家的航道。渔民们在野柳岸边的海蚀洞内,发现了端坐其中的妈祖像。人们请出妈祖,在野柳岸边建草祠供奉,便有了最初的妈祖庙,因这尊妈祖面呈金色,人称金面妈祖。这金面妈祖神迹屡现甚是灵验,吸引了大批信徒参拜。1809年,金包里黄士进先生捐地为金面妈祖建庙,并捐山林水田作庙产。庙成,有人提出,金包里原有一尊妈祖神像应一并奉祀。于是,人们便把两尊妈祖神像都供奉庙中,因原来那尊妈祖神像先到,便称为“大妈”,金面妈祖便称为“二妈”。因金面妈祖像只有八寸高,人们便重塑一尊妈祖像并将金面妈祖置于其腹内,仍称“二妈”。这“二妈”像便是世间少有的“妈中有妈”像。后来又有信徒捐来妈祖像,便了“三妈”“四妈”,再后来,慈护宫与别的妈祖庙互派“大使”,“三妈、四妈”赴任,这里便也有了“五妈”“六妈”。这“六妈”便是从桃园慈护宫迎回的。前几年,慈护宫还从天下妈祖祖庙一一福建湄洲岛迎回一尊妈祖神像。

  金包里慈护宫除了每年农历三月二十三日妈祖诞辰举办盛大巡游活动外,更有每年农历四月十六日,二妈回銮野柳的娘家海岸行脚活动。这是金包里最重要的日子,金山街上家家户户门前设香案,成千上万的信徒从四面八方赶来,持香背令旗。当地(新北市,金包里属新北)行政首长亲临致词,点燃起马炮,扶銮起驾二妈神轿。人们身穿民俗服装,斗阵前行,徒步14公里来到野柳海边,把二妈按放在海蚀洞内,祈祷妈祖保佑平安幸福。

  两百多年来,慈护宫的“妈妈”们,陪护着金包里的人们,以及四面八方的信徒。各家红白喜事,添丁置业,出门办事等各式世俗生活都到妈祖前求签许愿,跟各位“妈妈”一起陪二妈野柳海边故地重游,早己是人们生活的一部分了。

  然而,“妈妈”有爱,有时也难敌强盗兽行。

  金包里老街,原是凯达格兰族人的领地。这里在雍正年间渐己成市。汉人来台后,这里因海船能顺溪而至,遂成北台湾重要街市。数百年来,金包里街受过两次重创。一是淡北地震,部分房屋毁损,人们很快重建。第二次,便是1895年日本殖民者的纵火。

  1895年5月,日军在台湾澳底登陆,很快占领台北城。6月17日,第一任总督桦山资纪在台北城宣布“始政开始”。然而,殖民者没料到的是,“始政”之日,也是台湾军民誓死不做亡国奴,坚决抗击日本殖民统治的开始,抗日烽火燃烧在全台山山水水间。日军侵占金包里后,派一支10人宪兵队驻守。宪兵队就住在慈护宫的东厢房内。那天早晨,10个鬼子在街口整队巡逻。突然,抗日义军从周边巷口杀出,立时击毙砍杀9个鬼子,另1人带伤逃走。日本大部队赶来报复,然而义军早己退至山林。日军找不到人,一怒之下,纵火焚毁金包里街,仅街口的慈护宫及少量建筑幸存。走在今天的金包里老街上,总是觉得建筑没有足够的年代感和质量感,就是因为,老街被日本殖民者纵火后,又陆续重建的。

  其实,日本殖民者在台湾焚毁的何止一个金包里老街,当他们用大炮刺刀仍不能征服台湾人民时,便企图用“皇民化”运动彻底割断台湾与祖国大陆的历史文化联系。只是,侵略者不知道的是,文化是流淌血液里基因,是生活中的自觉。就象金包里慈护宫的“妈妈”们,她们源自湄洲,她们在两岸人民的生活里,割不断,理还乱。只要人在,生活在,任何力量都无法断开两岸人民的骨肉亲情。

  2017.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