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山神木,你装扮了谁的殿堂?

作者:且十  来源:上海与台湾   发布时间:2017-2-20

字体:【大】【中】【小】

  一直向往阿里山,朋友说,阿里山美景多了,你最想看什么呢?是呀,是什么让我这么牵掛阿里山呢?多少年来一直在传唱的“阿里山姑娘美如水”,我当然知道这只是文人的描述。但是,阿里山,确实拽着我的心。

  1896年11月22日,由东京帝国大学的本多静六林学博士为团长,斋藤林学士、丹羽宪兵曹长及云林厅职员今村等人组成的登山探险队,登上了中央山脉的最高峰摩里逊山(即今玉山)。这是日本殖民者第一次登上玉山主峰。经测量,摩里逊山比日本富士山高出170米,遂被认定为“日本版图最高峰”,被命名为“新高山”。

  日本殖民者当然不仅仅是为了订定摩里逊山的高度,更重要的是资源考察。他们从海拔1200米至1300米高度附近发现了沸腾的硫磺温泉及落差30多米的瀑布,还有,最重要的就是发现了阿里山擎天的桧树林。

  1903年,日本殖民当局民政长官後藤新平带领祝辰已殖产局长、河谷林学博士等人再次进入阿里山实地调查。据调查报告称,阿里山针叶树林是历经几千年树龄,树木高大耸立,拥有约150万株的大森林,是尚未开发的宝库。後藤向日本内阁提出大规模开发预算,但当时日本国内正忙于日俄在中国旅顺的战争,开发计划搁置。1907年纵贯铁路开通后,日人开始以嘉义车站为起点,修建阿里山铁路,至1911年2月8日,全长72公里的阿里山铁路全线贯通。

  我是在一个大雨倾盆的午后到阿里山的,那件薄薄的雨衣勉强档着滂沱的雨水。我们顺着木道,看着那些几百、千多年的桧树在木道边孤伶伶地站着。朋友说,阿里山经过过度开采,成片的桧木林基本看不到了。是的,放眼望去,满山烟雨朦胧中,都是后来种的次生林。

  我注视着那株静静地卧在铁轨旁的三千年神木,它历经雷电光火的树洞,似老人深遂的眼光看着我。它似乎在向我倾诉它的前世今身,似乎想知道它的子孙们离开阿里山后现在何处。

  我的心被深深地揪了起来。桧木,这个台湾特有的树种,这些高贵的建材,被小火车拉去了哪里?

  随着阿里山铁路的贯通,阿里山森林的大规模开发拉开序幕。日本殖民当局在嘉义建立加工厂,把阿里山桧木制成木制品,在东京木材市场获得如潮好评,台湾特有的桧木源源不断地输入日本国内。以明治神宫的大鸟居(神社入口的大牌坊)开始,阿里山桧木成为日本修造神宫、神社的主材。在檀原神宫、桃山御陵、靖国神社的建造过程中,桧木都是不可或缺的材料。桧木也是日本及台湾的温泉旅馆、传统日式建筑最优良的建材。你若到台湾,一定要去九份看看当年为迎接裕仁皇太子而建造的太子宾馆,到淡水一定要看看从日本国内迁建而来的“一滴水”故居,以及现在在全台多地留存下来的殖民时期温泉旅馆。这些历经数十年、上百年的建筑,充分体现了桧木的坚韧和温润,如不带偏见的话,这些建筑和桧木材料真是完美的绝配。只是,这完美的建筑并不是给台湾人享用的。殖民时代的台湾人,永远是低等人。

  从神木站乘小火车到阿里山站,短短的距离,己没有当年火车爬山的惊悚。当年殖民者建这阿里山铁路的时候,可没有想要让今天的人上山旅游。他们要的是阿里山的神木,他们想的是用这种美丽的木材支撑他们的神社。

  出站的时候,雨竞停了。在站前小广场远眺,天边掛着一道彩虹。是呀,日本殖民台湾50年,在经济、政治、文化上深深地影响了台湾。台湾没有必要背负这种悲情,但也不能忘记过去。就象这些神木,作建材也是一种完美的呈现,但是,只装扮殖民者的殿堂,又是它深深的悲哀。今天的台湾必须清除殖民意识,告别皇民心态,才能象旅游使阿里山重生一样,使台湾社会不断进步发展。

  2017.02.18